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rcode_for_gh_6cacc3437a78_258.jpg

微信扫描关注

何维江剧本《大三线》第十二集

2019-09-16 09:29来源:西南文学网作者:何维江  编辑:殷秀喜 审核:吉庆菊浏览数:134 


1、煤炭部附属医院,护士长办公室   日

梦奇飞提着大包小小包的东西,径直走进护士长办公室,见只有护士长在,便高兴地说:“老同学,看我给你和梦男带什么好吃的来了。都是贵州水城的土特产,快叫梦男来,这里有她最爱吃的白果。”

护士长高兴地起身迎过去,接过梦奇飞手中的东西:“大老远的来,累了吧!坐到椅子上休息一下,我这就给你到水。”

梦奇飞哈哈一笑:“我哪有时间坐下休息。你快去,悄悄把梦男叫来,一呢非常想看看她,二呢想和她说两句话,三呢想告诉她我要把她妈接到贵州水城去。”

护士长尴尬一会,然后笑笑,变被动为主动地说:“好啊!这下你们全家可以在贵州团聚了。”

梦奇飞听不懂,迷惑不解地问:“我们全家?我这次只带她妈去。梦男仍留在这和你在一起。”

护士长:“你想留就留啊!告诉你吧,梦男早就去贵州了,她说是向你靠拢,是向你看齐。”

梦奇飞张大嘴巴却说不出话来,半晌才说:“你不会是在开玩笑吧!”

护士长:“你看我像是在开玩笑吗?这地方是开玩笑的地方吗?”

梦奇飞:“可你事先咋不跟我商量一下?”

护士长:“梦男说了,商量了她就去不成了,所以这事没有商量的余地。她很聪明,来了个先靳后奏,还让我能瞒你多久瞒多久。”

梦奇飞:“你应该劝阻她,她根本吃不了那个苦。”

护士长:“劝了,这些话我也对她说过。但当时她的意志很坚决,仿佛有一种巨大的力量在支配着她。最后是她说服了我,我觉得她的做法是国家提倡的,是正确的,所以我就支持了她。”

梦奇飞思索着说:“这就怪了。这么长时间了,我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梦男也没去找过我,也没有人告诉我她在那里。”

护士长:“梦男是想独自去闯天下,他当然不想让你知道她在那里。”

梦奇飞:“你也不知道她在那里?”

护士长犹豫一下,摇摇头说:“她连你都不告诉,会告诉我?”

梦奇飞有些不相信地盯着护士长看,直看得她低下了头。

梦奇飞拔出钢笔在桌上的处方单上飞快地写下一排字,说:“这是我在贵州的确切地址,你想法把这个地址转给梦男,如果梦男有事找我的话,找到这里就找到了我和她妈。”

护士长盯了梦奇飞一眼:“你当的什么官?这点事都摆不平。”

梦奇飞把纸条硬塞给她:“听话。”

2、掘进工区医务室   夜

梦男坐到姜维的病床前,伸手捏了捏他的鼻子,把嘴揍到他的耳边轻声说:别装了,无病呻吟。是闲得无聊了是不是?那就快点起来,今晚陪我好好吹吹。

    江山易改,秉性难移。在姜维面前,梦男仍是那么的无拘无束、无所顾忌,她见姜维争开了双眼,立即欢乐如雀地说开了俏皮话:假茶叶,我真想用特大注射器给你锥上几针,看你二回还敢不敢装病。

    姜维顿时脸一红,说:你忍心吗?

    梦男把姜维抓了起来,双手围住他的脖子,说:咋不忍?你算我什么人?我最恨弄虚作假的人,特别是我所喜欢和挚爱的人。

     姜维笑笑,说:“你真行,还真的诊断出我在装病。”

    梦男把嘴一撇,道:这是小菜一碟。唉,我郑重告诉你维哥哥,你对别人装假我不管,但对我装假可不行。

    姜维见梦男的手越箍越紧,他只好捉住她的双手说:梦男,告诉我,这些年你的情况。告诉我咋会被发配到这山坳坳来工作?

    梦男抿嘴一笑,说:简单讲,几句话说得清。详细讲,几天几夜说不完。你听哪种?

