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rcode_for_gh_6cacc3437a78_258.jpg

微信扫描关注

何维江剧本《大三线》第十集

2019-09-09 15:29来源:西南文学网作者:何维江  编辑:殷秀喜 审核:吉庆菊浏览数:181 


1、更衣室   日

毛班长发着牢骚:“李排长,我替你感到难受,自己的成绩归在别人名下,我的心里真不是滋味。”

李扬:“把心态摆正吧。大荣誉还是青年突击队的。”

毛班长:“但汪来富凭什么当掘进标兵?”

李扬:“人家掘进速度快,完成进尺多。”

毛班长:“如果只要掘进进尺,谁冲不上去?那还要质量干什么?我真弄不明白,工程组这些质检员、验收员究竟是以什么标准来衡量质量的,难道他们下井后都戴了变色眼镜?论巷道形象进度,论内、外在质量,论巷道的文明施工,我们的北大巷都强于汪来富的南大巷啊,可偏偏到了月验收,平定的结果总是汪来富的全优,我们的却只能是半优。我看得出,可能是处里、区里、队里故意在扶持汪来富这个典型人物?”

李扬:“别瞎说,汪来富还是干得不错的。”

毛班长:“排长,说了你别嫌我多嘴。有人悄悄告诉我,说汪来富买活了验收组的人。”

李扬不信,瞪大眼睛吼道:“让你别瞎说。验收组是代表太阳石煤矿的,他们决不会喊着百年大计,质量第一的口号去以权谋私、违法乱纪。如果真是这样,这就不是犯错误了,而是犯罪,是比他妈王金镖、莆志高之类的叛徒还可耻、可恶的。

毛班长:“排长,我知道你这人刚直不阿、老实厚道。但我敢肯定,那事不会有错。汪来富是你的小老乡,为了挽救自己的好伙伴好朋友,你有必要提醒提醒他。这对我们全队来说,也不是坏事。”

李扬这下冷静了,他说:“行,我认真考虑一下,我会照你说的去办的。但这事,你最好别再对任何人说。我替汪来富谢谢你。”

2、青年突击队   日

队部只有方强平和李扬。

李扬把自己的想法和忧虑推心置腹的告诉了方强平。

    方强平沉思了一会,态度明朗的说:汪来富的快速掘进是直得称赞的,我们是基建单位,又是计件工资,速度越快效益越高。当然,速度快,质量肯定要受点制约,我们提出的目标是,合格率必须要达到100%,优质品率要达到60%以上。倘若能多干点优良品,那当然再好不过,创利的是我们,工资、奖金高的也是我们,得到荣誉的还是我们,何乐而不为呢!至于验收后,巷道变形或出质量问题,责任并不在我们,我们并没有让他们收下不合格品。他们验收了就是他们的东西,巷道变了形他们会再出钱来维修。李扬,你不必担心,你们排确实应该加快一下掘进速度,按时完成巷道掘进任务才是正理。

    李扬总觉得方强平的话有合稀泥的成分,他担心地说:可是,我觉得我们干得再快,如果质量把不住关,结果是有损我们建井处的名誉和形象的。工程竣工后,就算我们侥幸把工程交出去了,但是,如果我们前脚一走,后脚就出问题,那以后谁还敢交工程给我们干?方队长,其实我们把质量搞好了,不单是为矿上负责,也是对我们负责啊,我最怕人家把我们给看蓝了。

方强平像突然不认识李扬似的,他认真地打量着其貌不扬的李扬,末了猛吸两口香烟,长叹一声说:“唉,说良心话,汪来富干的那优良品巷道,还不如老子们五十年代干的合格品好。

李扬:“可自己都不放心的产品,他们怎么敢放心收。”

方强平:“但现在的提法是大干快上,不快速掘进就创不了高产、高效!我是个老队长、老党员,明白质量是企业的生命这个道理,我明明知道我们许多班、排的质量干得不尽人意,但处里、区里压给我们队的任务很重,我也只好抱着能把工程交出去就行的态度了。小李,你可别误解我,其实我对你的才能、人品和认真负责的态度是很赏识的,你的工程质量过得硬,进度也不慢,这让我非常放心。但验收组的人说你傲气得很,说你不把他们放在眼中,他们对你的工程是非常挑剔的。哎,如果你能像汪来富那样,能与验收组搞好关系,你的工程质量又过硬,那就锦上添花了,不但优良品率会提高,而且也会减少许多扯皮现象。李扬啊!无论井下的施工管理,也无论井下的综合技能,你和汪来富都是我的得意门生,说白了你们都是建井处未来的后备人才,但美中不足的是,你的性格太内向,汪来富的性格又太外向,你呢显得实而不华,汪来富呢又显得华而不实,假如你们能取长补短、互帮互学,这对你们的前途是大有裨益的。你想想,是不是这个理?

