网站logoxiao.png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qrcode_for_gh_6cacc3437a78_258.jpg

扫描进入微刊

施 昱||银杏花开

 二维码 13
发表时间:2024-06-14 16:16作者:施 昱来源:《大美凉都》网址:http://www.xnwenxue.com

我是轻轻折进银杏群的,千年银树,好像惊了一下,当我手指触摸她的肌肤时,耸入云天高枝,始终望着蓝天,没有和我亲昵。我不知是欣喜?还是哀伤

    怀着好奇,拜访“下马桥”。石挢优雅的弧度,像心卧于溪之上连接杏湖,温度,贴近水的肌肤,春夏秋冬。有水的润泽,尽管石桥沧桑斑驳,却不显老态,相反,在千年绿树的呵护下,显得年轻儒雅在妥乐绿海的映衬下,它却低过两岸的花草,就连暴突勾连的树根,也在仰望高处树影,没有低头看它。石桥是林中灵性的风景,不管是人或优雅起舞的鹅,或者慢慢地踏过其肌体的动物,它都以低微的身体,承载万物的过往,踏过风雨。

    桥下溪水映照斑斓世界。深蓝天宇下,银杏互映,像童话的世界。此时,一群无视客旅的鹅群,在飞鸟的翼动里,嘎嘎和鸣,从水中扑腾起来,扇动羽翼,翅膀上的水珠有序滴落,珍珠般的帘,勾起联想,这种自由,是银杏灵魂在飞舞?平静杏湖,温润裸圆的石头,生命得以滋养,一颗一颗地延宕在银杏林里,像果实坚硬的思想,在林中生长。与畅游者,发出会心的交响,那好像我心跌落溪潭时,生出的心境,我怕如织的游人,攀枝折桂地拍照,银杏原谅了无知的客人,我心却不能宽容自己。遗落人间的佳境,古银杏群落,石桥寺院,悠闲耕牛,交媾白鹅,隐退田畴,栖息银杏树下的瓦屋,梦里溢出的谷香。

   “银杏树王”的青春容颜,早已被风霜剥蚀,但因是“树王”,是林中灵物,无数根祈福的红绸飘带,缠满树身,它可否也如凡人,心被束缚?当你的身心被凡尘干扰,你可还有自由?母树龟裂,那可否是爱得太深的伤口?伫立叶落枯瘦的千年古银杏树群,隐忧自然而生。林中鸟鸣,和着天籁,苍茫远山,一片绿色铺染,清凉洗身,心自然宽远。一群白鸽,划着优美的弧线,翩然飞舞,飘落林丛,树梢,或者心灵之上。农人仍在地里奔忙,趁着时机,播下种子,将一个美好的梦,种在树群深处,等待花开,希望也如千年的银杏,结出丰硕的果实,不仅是肉眼见到的,还有梦想。独自徜徉,属于自己和银杏的时空隧道,心有归属,在静静的群落里,游至密林深处,我的担心,有些杞人忧天。河溪映林,飞瀑银溅,白鹭飞舞,飘落芦花深处,这些鸟儿,成了花的精魂。一位晚归的农民朋友,牧鞭啾啾,却未抽打他的耕牛,他疼牛犹如爱自己,我的善意玩笑,让他含羞,回应让人讶然,妥乐林中的牲畜,是银杏的灵物,不可屑之。一千多株银杏,集群生长,相互成就感知四季变化的活化石,有一种天人合一的皈依。汩汩溪流,从银杏群里溢出,汇聚古井,井泉似清亮的眼睛,照亮了向往而来的人心。每一位前来井泉祈福的人,喝一口井水,许下愿望,可否能在银杏林中,也种植一株幼苗,还妥乐一树绿荫,积一瓢泉水,成就更大的幸福?古井无声,争抢木瓢舀水的声响,混杂扰心,令人生厌。一滴一滴的泉水,从瓢中溢出,那可否是井泉的泪?这干净的泉水,自然有古银杏的汁液,怎能白白浪费?望着这杂陈的风景,喜乎?忧乎?一时难以名状。

    下马桥和上马桥,分处在井泉之南北,均是头筑就,成为连接南北的通衢,尤其是没有公路通达之前,可以想象它的重要。它是林中抢眼的风景,不管人还是物,都以桥为中心,犹如林中永远的等候。比邻石桥的风景,西来寺是不可错过的,寺枹桐花开,从北向南铺洒,桐花正织,如星闪烁。瓦屋掩绿树中,静处银杏群,衬托出生命的流动。下马桥的传说极具人文气息,道出人们生态、银杏、石桥、古井和溪湖的敬畏————尊重自然,福必自来

