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rcode_for_gh_6cacc3437a78_258.jpg

微信扫描关注

宋舜同 || 没有烛光的生日

2019-10-30 09:52来源:西南文学网作者:宋舜同浏览数:263 


彧彧的九岁生日过得很开心,是个星期天,是个阳光灿烂的天气,是他们家迁进城里的第一个月,是她和爸爸妈妈第一次在公园里照像划船吃肯德鸡。

彧彧的开心,还有一点埋在心底,期中考试刚结束,她考的很好,数学可以得满分,但试卷还没批改下来,她没有告诉爸妈。说到彧彧的成绩好,那要感谢爸爸。

爸爸原来是镇里的党政秘书,每天回家都夹一个包,将大堆大堆的材料拿回来写,看爸爸总趴在桌上写来写去,好奇的彧彧作业做完了也学着爸爸的样子,在那里不是看就是写。有时,实在没事,就抄爸爸拿回家的报纸杂志上的文章。时间久了,不仅提高了彧彧的作文水平,更让彧彧养成了好静好学的习惯。

在学校,彧彧是最让同学羡慕的人之一,不仅成绩好,喜欢帮助同学,还有一个在镇政府机关工作的爸爸,可以吃食堂做的包子,可以到食堂打开水。彧彧随爸爸搬进城上学以后,班里的好几个小朋友都哭了,都舍不得彧彧走。

进城上学以后,彧彧开始有一段时间很不适应,没有了好朋友,没有了优越感,后来,几次考试,一次一次在班里靠前以后,才渐渐好起来。

上初中以后,彧彧已经完全融入了城市,她凭自己的成绩考取了全市最好的初中。那时候,爸爸的工作又调了一次,听别人总喊爸爸什么长。家也又搬了一次,住进了一个很大小区里的很大的房子。彧彧开始有了晚自习,在家的时间少了,可爸爸在家的时候更少了。有一次,彧彧问妈妈,爸爸为什么那么忙?妈妈说,男人有男人的事业,你爸爸是个事业型的人,事业型的男人就是忙。妈妈的话,彧彧牢牢地记住了。自己再过生日,她不再问爸爸有没有时间一起吃顿饭,她怕耽误爸爸的工作。

彧彧上高中了,课程当然更紧了,起床更早了,回来也比过去晚了一些,尽管如此,彧彧还是感到妈妈对爸爸的忙也有了些不满,常常吵嘴,好像妈妈多次提到要爸爸注意影响,甚至有一次,妈妈当着她的面,就与爸爸打起来了,还抓破了爸爸的脖子,三道血印像三条河流横陈在他们面前。

一个星期天,彧彧抓起电话,拨通了爸爸的手机,说爸,下星期天是我的生日,你要陪我吃顿饭,我想吃大娘水饺。电话中的爸爸答应了。彧彧一阵高兴。其实,她并不要求爸爸陪自己,她想借自己的生日,让爸爸和妈妈坐在一起,有了爸爸妈妈的欢笑,一个家才是完整的。

彧彧和妈妈选好三人座的位置,静静地等爸爸。彧彧不时看看表,高中的学生,时间比金钱还贵啊。妈妈说我们吃吧,不等你爸了,彧彧不同意,说爸爸答应的,就在这时,妈妈手机响了,她没接,递给彧彧。彧彧听出爸爸的声音有点不耐烦,旁边好像有女人的声音。彧彧还没答应爸爸不来,电话就挂了。妈妈的脸色明显不好看了。爸爸说明年她过生日的时候一定陪她和妈妈,可她没告诉妈妈,今年答应明年肯定太遥远了,彧彧懂得妈妈的心。

彧彧考取了上海一所名牌大学,学的是自己心仪,父亲喜欢的汉语言文学专业,进入大学校园不久,彧彧从同学的一个电话中得知父亲被双规了。

听到这个消息,彧彧愣了片刻,不知为什么就想到了高考作文题《把握人生中的或许》,她写的很好,自己很满意,后来的语文高分也证明了她的感觉。她是从父亲为她取名彧彧写起的,或字上加两撇,是希望女儿人生要避免或许,要坚定,要专业,要文彩飞扬,精彩一生……

明天是彧彧的生日,她请了两天假,坐上了开往深山的长途汽车。 

狱中的父亲早就记起了女儿的生日,当他再一次无法兑现自己诺言的时候,不知偷偷掉了多少泪。

彧彧站在面前时,他既感到意外,又觉得预料之中。

狱警得知今天是他女儿的生日,特地多做了两个菜。没有烛光,没有红酒,父亲埋藏在心中的祝福语,几次到了嘴边都没有说出口。彧彧把几次都没有说完的关于高考作文的话题说了,这次彧彧几乎一字不拉地把作文背给了父亲,背到后面,已泣不成声。

父亲听着,感到十分耳熟,这不是我平时对你说过的一些话吗,可是我…… 

彧彧用面纸擦干眼泪,面带微笑地对爸爸说,今年的高考作文题很好,我们俩一起从头再做一次好吗?



作者简介:宋舜同,笔名宋体。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会员、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淮安市微型小说研究会副会长、西南文学网签约作家。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在国内各级报刊及海外华文报纸发表小说、散文350余篇,60余篇小小说、散文等文学作品在国内各级评比中获奖。曾出版小小说集《腰带的烦恼》、散文集《冷水泡茶的味道》。


(编辑:吴 洛;审核:赵开云)



阅读后您觉得本站文章怎么样?
非常棒!
还不错
一般
极差
投票
查看结果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