    姜维扑哧一笑道:那先说简单的听听。

    梦男把头一歪,说道:初中毕业那年,你回了村子,我并没有去读高中,而是被推荐去省城读了卫校,毕业后分到煤炭部附属医院工作,这一次是响应党的号召,主动到贵州来参加三线建设来的。

    姜维:完了?

    梦男:完了!

姜维:这也太简单了。再说详细点。

梦男一瞪眼,玩起了心眼:“公平交换,换手抓背,我已经说完了,现在该你向我简单汇报了。就像我这样,简明扼要。说吧!”

姜维笑笑:“好吧,在你面前,我永远是被动的。当时我告诉你说回村后要去当兵,可体检合格了政审没过关。后来,耐不住家乡的贫穷,就钻了个招工的空子,随三线建设大军到这个煤矿工作了。”

梦男到太阳石煤矿工作,目的就是想到这里来寻找她的梦和她的爱。于是,她咯咯一笑,一语双关地说:“这么说,我们是为了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走到一起来了。”

就这样,两人你说一阵,我说一阵,有问有答,有说有笑,弄得满屋的话题。不知不觉,他们耗尽了最后一抹夜色,阵阵雄鸡的啼鸣,把太阳公公给吼醒了。

东方彩霞如织,昭示着新的一天的开始。

3、江娅宿舍   拂晓

江娅一夜失眠,满脑子都是姜维病怏怏的神态。她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想,弄得小床不注地吱吱作响。

外面雄鸡报晓,江娅翻身起床。

4、医务室   清晨

说了一夜的话,梦男和姜维都还没有谈到关于他们二人的话题。

姜维见天亮了,他知道江娅会马上到医务室来的。他立即提醒梦男:梦男,我的朋友们马上就会来看我的,你就给我开开绿灯,说我的病已经没多大问题,让他们把我接走好了,行不行?

    梦男的脑海里立即浮现出那个和自己长得极为相似的女孩。她想知道她和他的关系。于是,她买着关子,说:行是行,可你要老实告诉我,昨晚在病室里对你特别关心的那个女孩,叫什么名字?与你是什么关系?她为啥对你那样好?

姜维老老实实的说:她是......”

话还没吐出口,江娅、汪来富、李扬已风风火火进了医务室。

江娅正想问什么,却被屋中亭亭玉立的梦男的美丽给惊呆了——

汪来富、李扬瞪大双眼,一会看看梦男,一会看看江娅,直以为她们是一对双胞胎。

    为打破这尴尬的场面,姜维冲江娅笑笑,说:医生说我没事了、真的没事了。昨晚亏她给我作了精心的治疗,否则......”

    梦男返身打断姜维的话,一语双关地说:别瞎吹我了,肚子痛本来就不是什么大病。其实一针就可以打好的,而且可以断根,我保证你以后不会再生这样的病了!

    姜维知道梦男话中有话,脸陡然红了起来,他生怕梦男会揭他的老底。忙对江娅说:娅妹,我们这就回吧!你仍去上你的班。

    一看到姜维、江娅那股亲怩劲,梦男心里就犯嘀咕,她忙又说:姜维同志,能否把你的这些朋友介绍给我,尤其是这位女同志。

    李扬觉得这梦医生特别活泼可爱,他急忙自告奋勇地替姜维介绍:她叫江娅,是姜维的未婚妻,在矿灯房工作;我叫李扬,是青年突击队的排长。最后,他指着汪来富说:“这是我们青年突击队的大队长,名叫汪来富。”

汪来富对李扬的介绍满意极了,他最喜欢别人抬举他。于是,他也毫不吝啬地甩给李扬一顶高帽子:你也不错啊,我马上就要提你为跟班队长了,你要独挡一面,好好助我一臂之力,让青年突击队锦上添花。

江娅看了看汪来富:“这是真的?”

汪来富看了一眼江娅:“我汪来富说话从不打诓言,而且立竿见影。”

李扬却不闲不淡地说:“承蒙汪大队长厚爱了。”   

他们忽视了梦男的存在,当她千真万确听到李扬说:“江娅是姜维的未婚妻”时,她的整个心情就立即黑暗下来,脸也黑了下来。她独自一人不言不语出了门。   

姜维一直在关注着梦男的情绪变化的,他目送她出了门,心情百感交集,思想也随着梦男出了门。

江娅拉拉他:“你咋了?我们走吧!你能走得动吗?要不要背你?”

