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rcode_for_gh_6cacc3437a78_258.jpg

微信扫描关注

宋舜同 || 阳光小院

2019-11-07 13:34来源:西南文学网作者:宋舜同网址:http://www.xnwenxue.com/浏览数:204 


阳光洒满小院,小院暧融融的。

冯文涯在早晨和煦的阳光下清扫小院。唰唰。一下又一下,很有劲道,很喜悦的样子。扫了一多半,停下手中的扫帚,自语着:“抽棵烟。”

“爸,今天怎么这么早扫地?”女儿知道父亲每天都是早饭以后,七点多钟的时候扫地,然后要么骑车下村办案,要么抽着烟,在办公室看材料。今天才过六点,怎么就扫起来了呢。

“今天要来新同志喽。”声音扬扬的,显得很高兴。唰唰。又接着扫起来。

小院不大也不小,约莫半个篮球场的样子,一半做成了水泥地平,一半长着大白菜、萝卜、葱、蒜、芫荽等各种蔬菜。五间红砖红瓦房坐落在小院的北端,这五间房子,西头一间是冯文涯和老伴住的,东头一间是他的俩女儿住的,中间两间是办公和开庭的地方,还有一间就是新同志的宿舍。

冯文涯是部队军事干部转业到地方的,被分配到法庭时,他说我一个大老粗,一部法律不懂,做不来庭长,他要找组织部长调换岗位,被院长拦住了。 

小娄小周没到的时候,冯庭长和他的老伴已经把他们的宿舍整理得妥妥当当的了。小娄小周到后,冯庭长没和他们聊几句就下厨房和老伴一起炒菜做饭。

办公的地方临时成了小餐厅,冯庭长、李审判、冯庭长老伴和女儿,还有小娄小周,一庭人一家人其乐融融地围坐在一起吃饭。冯庭长不时地劝小娄小周喝酒,说今天是给你们接风,下午不安排事做。其实,冯庭长是学着他部队老首长的样子,看看他俩的酒精承受能力。 

是一个清晨,天刚麻麻亮,远处的景物刚能看出个模糊,冯庭长就把小娄小周从睡梦中叫醒,说要在七点前赶到程洼村,不然找不到当事人,等于白跑一趟。这是一起界址纠纷案件,被告阻止原告建房很不靠谱,法庭传了几次,被告程二锁就是不到庭。小娄小周用力蹬着自行车,追赶着一直骑在前头的冯庭长。几十里的路,基本上没人,偶尔一辆汽车风驰而过,卷起一阵浓浓的灰雾。

到了程洼村,天已大亮,在村干部的陪同下,冯庭长他们来到了程二锁的家,见到了程二锁本人,冯庭长的心踏实了一半。

回来的路上,冯庭长高兴,话也多了起来,他讲了许多办案经历,突然停下车,自语着:“抽棵烟。”然后说:“办理基层案件只要公心用心,没有难不难的案子。见不到程二锁人,这就是难的案子,找到他本人,把他思想弄通了,群众不是不讲道理的。”小娄小周频频点头,心想上了几年学,老师什么时候讲过这些。

夏末初秋的下午,冯庭长带着小娄小周去柳树湾村开庭审理一起赡养纠纷案。那村子风气不好,子女不赡养老人的有好几户,村里干部很头疼,想请法庭到村里开庭,以便教育群众扭转风气。之前,冯庭长到村里做了许多调查工作,由于冯庭长找准了三被告和村里风气不好的原因,开庭的程序进行了一半多,被告的三个子女,就争着要将老父老母带回家,有些群众感动得掉下了眼泪。 

第二天柳树湾村支书亲自送来了一大袋花生,说给他们下酒。任凭冯庭长怎么拒绝,支书还是留下了花生。

一袋花生其实怎样。可是冯庭长很认真地让小娄小周他们给退了回去。小娄不大情愿,想打电话叫支书来拿,可看到庭长那严肃的样子,他们还是去了。老伴记不得老头子什么时候这么坏过,她想说,但没敢。到了晚上她才对老头说,不就是一袋花生吗,你让小娄他们跑那么远的路。冯庭长不屑地说:“你懂什么。”

小娄小周已经能独立办案了,常常上午下村很晚才回来,镇政府的食堂已经关门,每每遇到这样的情况,冯庭长的老伴总是将他们叫到自家厨房,不论好坏,热饭热粥地吃个肚儿饱。

后来,冯庭长退了下来,小周接任庭长。不做庭长后,他从不过问案子,每天只做一件事,雷打不动地扫一遍小院。扫到一多半的时候,仍会停下手中的扫帚,自语着:“抽棵烟。”

阳光照进清清爽爽的小院,照在青青绿绿的蔬菜上,顿时,生机和正气就盈滿了小院。



作者简介:宋舜同,笔名宋体。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会员、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淮安市微型小说研究会副会长、西南文学网签约作家。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在国内各级报刊及海外华文报纸发表小说、散文350余篇,60余篇小小说、散文等文学作品在国内各级评比中获奖。曾出版小小说集《腰带的烦恼》、散文集《冷水泡茶的味道》。



(编辑:赵开云;审核:吴 洛



阅读后您觉得本站文章怎么样?
非常棒!
还不错
一般
极差
投票
查看结果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