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rcode_for_gh_6cacc3437a78_258.jpg

微信扫描关注

何维江剧本《大三线》第八集

2019-09-02 09:19来源:西南文学网作者:何维江  编辑殷秀喜 审核:吉庆菊浏览数:186 


1、水城矿区医院   病室   日

   

马彪躺在病床上,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双眼变成了熊猫眼。此时他痛得呲牙咧嘴、哼哼叽叽。

马文柄、梦奇飞、汪海洋以及太阳石煤矿建井处杨处长等领导都来看望马彪。马彪的神情装得更痛苦。

马文柄非常气愤地说:“又不不是阶级敌人,怎能把人打成这样?”

马彪立即大声说:“爸,这种目无组织、目无纪律、目无领导的工人一定要把他从革命的队伍里清除掉。”

马文柄双手插腰,转身对身后的杨百慕说:“杨处长,你尽快做出决定,把汪来富这个剌头给我开除掉。否则,以后不知还会惹出什么祸害来。”

汪海洋一听急了,忙说:“马总,这事出在水城矿区,人管不好我有推卸不掉的责任。但打人事件还没有查清原由,这个时候就把人开除掉,恐怕欠妥吧!”

杨百慕最清楚个中奥妙,他也急忙附合着说:“对,我立即着手调查处理,我会及时把调查结果和处理意见报给指挥部的。”

马文柄拉过梦奇飞说:“梦总指挥,你看,我这总工程师的儿子被人打得这样惨,连开除一名工人都这样难。我这总工不是徒有空名吗?”

梦奇飞拍拍马文柄的手,说:“冷静些,任何事情都要客观对待。我们是革命干部,一言一行都要谨慎,切不可冲动行事。我看汪指挥和杨处长的建议很对,等事情查清楚了,该除名就除名,决不姑息迁就。”

2、吉普车上   日

车上,只有杨百慕和汪海洋。

杨百慕边开车边说:“汪指挥长,你应该向梦总直说,说明汪来富与你的关系。这样,马总就不会如此找茬、武断和不讲道理了。这些年,你对马彪这样好,可以说比对你的亲儿子还好,但马彪对汪来富却如此刁难,我都快看不下去了。前些日子,我曾几次要马彪把汪来富调到机关来,可马彪总是找理由不给办,要不是他有个当总工程师的爹,他敢这样吗?”

汪海洋猛吸两口烟,说:“不知者不为罪,马彪坚持原则不调来富,做法是对的。我为什么不想告诉大家汪来富是我的儿子,就是因为不想让这道光环早早地套在他的头上。马彪就是个例子。”

杨百慕:“但你们的这层关系不捅破,对来富不公啊。”

汪海洋:“还是那句话,你暗下关照着点就是了。我是想让他百炼成钢,切不可拔苗助长。”

3、青年突击队   日

方强平边在调度表上填数字边高兴地说:“这几天的进度太理想了。房书记,汪来富与李扬这两个排真的较上了劲,成了我们队目前劳动竞赛名副其实的对手,进度交差上升,谁胜谁负都难说。”

房大鹏:“这证明我们没有用错人。你看,他们人员配备相当,地质条件一样,而且两人均是新官上任三把火,正是显示他们组织能力和聪明才智的时候。谁肯轻易败下阵来?”

方强平:“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你这当书记的要再给他们加把火,把火烧得越旺越好,千万别让他们松懈下来。”

房大鹏:“火我会烧,但你要跟跟班的副队长们交待好,大干之时一定要注意安全生产,更要把好质量关,别忙中出乱。”

4、轨道井掘进工作面   夜

在开展劳动竞赛这段时间,急功近利成了汪来富干工作的最大动力,在与李扬排的对抗比赛中,他显得极为活跃和主动,对每个小班的进度咬得都很紧。这不,炮刚响,他就提着铩钎与安全员在掘进工作面找危石。他大声说:“这是本月最后一个小班,你快去拉一下进度,看有多少。”

安全员到沿头量了量,过来对他说:“排长,这一炮的进尺是一米二八。”

汪来富掐指算了算,惊道:“糟糕,算下来还少李扬他们一米。快让打眼工扛风钻来,至少再打一个循环。”