姜维急忙摇头:“不用不用,我能走。”

汪来富:“哎,梦医生呢?人家忙了一夜,姜维你得去给人家打个招呼呀!”

姜维:“不用,我已经谢过她了。”

5、江娅宿舍外   日

李扬穿着工作服去上班,经过江娅门口时,听到江娅在和姜维吵嘴。

李扬把耳朵贴近门缝。屋内传出吵架声。

    姜维的声音:你赶快去上班吧!我马上也要去上班了。关于你说的那些屁事,我不想听你的任何解释,也不希望你再提起。

    江娅的声音:你身体那么虚,还是休息两天再去上班。你整天埋头写稿,身体怎么吃得消?

    姜维突然大声说:我再给你讲一遍,我根本没有病,我是被人当猴耍了,我害的是心病,这病是很伤人的。

    江娅突然大惊失色,问:你什么意思?

    姜维冷笑道:什么意思你心里最清楚。哼,约会就约会呗,还把我和李扬给当猴耍。真是可恶!

屋内没有了声音,随后就传来江娅嘤嘤的哭声。

李扬睁大眼睛:“天,原来是这么回事。你他妈汪来富凑的那门子热闹,人家两口子只差拜堂结亲了,人家过得好好的,你狗日的干吗要从中插上一杠?这不是往人家头上放虱子、扣粪瓢吗?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6、西南煤矿建设指挥部   日

指挥部气氛压抑、沉闷。与会人员人人感到自危。

梦奇飞凝重的面部表情。

革委会工作组组长高天伦胸前戴着一枚大大的毛主席像章。他趾高气扬地说:“刚才,我们认真学习了中共中央《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煤炭部革命委员会的文件精神也已传达。下面我宣布:西南煤矿建设指挥部革命委员会领导小组今天正式成立,组长由马文柄同志担任。马文柄同志在部里参加了两天的封闭培训学习,还参加了中央文革小组召开的动员会,下面,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马组长给我们作指示。大家鼓掌欢迎。”

热烈的掌声。

马文柄目不斜视地起身发言,胸前的毛主席像章相当醒目,他说话的语气严肃认真:“今天这个会,是西南煤矿建设指挥部关于在煤矿建设系统开展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动员会,各矿区回去后也要成立相应的机构,各级组织务必站在斗争的前列,紧跟党中央,紧跟毛主席,放手发动群众,抓革命,促生产,实现机关革命化,把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

高天伦:“最后,我宣布中央西南局三线建设指挥部决定,从国防角度考虑,中央决定三线建设重点项目名称使用保密代号,原称不得再使用。煤炭企业代号为农场,钢铁企业代号为林场,电力企业为牧场,水泥企业为石灰厂。所以,我们西南煤矿建设指挥部保密代号叫大华农场,六盘水地区工业建设指挥部叫大兴农垦局,六枝矿区指挥部叫摩天岭农场,盘县矿区指挥部叫龙山农场,水城矿区建设指挥部叫大河农场。大家回去后一定要传达到位,重点矿井也要使用保密代号。”

7、水城矿区建设指挥部,汪海洋办公室   日

汪海洋:“百慕,我为什么要把你单独留下来,是想跟你交待几个事。这些事,无论你担多大的风险也要把它办好。”

杨百慕严肃地点着头,说:“汪指挥长,你是我多年的老领导了,你交给我办的事,只要我能办到,就是赴汤蹈火也要把它办好。”

汪海洋点上一支烟,猛吸两口,说:“昨晚,梦总给我来了个电话,说煤炭部的文革运动势头不对劲,挨批斗、挨整的多是老领导、老干部。梦总已察觉到有人开始对他下手了,而且可能要连累到我。所以,梦总再三提醒我,要想方设法保护我们的后代不受怏及。你明白我的意思吗?等我们没有权利以后……

杨百慕抢过话头:“汪指挥长,我明白你的意思。马彪再跳,我也不会让他对来富下手的。”

汪海洋:“不单单是来富。梦总前段时间不是托我们打听他宝贝女儿的下落吗?他昨晚嘱咐我,让我们停止打听,而且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他在找自己女儿的这个消息。如果你有线索就暗中保护,没有就别再打草惊蛇了。”

杨百慕点着头。

汪海洋仍不放心地问:“马彪知不知道汪来富是我的儿子?”