西寺的传说,我们可以不必过多追溯来源仅从丹霞寺,南有西来寺,香火旺盛齐名”的文字,似乎道出奥秘,在这灵性的妥乐树群,他们互不争相辉映。丹霞寺千年贝叶经书,护国为民,书写仁爱忠勇;西来寺伴衬千年银,生生不息,静衬银杏沧桑,生命的浪漫,智慧乎?愚乎?伫立西来寺“五子登科”银杏树下,仰望细密树叶,枝蔓树梢,素朴让人惊讶,不管是高大,或者是形象,都会超出你的想象————它的平凡普通,也许是一千多株千年古银杏中,最不起眼的树了,它静穆生长,花开花落,繁衍生息。同时,它也在衬托世界无其右的古树群落————世界古银杏之乡。“五子登科”,常年伴寺香火,向善的经文,自然悟出“大道无为”的境界,这样的“无我”,自然让人想到南面树影里的“树王”,沧桑写在它干枯的肌肤,只有用心,才会想象它无私播撒花粉,把爱的种子,分享给银杏仙子,让她繁衍,开花结果。连“天火”也恋它的执着,与它燃烧着情爱,哪怕就算一瞬的激情燃烧,就算没有像花仙子和“树王”,千年生生死死的忠贞不渝,它已满足了。可见公树“树王”对仙子的忠贞,就算“天火”之烈焰燃烧的爱,也不移情,“天火”之爱,也消灭不了它的忠贞。它播撒爱的雨露,获得爱情的力量,一季季花开,果实累累。我心不忍,亲亲抚摸“树王”的肌肤,怕打扰它的休息,和它传授花粉的春梦,但是它的无私与伟岸,又深深地吸引着我。何况我羡慕的,是树中仙子,是“树王”的忠贞,蛰居千年,子孙满堂。看来,真正的爱情,可以孕育后世的繁昌。花仙子寻得真爱,爱这片森林,这条河流,这片土地的生灵。大爱无言,树活出了一种精神,怎不感染骑马到此的官员、文人墨客呢?怎不下马,凝神静气,轻轻步行,怕惊动仙子呢?看来,忠贞的爱情和无私的奉献,可以成风化人,生出敬畏。

    当我在西来寺,子登科”树旁的人家,憩坐品茗,看着姐姐银环般的手指,一颗一颗捡银杏果的声音,像天籁飘入树林,静听姐姐虔诚的故事,再次聆听花仙子的爱情,和下马桥的人文历史时,我为没有漠然树神,而暗自庆幸。来时我早早就下了车,一个人,走在一条石头铺就的道路,脚趾吻着清凉光滑的石板,像心捂石头,小心穿行十步梯,一步一步,吻过桥河,怕惊动欢悦恋爱的白鹅,羡慕幽会选在石桥下的智慧。这鹅群欢舞的歌声中,桥上染绿的古藤,静静地护卫着银杏掩隐的石挢,石桥圆润光亮的肌肤,闪烁着树间跌落的阳光,星星点点,闪烁的光,从河心反射到我的双眼,光是亲切柔软的,不太刺眼,桥身的古藤,像绿色的瀑,缓缓延伸到河里,与水亲吻,被鹅交媾欢悦时舞蹈的翅膀掀起,在微风中荡漾,又慢慢地落下。我想,那位下马的官员,也是一位儒雅之人,至少他不官僚,他听得进百姓的劝诫,成人之美,也许他真的被银杏仙子的故事感动,内心希望银杏繁昌,人与自然和谐相处。人文不朽,一代代绵延。这难道不是一方世界养育的风景,存放心间?

    银杏树林里的人,被故事所感,每一个人,儒雅谦和,微笑从脸上溢出,甚至对绿水青山,油然敬畏。在北山“文笔峰”下的一户农家小院,微风吹拂,花香阵阵,我闻到干净的木香,空气潮润,树林掩盖,心自然静泊下来。院旁的枹桐,蓝紫的花,一树树点缀苍茫的银杏群,故意缓解观赏者的视觉疲劳,给人留下欲望,当然,每一个季节,每一个朝晚,都有其神韵,只是各自的思考不同,心境各异罢了。

    大自然很会回报爱护我们妥乐人,在深绿树群,散落紫花的星星,让绿色不再呆板,由北向南面的山坡,氤氲淡岚,落日红霞,组成一幅静默的画。

    紫蓝花树散发清香,小河顺势拐了个弯,像一条玉带,在绿树中泛着银白的光,围护着一口古井。走累,口渴了,正巧遇见古井,碰到洗浣的妹妹,她脸含微笑,用红色的瓢,舀水递给我,井水缓缓进入口中,甘甜可口。抬头,天空深蓝,映入井泉,在这里栖息停泊。故乡热情的妹妹,在古井与我相遇,热情地叫我带点泉水回家,她细心地把我的瓶子装满,这是梦里也想得的一种幸福,就算我们素不相识,但妹妹的情谊,这干净香甜的井泉,正如这处银杏风景----视远客为己出,这是一种包容,这是银杏的种子,孕育的善良。


    作者简介:施昱,笔名红湖小雨,祖籍山东济南,出生于贵州省钟山区大河镇摩俄湖畔,鲁迅文学院第二期民族班学员,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贵州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贵州省六盘水市文联第六届委员会委员,六盘水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六盘水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六盘水文学院签约作家,六盘水钟山文学沙龙重要发起成员之一。有文字刊发于《雪莲》《西部散文》《中国散文诗》《杉乡文学》《写作》《贵州日报》《金融时报》《贵州民族报》《六盘水文学》《乌蒙山》《家乡》等杂志报刊。出版散文集《凤舞荷香》(中国戏剧出版社)、《穿越时空的瞬间》(作家出版社)和小说集《红湖》(作家出版社)等3部;参与编纂《回望家园.老城记忆获奖诗词作品集》《说吧家园》《钟山故事》《回望家园.老城记忆摄影作品集》《山水凉都》《凉都扶贫作品集》《故园情》等13部;创作文艺评论《智慧的光芒在乌蒙山中闪耀》等5万多字。




(编辑审核:赵开云)


文章分类: 散文天地
分享到:
阅读后您觉得本站文章怎么样?
非常棒!
还不错
一般
极差
投票
查看结果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