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rcode_for_gh_6cacc3437a78_258.jpg

微信扫描关注

网站logoxiao.png

李久实 || 月到梧桐上(024)

2019-09-10 10:55来源:西南文学网作者:李久实网址:https://xnwx.vip.webportal.top/ydwt.html浏览数:86 


(二十四)


“我错在哪了,我究竟错在哪了,我找不到错,我有错她可以告诉我呀,我改还不行吗。可是,我没觉得有错啊,三个孩子一日三餐,我哪一样没照顾到?玲玲,我可真想不明白啊,我究竟错在哪了!”闻海生犹如热锅上的蚂蚁,呼呼地喘着粗气,双手叉在腰间,不安的在地上走动着,气急败坏的向抹着眼泪的叶玲诉说着委屈,“玲玲,你是明白人,你告诉我,我究竟错在哪了?”

叶玲没有告诉闻海生她被陶喜娟和王爷羞辱的事情,也没有回答闻海生的问题,眼前发生的事情和闻海生歇斯底里的状态都已经告诉她,闻陶之间的婚姻关系已经彻底结束了。她一边擦着眼泪一边思索着,闻海生是个称职的家庭主男,是个丈夫,但他不是那种结了婚以后仍然可以让女人充满激情的人。他贪小恋家,钻进爱巢就锐减了斗志,用丈夫的空壳给陶喜娟构造了一个矫情的小屋,但决不可能让她踩着男人的肩膀放飞于蓝天之上,甚至连起飞的平台都不可能给她搭建。这种爱情来的猛走的凶,一旦崩溃便如海水决堤。闻海生爱陶喜娟,是真爱,是溶化到血液中的爱,但他却爱到了自私的地步,他能容忍陶喜娟无端的任性,甚至可以把这种任性当成一种乐趣,但绝不能宽容陶喜娟为人妇的禁忌,而爱情脱离了蜂蜜的滋养,难免就会有苦涩的味道。这才使陶喜娟有了心灵被压抑的痛苦。叶玲轻轻啜泣着,陶喜娟那些话让她伤心,更如芒刺在背般的痛苦。也许是陶喜娟误解了她,甚至是把她当成第三者来对待,她出于女人自我保护的本能,才说出了那些话,也许是两个女人走的太近了,难免就要心生嫉妒或者是提防的心理,众多的念头搅的她心乱如麻,但她还是愿意往好处想,往能使自己释怀也能使陶喜娟解除痛苦的地方想。我们是好朋友,我为什么要计较她在茫然和困惑时说过的话,我为什么要收藏那些脏话鬼话。喜娟那些话不是真心的,是气话,百分之百的气话。闻海生应该去请她,去把她接回来,两口子之间还有什么原则性问题吗?叶玲擦了擦眼泪,站起身对唉声叹气的闻海生说道:“海生你别光在家糗着,你应该去接她。”她觉得陶喜娟现在就需要一个台阶,这个台阶只有闻海生给她,其它任何人的努力都是徒劳的,于是,她又说道:“说点软话,别戗着来。”说完,就起身告辞了。出了门,疑问就始终萦绕着她,女人结婚干什么,为什么要自寻烦恼,活在世上难道还痛苦的不够吗?(未完待续)

(编辑:吴洛)


《《上一节     返回目录   下一节》》


小说章节链接: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2》《33》《34》

《35-36》《37-38》《39-40》《41》《42》《43》《44》《45-46》《47》《48-49》《50-51》《52》《53》《54》《55-56》《57-58》《59》《60》

《61-62》《63-65》《66-67》《68》《69-70》《71》《72》《73》《74-76》





阅读后您觉得本站文章怎么样?
非常棒!
还不错
一般
极差
投票
查看结果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