杨百慕:“应该还不知道。来富自己肯定不会讲的,我最担心的是马总那里会不会透露给马彪。”

8、马彪办公室   日

办公室齐刷刷地站着几个胸戴毛主席像章、臂戴红袖套、手握红樱枪的红卫兵。

一个红卫兵说:“他们说只许文斗,不许武斗。”

马彪一只脚踩在椅上,双手叉腰,不可一世地说:“什么只要文斗不要武斗。不武斗能夺权吗?先从机关下手,把那些看不惯的老家伙统统给我赶下台去。张霖之、梦奇飞、汪海洋这些大人物不都靠边站了吗,我们的牛棚有的是,有多少关多少。”

一红卫兵问:“你的意思是,要拿杨百慕开刀?”

马彪想了想,说:“我老子打过招呼,这个人暂时不能动。矿井建设离不开他,先放放再说。”

9、李扬宿舍   日

生产不正常,李扬一觉睡到中午十二点。

突然有人敲门,是灯房的小兰,她问:“李扬,江娅来过没有?”

李扬猛然想起姜维与姜娅吵嘴的事。他大声答:“没有啊。怎么了?”

小兰在外面说:“她今天没去上班。大班长发火了,说她假都不请,让她去说清楚。”

李扬一听,骇得翻身起床。抓上衣服就往外跑。

10、江娅宿舍   日

李扬匆匆忙忙跑到江娅宿舍,见门是关着的,他以为被锁死了,便把眼睛嘘着,从门逢里往内看。这一看真让他大吃一惊,只见江娅合衣躺在床上,居然连鞋都没有脱,整个人儿像死了一般的动也不动。

李扬只好用力推门,谁知门并没有锁,一推就开,他跌跌撞撞冲了进去,摇着江娅大声喊道:娅姐,快醒醒,你这是怎么了?

    李扬一阵紧似一阵的摇喊,江娅才一如沉睡了千百年似的慢慢醒来,她只觉得头疼脑胀、神志不清。此时虽然人是醒了,但竟虚弱得说不出话来。

    李扬伸手摸了摸江娅的头,觉得有些发烫,他急忙说:娅姐,你肯定是病了,真的病了。走,我送你去医务室,,请梦医生给你看看。

    谁知江娅一听到“梦医生”三个字,立即条件反射似地摇着头,细声说道:扬弟,我没事,只是昨夜没睡好,今天特想睡觉而已,所以才......”

    李扬不信,他说:你肯定是病了,你看你的脸,红得像鸡冠似的,走吧!我扶你去,医务室不远。

    江娅仍摇着头,说:我只是觉得头有些胀痛。扬弟,干脆就麻烦你去医务室,给我开几颗感冒药或头痛片来就行了,我吃几片药就会好的。

    李扬很听话,说:好吧!我速去速回。娅姐,我把你的鞋给脱了吧,你躺着别动,我回来再给你做吃的。

江娅很感激李扬的关心,她微笑着点了点头。

11、医务室   日

李扬气喘吁吁跑进医务室。

梦男正在吃午饭,她左手翻着一本厚厚的书,右手用汤匙舀饭往嘴里送,连李扬进门她都没有把头抬一下,弄得李扬局促不安,不好开口,拘束地看着梦男的一举一动,企望梦男会抬头看看他,然后向她求药。

梦男明知李扬进门,但她仍全神贯注地吃着自己的饭,看着自己的书,她不想理采他。

想着病中的江娅,李扬不得不往前挪着脚步,还故意弄出点响声来,以此警示梦男屋中有人。但梦男充耳不闻,仍未抬一下眼睛。

李扬有些恼火了,他只得再走近两步,用手指轻轻磕了磕办公桌桌面,说:梦小姐,你是不是太傲了点?是不是有点过分?

    梦男这才抬起头,嘴里含着一大口饭,舌根动也不动地呆呆看着李扬,然后把嘴里的饭嚼细,慢慢咽下去,慢条斯理地说:有没有礼貌,进门也不敲一下,连个招呼也不打,我知道你是哪路神仙?本小姐现在是业余时间,我正在吃饭,正在读书,你打搅了我的雅兴,我不怪你也就罢了,你却骂我傲气、过分,你不觉得你自己才过分了点?真没礼貌。

    这一串抢白,弄得李扬的黑脸堂顿时红成了猪肝,他竟结结吧吧地说不出一句话来。

    梦男惬意极了,她莞尔一笑:说吧!什么事?是求药,还是看病?