         

3、吉普车上   日

梦奇飞、马文柄、汪海洋、杨百慕谈论着汪来富的事。

梦奇飞:“海洋啊,想不到你们父子结怨会有如此之深,来富对你的态度就像和你有深仇大恨一样,这样僵持下去,如何是好?”

汪海洋长叹一声:“怪不得孩子,他生下来后,我走南闯北顾不了他们,来富形同孤儿一样地成长,仇恨父亲的心理根深蒂固,一时半会是解不开的。唉,听天由命吧!每次见了他,一看到他对我的态度,我的心就会猫抓似的难受。”

马文柄:“干脆再添一把火!百慕,你让马彪下个调令,把他调到机关去工作,给他个科长当当。汪来富不傻,他知道这些都是他这个老子为他做的,只要他心怀感激之恩,不会不认你这个爹的。”

杨百慕:“行,汪来富其实也是很有工作能力的,现在他工作成绩有了,荣誉有了,党也入了,调他到机关是顺理成章的事,别人是不会有异议的。”

汪海洋摇着头说:“不行,还是再等等吧!来富认不认我这个爹与他的工作没关系。从这件事上我也看出,这孩子的性格特别犟,骨子里有一股坚忍不拔的野气,这我很欣赏,路走好了,他的确是一棵好苗子,走歪了就很难说。还是让他继续磨炼吧!他既然在青年突击队干得不错,我想,那里才是他施展才华的好地方,你们给我适当适当引导一下就行了。至于调机关的事,百慕啊,你千万不要自作主张,目前他还不是一块坐机关的料,机关也没有适合他干的工作,听清没有?”

杨百慕:“行,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梦奇飞:“我赞成海洋的意见,江山是靠打出来的,是骡子是马让他自己去骝,成龙就上天,成蛇就钻草。”

马文柄感觉到梦总似乎话有所指,他若有所思,惭愧地低下了头。

4、掘进工作面   夜

李扬正指挥着施工。

毛班长:“排长,明天是工程总验收。要不要请验收组的人吃顿饭?”

李扬白了他一眼:“请啥请,我还是那句话,‘堂堂正正做人,老老实实做事。’一句话,我做不来亏心事。”

毛班长:“可汪来富请了呀!我看到的。人家已大红大紫了,作风还和从前一样的。”

李扬:“让他耀武扬威去吧!我对他说的那些话,他全当了耳旁风。快去打你的眼,踏踏实实做好自己的工作就行了。”

    这时,验收组长马毕金走了过来,他拉过李扬说:相比之下,你们干的北大巷比汪来富干的南大巷整体形象要好得多,如果你能再努点力,我看你的优良品率比南大巷还要高。

李扬听出了努点力的弦外之音,他耸耸肩说:“我两袖清风,拿什么去努力呢?

    5、职工食堂   日

食堂内张灯结彩,大摆宴席。正面墙上拉着一条醒目的横幅:

庆祝一九六六年元旦

杨百慕高举酒杯,大声说:“同志们,太阳石煤矿首采工作面今天建成投产,全处上下欢欣鼓舞,喜气洋洋,庆祝胜利。来,请大家端起酒杯,共饮一杯庆功酒。干。”

食堂内立即响起:“干,干,干。”的欢呼声。

杨百慕:“在首采工作面,尤其是在轨道井南、北巷的掘进中,我们创造了奇迹,打破了纪录,涌现出一大批劳动模范、劳动标兵和先进工作者,同志们功不可没。这一战,尤二虎、汪来富和李扬是立了汗马功劳的,尤其是汪来富负责施工的四百米南大巷,不但提前一个月实现贯通,在今年的双评活动中,汪来富同志被评为煤炭部三线建设劳动模范、全国新长征突击手、边陲优秀儿女、青年标兵,他是我们广大青年掘进工学习的好楷模,好榜样。

台下传来稀稀朗朗的掌声。

杨百慕顿了顿,继续说:“经处里研究决定,提任汪来富为青年突击队队长。提任方强平同志为掘进工区主任。”

