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rcode_for_gh_6cacc3437a78_258.jpg

微信扫描关注

宋舜同 || 小二白之死

2019-10-19 13:16来源:西南文学网作者:宋舜同网址:http://www.xnwenxue.com/浏览数:355 

将小二白带回家,张三与动物的缘分就相当齐了。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地上爬,张三都养过了。张三养过鸽子、鹦鹉、画眉,养过金鱼。

张三将小二白带回家完全是偶然。那天不知为什么,张三早早地就醒了,走出家门,来到附近的市民广场,跟在所谓有钱人后面甩腿撂胳膊,甩着甩着,耳朵不时传来叽叽的叫唤声,他寻声找去,发现一条黑白相间的小狗。张三蹲下身子仔细一看,那条后腿发红发紫溃烂不堪。张三顿生怜悯之心,几乎一点没有犹豫,就将小狗抱回了家,并用他平时给鸽子消炎的方法,将云南白药给狗撒上,又进行了包扎。

小狗不大,但特机灵,伤好以后,很快就与张三一家亲热起来。儿子小强放学回家总要与小二白逗一阵子才去写作业。特别让张三没有想到的是,老婆也非常喜欢小狗,并给它起了个小二白的名字。那天张三老婆一手拿着凉衣撑,一手拦腰夹着洗衣盆正不知道怎么开纱门时,小二白一头窜了过来,用身子顶开了纱门,把张三老婆喜欢得不得了,连夸小二白懂人心。 

张三老婆去买菜,小二白欢快地跑在她前面,张三老婆叫声,小二白等等我,它立刻就停在那儿,张三老婆说它比儿子小时候还听话。买好菜回来时,发现小二白没跟她回来,便回头去找,刚出巷子,小二白远远地跑来了,待它跑近一看,小二白的嘴上叼着一张十元纸币,并不停地在她身上蹭,张三老婆理解了小二白的意思,掏出身上的钱一数,正好少了十元。神了,钱是什么时候丢掉的呢,小二白又是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捡到的呢。她把这事告诉了张三,张三琢磨了几天,是小二白对主人忠心还是对钱敏感。

从此以后张三就试着拿纸币和白纸给它闻,训练了一段时间后,小二白真能准确地区分出纸币和白纸了。一天,小二白不知从什么地方叼了一张五十元的纸币回来,张三老婆高兴得合不拢嘴,可张三认为问题很严重,不明不白的钱怎么能随便拿回家。张三又对小二白进行了遵纪守法的教育,也不知道它听不听得懂,但张三教得是很认真的。张三凭自己的理解,教它什么是好人什么是坏人,什么样的钱可以拿,什么样的钱不能动。张三教它的时候,小二白的两眼总是盯着他一动不动,很专注的样子。

张三老婆让张三上超市买牙膏,张三老婆对小二白说,去,跟他去,防止他贪污钱。张三老婆的一句开玩笑的话,知小二白听懂了,真的跟张三去了。小二白不是跑在前面,几乎是紧紧地跟着张三,真像监督他一样,张三很高兴,不时地用脚逗它一下。小二白也会假装地咬他一口。

张三选好牙膏交款时,突然听到小二白汪汪地大叫起来,回头一看,小二白正嘶咬着一个小青年的裤腿,张三赶紧跑了过去,喝令小二白松口,可小二白怎么也不松口,张三问小青年,你是不是惹它了,我家的小二白是从来不会伤人的。这时交银处一位大妈哇地一声大哭起来,说她的钱被人偷了。张三立即反映过来,厉声问道,你是不是做坏事了,那小青年见势不妙,脱掉上衣就跑,奇怪的是小二白松开口,叼起上衣给张三,张三一掏口袋,果然掏出了一把钱,撤腿就去追小偷。

此事发生后,嗅觉灵敏的晚报记者采访张三,用了整整一个版面图文并茂地对小二白和张三进行了报道。一时间,小二白和张三家喻户晓。

不知是成名了骄傲了,还是其他什么原因,走在街上小二白常常会突然汪汪地大叫起来。时间长了,张三发现小二白对张主任汪汪叫的次数最多。张主任其实还是张三的亲戚,在老一辈上互相为几间破房子打过官司,所以早就老死不相往来了。偶尔在路上碰了面,张主任总是绕道有意回避张三。这几年张主任做了大官,掌了实权,走在路上更是眼朝天看。张三有点想不通,难道小二白也了解他们家的历史。

张主任对一只小狗总是对他汪汪大叫并未介意,后来发现小狗总是对着他的公文包大叫,有一次甚至咬着他的公文包不放,如果不是张三果断地把它赶走,那就要出漏子了。那天他的包里正好有八万块钱,是一个老板刚送的,那么多的现钞散落在大庭广众之下,后果不堪设想。

一个偶然的机会张主任知道小狗不是一般的小狗以后,不觉出了一身冷汗。小二白成了他一块心病。

一天晚上,张三和老婆正准备睡觉,突然,小二白汪汪地叫起来,则耳细听,隐隐约约听到有人敲院子的门,这么晚了会是谁呢。张三开开院门,张主任站在那里,满嘴酒气,手里拎着公文包。张主任说,老一辈的事都过去了,一笔写不出两个张字,这几年你下岗在家,儿子还在上学,日子过的不容易,我也帮不上什么忙,我准备买你家的小二白,算是帮衬帮衬你们。张三问你买它做什么。张主任说,我出这个数。说着伸出了三个指头。三百还是三千。张三老婆问。张主任说,三万,并拍了拍包,现款。张三老婆倒吸一口凉气,这么多。可张三说,不买。张主任说,嫌少可以加。张三仍不同意。

几天以后,张主任又派了一个人找张三,说价钱的事好说,可以再加一倍。张三还是没同意。临走,那人撂下一句话,不要香的不吃吃臭的。

没几天,小二白死了。有人说小二白的死,县纪委已经立案。


作者简介:宋舜同,笔名宋体。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会员、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淮安市微型小说研究会副会长。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在国内各级报刊及海外华文报纸发表小说、散文350余篇,60余篇小小说、散文等文学作品在国内各级评比中获奖。曾出版小小说集《腰带的烦恼》、散文集《冷水泡茶的味道》。

(编辑:吴洛)


阅读后您觉得本站文章怎么样?
非常棒!
还不错
一般
极差
投票
查看结果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