安全员:“行。但是排长,你在井下一连值了十几个小时的班了,如此长时间盯在工作面指挥作业,你会受不了的,你上井去休息,这个循环由我负责,超不了李扬我提头来见你。

汪来富:“不行,这个循环的掘进进度十分重要,我必须要盯在现场。你去安排吧,如果这个小班放了卫星,我请客,让弟兄们一醉方休。”

5、劳动竞赛公布栏前   日

栏内几条色彩鲜明的箭头,箭头参差不齐地向上攀升,宽宽的箭头上写有显眼的数字。

栏前人头晃动,议论纷纷。

有人大声念道:“第一名汪来富排,掘进进尺一百零八米。第二名李扬排,掘进进尺一百零七点六米,第三名尤二虎排,掘进进尺一百零六点九米,第四名……

有人高声阻止:“别念了,这叫教会徒弟饿死师傅,后生可畏啊。”

6、基建处医院   病室   日

徐娟提着大大的一包礼物到病室看望马彪。

马彪一见徐娟,很不高兴地把脸车了过去。

徐娟不以为然,见病室内没有第三人,她立即坐到床头说:“不要见不得我,说不定我对你会有大用的。那天的事,我可是从头到尾都看到了,都到了的,整场戏精彩得很呢。”

马彪大惊失色:“你别胡说。你看到什么了?听到什么了?”

徐娟撇撇嘴:“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看到江娅进了你的办公室,看到汪来富敲打你办公室的门,看到你被打成这个样子。至于听到的嘛,就不说了,全是关在室内的,你办公室的门并不隔音。”

马彪怒目而视:“你想要挟我?”

徐娟摇摇头:“只是想得到我要得到的东西。”

马彪心虚了:“你想要我娶你?”

徐娟轻蔑地看了马彪一眼:“我并不想嫁给你。”

马彪:“那你要什么?”

徐娟:“调我到计划科上班。”

马彪松了一口气:“我当什么大事。行,我答应你,但你要给我记住,好好管住你这张嘴。”

7、西南煤矿建设指挥部   日

汪海洋、杨百慕一前一后走进马文柄的总工程师办公室。

马文柄正和梦奇飞研究矿区开发工作,见二人进来,马文柄立即高兴地说:“来得正好,我和梦总正有事找你们。”

汪海洋:“我们也是来向两位老总汇报工作的。”

梦奇飞一笑:“你每次来,除了叫苦,就是伸手给我要这要那,说吧,这回又是要什么?”

汪海洋一笑:“先汇报工作,再叫叫苦,至于给不给,就看领导的了。首先报告一个好消息,青年突击队施工的太阳石煤矿轨道井运输巷本月进尺二百六十米,达到国家掘进甲级队水平。”

梦奇飞激动地一击掌:“太好了,杨百慕,你要好好总结青年突击队快速掘进的经验,我准备在太阳石煤矿建设工地召开一个快速掘进经验交流会,把西南五矿的掘进队长都召集来,让他们好好学一学。”

汪海洋:“但是我们的后勤保障跟不上,我们的基建队伍百分之八十是北方人,他们喜欢吃面食,可南方面粉奇缺,蔬菜更是少之又少,我们的工人过得太苦了。”

梦奇飞沉思一会,说:“这个问题在我脑海里想了很久了,我们一定想法解决。最近,分管西南的中央领导要到矿区视察,我会向领导如实汇报,让领导协调从北方调面粉和蔬菜过来。”

汪海洋:“太好了。我就知道到了你们这,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

梦奇飞:“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只要是有利于三线建设的事,我们责无旁贷的就要去办,不能让我们的工人过得太苦。”

马文柄看看杨百慕,说:“百慕,你咋不说话。”

杨百慕笑笑:“领导说话,我茬不上嘴。我主要是来汇报马科长被打的调查情况,以及我们提出的处理意见。”

马文柄:“对对,时间不短了,我们也正想找你询问此情况呢!”