台下仍是不怎么热烈的掌声。

6、汪来富宿舍   中午

汪来富当了队长,有了自己的单身宿舍。

他躺在床上,脑海里不时浮现江娅那天在经验交流会上时灿烂的笑容:“快上去吧!那么多人看着你呢。”他嘴角浮起一丝笑意,开始想入非非:(画外音)“哼,姜维不还是个干事吗?我现在可是科级了,江娅,我不能再等了,我该向你发起总攻了。”

7、江娅宿舍   黄昏

汪来富蹑手蹑脚来到门前,探头一看,见只有江娅一个人在屋里,他顿时喜上楣稍,忙问:“江娅,你吃饭没有?”

江娅:废话,我不是正在洗碗吗。

汪来富不请自进。

    江娅莞尔一笑道:怎么样,当了大队长,感受不一样吧?当了官,也不表示表示?

汪来富舒心一笑:“这不来请你客了吗!”

江娅:“请我什么?”

汪来富:“请你看电影。”

江娅“就请我一人啊?”

汪来富解释:“我是想放松放松,这些天感觉特累,太操心太伤脑筋了,既要关心掘进任务怎么去完成,又要担心百十号人的生命安全,哪方面出了事都得负责。另外,还要时时提防工程科质检员给你捅冷刀子。唉,这些狗日的,真他妈像狗一样,你喂他十顿他不觉得多,但只要一顿不喂,他就要咬你一口——哎,我跟你谈这些干啥!怪恼人的。

江娅盯着汪来富看:(画外音)“他能青云直上,看来真是做了点手脚。作为好朋友,得给他敲敲警钟了。”

汪来富问:你怎么这样看我?哎,姜维和李扬呢?

    江娅:他们可能马上就会来的——来富哥,你和验收组究竟有什么说不清的事,能和我谈谈吗?

    汪来富:江娅,其实这是我最苦恼的事。这事,一句话两句话说不清。江娅,我们不谈这事好吗?

    这个话题,像磁石一样吸住了江娅,她固执地说:不好,如果你真把我当好朋友的话,就说给我听听,有什么难处我会尽力帮助你!

汪来富矛盾重重地说:这事啊,让别人听到不好。姜维、李扬马上就要来了,如果你真想听,我看还是换个地方谈好一些。这样吧!晚上我们去看电影,我会把这些苦恼一古脑告诉你的。我也想过,憋在肚里的烦恼事,如果不说出来,早晚我要憋出病来的。江娅,我们走吧!

8、通往江娅宿舍的路上   黄昏

姜维和李扬谈笑风生地赶着路。

李扬:“姜维哥,江娅姐成天为我们服务,她太辛苦了。今天晚上我们请她去看场电影吧!”

姜维爽快答应:“行,今天正好是五一节,我们去看场电影!”

9、江娅宿舍   黄昏

汪来富的要求让江娅好为难。她想:(画外音)“与汪来富去看电影?要是让姜维知道了,他不伤心那才怪。”她急忙说:你就在这说吧,我把门关上,不让人进来就行了,反正也要不了多长时间。

    汪来富摇头连声说道:不妥、不妥,我们关了门在屋里叽咕,会让人生疑的。男女授受不亲,人言可畏啊!何况,你这宿舍四壁像纸一样薄,在屋内放个屁别人都能听到,你不怕我还怕呢!我觉得,只有我那方法最保险......”

汪来富的话还没说完,门外老远就传来了姜维和李扬的打闹声。

汪来富的眼神定定地望着江娅的眼睛。

    为了不失去这个探密的良好时机,江娅只好点着头说:好了好了,我就依你的 。等会你去买票,我八点种一定赶来,不见不散。

    汪来富欣喜若狂,他伸出两个指头,指着自己的鼻梁问:就我们俩?没有别的人?

    门外的脚步声已经很近。江娅怕他还要闹,于是肯定地给他点了点头,说道:就我们俩!没别人!

汪来富高兴得情不自禁地呼出:“万岁。”

姜维和李扬一前一后进了屋。

汪来富立即装得若无其事的问:你们跑哪里去疯了,我正等着你们来打牌呢!