    如获大赫,李扬赶紧答道:是,是江娅病、病了,主要是、是发烧和头、头痛。

    梦男美丽的大眼立即皱成一团,然后连讥带讽的说:他们两口子搞的什么名堂,是不是装病比赛?一个才出院,一个又生病。哎,我问你,这个是不是真的病了,她人呢?

    李扬忙说:江娅说她头疼,只要开点感冒药或去痛片,她说吃几片就会好的。

    梦男又好奇的问道:妻子病了,丈夫咋不来给她开药?你是不是勤务员?他们的一切由你代办呀。

    李扬只好解释:姜维中午没有回来,可能是因为两人吵了架,他才没有回来的。

    梦男心里咯噔一下,急急的问道:他们吵架了?为什么?

    李扬支支吾吾说不出话,这事他的确不好对外人说。

    谁知梦男却一针见血地把李扬不想说的话说了出来:是因为姜维装病的事吧!

    见这事被梦男一语道破,李扬有些大惊失色,他迷惑不解地问:你怎么知道?

    梦男得意地说:别忘了,我是个医生。有病我都能诊断得出来,没有病当然心里更是清清楚楚的了。

    李扬缄口不言了。

    梦男此时特别想知道姜维和江娅的情况,她很想拉拢老实忠厚的李扬,然后再从他嘴里掏出一些她想知道的东西。于是,她起身给李扬端来个椅子,还给他倒了杯开水,和颜悦色地说:你坐下喝口水,我这就给你去拿药。

    李扬受宠若惊,嘴里说着:“不客气、不客气。”但人已经坐上了椅子,手已端住了水杯。

    梦男取过处方签,手在写划着,嘴也开始在套憨厚老实的李扬,她说:姜维也是,男子汉、大丈夫为这种小事装病,这不值得嘛。

    李扬直以为昨晚姜维把什么事都告诉了梦男,所以他也就顺着她的话往下说:但这种事搁在谁的头上都不好受啊!江娅跟姜维,只差拜堂成亲了,可江娅偏偏还要与汪来富去约会,这事,拿我、我也受不了!

    梦男倒吸一口凉气,心想:(画外音)“原来如此啊!既然汪来富爱着江娅,既然江娅要约汪来富,既然姜维对这样的事不能容忍,那自己的聪明才智不就有用武之地了吗?何不帮帮汪来富,给他出出主意,怂恿他去追江娅,让姜维反感江娅、仇恨江娅,自己趁虚而入,把姜维给抢回来,让他踏踏实实地投进自己的怀抱。哼哼哼,如此两全其美、一箭双雕的事,何乐而不为呢?”

   

    12、汪来富宿舍   日

汪来富躺在床上,双眼盯着天花板,脑海里一会浮动着梦男美丽的影子。一会又浮现出江娅美丽的身影。他暗暗的想:(画外音)“这辈子,如果我汪来富娶不到江娅做老婆,就一定要娶梦男这样美丽的姑娘做老婆。这就是天意,上苍赐了一个江娅给姜维,老天爷看我汪来富痴心可怜,这才又赐一个梦男下凡。如果再不抓住这天赐良机,那真要遗憾终身的了。”

汪来富再也躺不住了,他翻身下床,朝门外走去。

13、医务室   日

梦男刚送一名包扎伤口的矿工出门,汪来富就跟着她进了门。

梦男:“我说汪大队长,你又是那里不舒服啊!你三天两头往医务室跑,是真病还是假病?”

汪来富:“梦医生,我可是真病啊。这病是闲出来的,我觉得只要和你吹吹牛,这病就好多了。”

梦男是何等聪明的人,汪来富的这些小动作是司马昭之心,她能不懂吗?为了能达到自己占有姜维的目的,她不得不欲擒故纵地说:“行,但这里不是吹牛的地方。我们去河沟边走走吧!”

汪来富巴之不得,他急忙点头。   


阅读后您觉得本站文章怎么样?
非常棒!
还不错
一般
极差
投票
查看结果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