杨百慕看了汪海洋一眼,说:“经多方调查核实,汪来富打马彪是两人口角引起,马彪也只是受了点皮外伤,现在已经出院。因事件没有造成恶果,我们的处理意见是:汪来富不具备开除条件,对其进行严厉的批评教育,向马彪陪礼道谦并写出书面检查……

马文柄打断杨百慕的话:“不行,如此轻描淡写我不答应。这根本起不了杀一儆百,教育一片的作用。老梦,你就发个话吧,他们听你的。我就不信处理一个小工人会这样难。”

汪海洋、杨百慕心急如焚地看着梦奇飞。

梦奇飞皱着眉头说:“马总啊,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肯定是你那宝贝儿子向你添油加醋汇报了情况,而且把汪来富说得十恶不赦。本来,开除一个工人就是一句话的事,但如果我们如此草率行事,这会让许多工人寒心的。我们可不能瞧不起这些小工人,你想想,我们手里的这些大工程,那一个不是他们流血流汗干出来的?所以,爱护工人是我们每一个领导干部义不容辞的责任。汪来富既然达不到开除条件,批评教育一下就行了。”

马文柄双手一摊,说:“这些大道理我都懂。但我家马彪谁来爱护?他就这样白白挨打?不行,不惩处打他的人我不服。不开除汪来富我就申请调走。”

汪海洋倒吸一口凉气,无奈地合上双眼。

杨百慕悲叹一声,大声说:“马总,你们真是相煎何急啊!你知不知道,汪来富他是汪指挥长的儿子。”

听到此话,马文柄、梦奇飞瞪大双眼看着汪海洋。

汪海洋的眼角流出了苦涩的泪水。

梦奇飞轻声问道:“海洋,这是真的吗?”

汪海洋点了点头。

马文柄表情复杂地问:“你咋不早说。”

梦奇飞:“海洋,这事,你没必要瞒我们呀!”

汪海洋:“早说晚说都一样。这事到此打住,除我们四人外,我不想让第五人知道汪来富是我的儿子。”

几人不解地看着汪海洋。

8、青年突击队   日

方强平、尤二虎、汪来富、李扬等班队长围在一室。

方强平表情严肃地说:“昨天我到处里开会得知,我们已获得全国掘进甲级队称号。杨处长说西南煤矿建设快速掘进经验交流会要在我们这里召开,选定的巷道就是汪来富、李扬施工的轨道井运输大巷。所以,从本月开始,你们不但要抓好快速掘进,而且还要注意安全质量和井巷文明,必须要以一流的水平迎接经验交流会的召开。”

房大鹏从外面进来,说:“汪来富,你过来一下。”

汪来富走到房大鹏身边,问:“什么事啊,房书记。”

房大鹏:“杨处长要你下午到他办公室一趟。”

汪来富心里打起了鼓:(画外音)难道是打马彪的事发了?但为什么要到杨处长那里去呢?难道……

房大鹏:“想什么呢想,是不是杨处长看中你了?”

汪来富:“我马上要下井了,去不了。”

房大鹏看了一眼方强平:“方队,你看这事。”

方强平:“这个杨处,明知生产任务这样紧,还……得,来富你还是去吧,处长找你,多半是好事,今天放你假,我等着听你的好消息。

9、杨百慕办公室   日

办公室里坐着汪海洋和杨百慕,两人正小声地谈论着什么。

汪来富小心翼翼地走进办公室,当看到汪海洋时,他返身就走。

杨百慕大声喊道:“来富,你给我站住。”

汪来富站了下来。

杨百慕走过去,先把办公室的门关上,然后把汪来富拉到办公桌对面的椅子边,说:“你给我坐下。你的情况你爸……

汪来富立即大声说:“我没有爸,我的档案上写得清清楚楚。”

杨百慕:“你喊什么喊。要不是你爸,你早被马彪给开除了。”

汪来富:“开除就开除,我不领这情。杨处长,要没别的事,我这就走了,我还要下井去跟班呢。”

杨百慕:“你这孩子咋这样犟呢。”

汪海洋:“让他走吧!”

汪来富起身急匆匆的走了。

杨百慕无奈地看着汪海洋:“咋会弄成这样?”