李扬一见汪来富在屋内,脸上的笑容立即没有了。   

姜维是个组织能力很强的人,他接过汪来富的话说:今晚我们不打牌。过节嘛,应该出去娱乐娱乐,我和李扬在路上商量好了,今晚我们都去看电影,听说是印度爱情片,挺好看的。来富,今晚你可要请客了,当了队长可要大方些。

    李扬见江娅还穿着一身工作服,便热情地走过去说:娅姐,我来给你放碗筷,你快去换衣服吧!今天穿漂亮点,等电影散了场,你还可以和姜维哥去河边散散步、谈谈心,我们绝不会打搅你们。

汪来富狠狠地盯了李扬一眼,心想:(画外音)“你倒挺会安排的。”

江娅下意识地看了汪来富一眼,正好也碰上了汪来富射过来的焦躁不安的眼神。江娅立即收回自己的目光,面显难色地说:今晚太不巧了,我已答应替王芳值四个小时的班,而且晚八点必须要去。哎呀,早知道你们有这样的安排,我就不答应她了。她今晚也是去会男朋友的,我是矿灯房的班长,不能不帮她呀!

    汪来富见江娅的风向好转,他立即响应江娅的行为,声援道:江娅这是做好事,我们都要支持她。再说,我八点半也要开队务会,时间错不开,恐怕也去不成。

    姜维犹如一个泄了气的皮球,两手一摊,道:好好一个节日,却如此阴差阳错,哎呀呀,真扫兴。

    江娅为了讨好姜维,忙走过去拉拉他的手,亡羊补牢似的说:维哥,你别扫兴,我们明天再去看嘛!大家都去,就隔一天时间,这电影要放三天的。

    汪来富见机又敲开了边鼓:对,明天去,今天约好,明天谁也不准缺。明天正好也是周末,我请大家吃饭,吃完饭就去看电影。就这么定了,谁不去我跟谁急。

    姜维突然像看外星人似的看着汪来富,惊诧地说:“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你今晚咋慷慨得一点也不拖泥带水,平时叫你请一回客,像要你的命一样。”

    见几人都不说话,江娅知道大家是默许了。于是高声说:“好,这事就这么定了”

姜维怪怪地看着江娅。

江娅心慌意乱,有一种犯罪的感觉。   

汪来富生怕江娅会改变主意,故意提醒江娅一句:江娅,我先走了,你快去矿灯房替王芳值班吧!姜维、李扬,今晚我不能陪你俩玩了,明天咱们再尽兴吧!

    江娅冲他点点头,她不敢说话,生怕话说多了会露出马脚。

    姜维笑着说:怪了,来富,今晚我发觉你客气得发腻。有事你就去做事呗,革命工作高于一切呀!快去吧,别耽误了你的大好前程

    汪来富一走,李扬一直拉长的脸顿时放松下来,他说:我总看不惯他那股酸劲。没当队长时,他哈巴狗似的去巴结队长,现在当了队长,又天天往工区主任家跑,狐假虎威,让人看了就想骂。哼,要不是江娅那么善待他,我早就不想理他了,看他能把我怎么样?咱是凭本事吃饭。

    江娅总不希望李扬和汪来富对抗下去,她轻言慢语地对李扬说:扬弟,树林大了,什么鸟都有,这人呀,总是各有各的性格,不可能都是一样的,你看不惯他,他同样也看不惯你。像来富这种投机取巧、四处逢源的人,可说许多正直的人都是看不惯的。但是,你要知道,你看不惯不等于别人不赏识啊!人,是以各种方式在社会上求得生存的,在我看来,来富的这种生存方式,在当今社会还是很有市场的。但这种生存方式,最容易让人犯错误和走向歧途,我最担心他的就是这一点。如果他走得正,把聪明才智用在正路上,我们都应该助他一臂之力,他能当官是件好事,官越当得大,咱们的脸上才越会有光,我们千万千万不能拆他的台。扬弟,我看得出,你对他有许多成见,但人无完人,他有不足之处,我们应该主动去帮助他,话说明了气不就散了吗?

    李扬被江娅的菩萨心肠逗得心软起来,他哈哈一笑说:江娅姐,我看你呀,比我们房书记还会做思想工作。但我警告你,要作好汪来富的思想工作可不容易,比做我的难多了。

    江娅嘴中左一个来富,右一个来富,早把姜维的心给说烦了。他有些不高兴地说:烦不烦,我看你们都可以去当思想家、哲学家了——江娅,你八点钟不是要去矿灯房替王芳值班吗?现在已七点半了。走,我和李扬送你去。我们今天就陪你在矿灯房值班好了。

    这话骇得江娅瞪大眼睛。她正二八经地说:灯房不准闲杂人在里面吹牛。所以,你们还是不要去的好,省得人家挑我这个小班长的毛病,再说现在天还没黑,我自己去并不怕。这样好了,维哥,今天二毛在卫东家,你们去他家打牌吧,晚上十一点钟到矿灯房来接我,我一个人是肯定不敢回家的。

李扬对打牌特别感兴趣,听江娅这样一说,他立即答应:行行,晚上我和姜维哥来接你。走,维哥,今晚好好和他们甩两把,我们俩的配合,天下无敌。

江娅一走,姜维抽了李扬一下:“走吧!你这人,一点也不理解别人的心情,好几次我想与江娅单独说说话,可你总是这样不知好歹,乱搅乱缠,现在也是这样。”

李扬吐吐舌头:“下回不敢了。”

10、汪来富宿舍   黄昏

   

汪来富换了套时髦的西装,抹了亮亮的发油,在脸上擦了一层厚厚的雪花膏,在镜子里左看看,右看看。觉得差不多了,才急急的朝俱乐部赶去。

11、职工俱乐部   黄昏

职工俱乐部和食堂差不多大,非常简陋,由食堂管理。由于工地文化娱乐活动少,放一回电影像过节一样热闹

汪来富见俱乐部前票房窗口人山人海,购票的人排成了长龙,他只好挤到窗边,往里一看,见小琴的男朋友马康在里面帮她分票,他眼珠一转,马上摸出一包好烟,抽出五角钱别在烟盒口,高声喊道:马康,给我来两张,要好点的座位。他边说边就把香烟丢了进去。

这一招真管用,意思是你愿意不愿意都得给我办。

    马康伸手接到烟,瞟了汪来富一眼,笑眯眯的给他扯下两张票递过去:“接到,十排二、四座。”

汪来富得意地退了出来,又到小买部去买了许多好吃的点心和零食提着,伫立在十字路口,望穿秋水地等着江娅:(画外音)“我要让江娅觉得我汪来富是个很优秀的男人,是女人心目中最理想的白马王子。”

    汪来富盼星星、盼月亮把江娅盼到电影院门口,但让他意外的是,江娅要过他手中的电影票,毫不犹豫的就退给了别人。弄得汪来富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摊着手问:这票是我好不容易才弄到手的,是最好的票,你这是......

    江娅望一眼西装革履、油头粉面的汪来富,嫣然一笑说道:我们大家不是约好了,明晚一起看电影的吗?

    汪来富有些失望,他争辩道:我们先看一场又何尝不可,反正明天我们又不会蚀言。

    江娅正色道:你别吼。不是说好今晚是谈事的吗,在电影院,前后左右都是人,怎么谈?何况,我现在穿着一身工作服,怎么配得上你这西装革履的绅士,与你出出进进、坐在一起,这太扎眼了。

    汪来富这个时候才猛然想到:(画外音)“原来她是在演戏,这一招不但骗了我,连姜维、李扬都被她骗得服服帖帖。”他小心翼翼地问:那么,你的意思......我们.......

     江娅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与他打什么哑谜,她明明白白的告诉他:我们到小河边去散散步吧!边散步边谈心是最好不过的,你说呢!

汪来富一听,顿时来了精神,这是他求之不得的呀:“曾几何时,小河边幽静的树丛几乎成了江娅与姜维约会的专利地。今晚能属于自己和江娅,这是上天恩赐的呀。”

    江娅见汪来富遐思翩翩,总是不想动身,她便故意激他:是不是不想去?如果你不愿意去,那我就只好回去了。

    汪来富顿时回过神来,忙说:我听你的,听你得。我们走吧!对了,我再去买点吃的,散步挺累人。

    江娅看他手里已提着不少吃的,便小声说道:别买了,你手里的东西,足够我们吃一天的了。

这时的汪来富,出奇的听话。见江娅已动了身子,急忙紧走几步与她并肩前行。这并肩一走,汪来富就立即发觉,他们所到之处,四周就有不少双陌生的眼神投向他们。那是一双双羡慕和妒忌的眼神啊!这样的眼神他也曾多次投向别人,包括投向姜维与江娅。他此时真的陶醉了,他想:(画外音)“让太空和宇宙就此定格吧,让我和江娅永远就这样走下去、走下去,让我们重新缔造世界。”


阅读后您觉得本站文章怎么样?
非常棒!
还不错
一般
极差
投票
查看结果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