汪海洋:“既然他现在不想面对我,我也不能强迫他。等等再说吧!以后他会想明白的。”

杨百慕:“难道这就是”

我们这代人,把一切都交给了党,交给了社会主义建设,欠家里的情实在太多了,孩子不理解啊。

10、掘进工作面   夜

汪来富真的下了井,他是怀着满腹的心事来到工作面的。

工作面,工程科正组织质量巡检。质检员对汪来富说:汪排长,今天质量巡检,你们南大巷共抽查了六个点,但有五个点质量不合格,无论是表面质量还是内在质量都很差,必须立即停工整改,等整改合格后再往前施工。

    质检员走后,汪来富身边的副排长无奈地问:排长,怎么办?如果停下来整改,我们的进度就上不去了,李扬他们肯定会赶上来的。

汪来富气不打一处来,他咬咬牙根说:暂时不要停下来,你们继续干。我想我们抓快速掘进是没有错的,工会写在井口的大幅标语是怎么说的:谁英雄、谁好汉、月底比比进度看。我们现在需要的就是进度、进度,质量可以放在下一步去整改。

11、宣传科   日

姜维忙着伏案写材料。

科长黄力克从门外进来,对姜维说:“小姜,杨处长交给宣传科一项政治任务,说青年突击队目前快速掘进抓得不错,还获得了煤炭部颁发的‘全国掘进甲级队’称号。他让宣传科派人深入到基层一线去,认真组织几篇稿子宣传宣传他们。我个人意见,你的文笔不错,这个任务由你来完成。这是个好机会,青年突击队是你的娘家,你就深入下去好好写吧。杨处长还特别嘱咐说,要你好好挖掘几个优秀班排长,要好好写写汪来富那样的典型人物,把他作为重点推出来,上面可能想树他。”

姜维兴奋地说:“没问题,我一定完成任务。”

12、青年突击队   日

方强平正严厉地批评汪来富:“我一再强调,快速掘进要抓,但安全质量不能小视。可你倒好,掘进任务完成不错,全队第一,但验收的结果却那么糟,合格率只有百分之五十。你看看人家李扬,稳扎稳打,虽然只完成了九十六米 ,但成巷均为优良,不但工资开得高,而且还得了奖金。

汪来富心情不好,一直在抽闷烟。

方强平:“你咋不说话,哑巴了?我给你讲,你的南大巷就因工程质量太差,按工程科的意思是不给验收的,工资科马彪也说不给你们开工资。还是有人出面给你说情,才免强给你收了个合格品。奖金泡了汤不说,你们的工资远没有李扬排的开得高。”

汪来富气惨了,但嘴巴却不饶人,他响当当的拍着胸脯说:这算啥,我不讲过程,只要结果。路是人走出来的,看我下个月怎么干。虽然这个月质量出了点问题,但我们的进度不丢人啊!只要下个月在施工中加强质量管理,我就不信我比不下李扬。

方强平:“你这种不服输的骨气我很欣赏,但要拿出实际行动来,不要只说不练。”

13、马彪办公室   日

工程科验收员耗子眯缝着一双小眼进来,细声细语问道:“马科长,你找我有事?”

马彪捏着官腔说:“工程科王科长说你工作特别认真,我有意想扶持你,想找你谈谈。”

耗子精心知肚明,附合着说:“那我先谢谢你了。你就明示吧!”

马彪:“汪来富干得不错吧!”

耗子精的小眼一转,说:“干得快,但质量差。”

马彪含沙射影地说:“那小子很有前途,你给我盯紧点,该帮忙的时候一定给我帮帮他,能把他调教出来我就谢谢你了。”

耗子精的小眼诡谲地一转,说:“明白明白,我懂你的意思。”

14、一家酒店   日

汪来富闷闷不乐,径直走进一家酒店,高声喊:“小六,整几个好菜来,拿一瓶苞谷酒。”

小六:“好嘞,稍等就上。”

不一会,小六把酒菜端上桌:“汪排长,你慢用。”

汪来富自酌自饮起来。

冤家路窄,那个经常找他茬的质检员、专门从他鸡蛋里挑骨头的那个质检员耗子精。发现了独自喝闷酒的汪来富,他走进了馆子。

汪来富眯着眼,看着这个处处与自己作对的人。或许是酒精在作怪吧,他发觉此人的脸真的酷似耗子精,鼠眉鼠眼的,就连尖尖的嘴巴上那两撇胡须都像极了耗子,再看那时不时盯着酒菜的神情、看到他那谗涎欲滴的样子,他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汪来富故意耷拉起眼睛,装成没看到他的模样,抓过一只鸡腿,津津有味的撕扯着,细嚼着。

    面对汪来富目中无人的神态,耗子精难堪极了。带刺的话立即递了过去:汪排长,你好闲心好兴致啊!想必是巷道质量全整改好了?

    汪来富一听这刺耳的话,怒火就窜上来了,他把鸡腿往桌上一扔,脏话也就喷出口来:你他妈脸皮真厚啊,老子一天忙到晚,好不容易静下心来吃顿饭。你这一来,就他妈让老子反胃,你还是不是人?

    耗子精顿时也被激怒了,他一拍桌子,高声骂道:你他妈说话干净点行不行,老子今天不是来找你打架的,老子是有正经事跟你谈,听不听由你!不听你别后悔。

    汪来富把手指向他的鼻尖,歪着个嘴巴说道:鸡巴正事。你要再敢谈工程质量的事,老子今天非揍你不可!

    耗子精也不示弱,他鼓着小眼睛说:打架我打不过你,但你敢动老子一根指头,老子就会整死你。谁不买老子的帐,老子就会让他不得安逸。我告诉你汪来富,你的巷道打得再好,老子也能给你挑出毛病来,只要老子不验收不签字,你和你的弟兄们就得去喝西北风,你信不信?只要老子一句话,你的排长也当不成,你信不信?

    耗子精后面的几句话真是掷地有声,太有威力了。这话,就像一颗重型炸弹落在汪来富的心里,他被震慑住了,他再不大吼大叫了,他顿时软巴巴的瘫坐在椅子里。(画外音)“是啊!自己以后还想干队长、区长、主任和书记呢,如果现在只图一时痛快打了这个狗日的,那么只要他一句话,自己的这个排长也就算当到头了。罢,罢,忍得一时之气,免去百日之忧,人在屋檐下,不能不低头啊!”

    耗子精乘胜追击,用手指着汪来富的鼻尖吼道:咋不叫了,你不是很厉害吗。我告诉你,你小子跟老子玩,还嫩点。本来老子今天是来给你指点迷津的,谁料你他妈狗咬吕洞滨,竟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抖老子的威风!

汪来富彻底软了下来。(画外音)“不错,这锁头锁脑的耗子精此时比四大天王还厉害。这狗日的耗子精是连区长、队长和书记都不敢惹的,你一个小小的排长算个逑啊!你打架打得再凶有什么了不起,还不如人家放个屁顶用。”

汪来富顿时装起憨来,说道:对不起,兄台,我今天是喝得太多了,加之心情不好,才......”

    耗子精知道汪来富也不是个好惹的人物,于是,见好就收,见风转舵,他说:行了行了,我也不是认真的,大家都是为了混口饭吃,出门在外,求财不求灾,遇事肝火不要太旺。

    汪来富终于醒水,他忙对店老板说:给我再上几道好菜,再拿瓶好酒来——兄台,你大人不记小人过,我们共喝一杯,算是兄弟给你赔不是了,以后还请兄台包涵着点才是。

    耗子精的嘴角上终于浮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画外音)“老子又攻克了一座桥头堡。”

两人言和,比起了酒量。

汪来富晕晕地盯着晃动的酒,冷笑道:“酒这玩意,既是好东西又是坏东西,既能棒人又能害人,既能办好事,也能坏好事。”

耗子精也晕晕地说“酒真是好东西。越喝越让人亲热。”

渐渐地,耗子精嘴巴开始管不住舌头了。只见他红着一双耗子眼,说:兄弟,干井下工程,都是粗活,谁也他妈不会像绘画绣花那样去精雕细琢。我这人,只要你对我好,工程嘛,一般过得去也就行了。

    汪来富有些迷惑,他也红着眼问:那我们上个月的工程质量,不也过得来过得去吗?你他妈咋就......”

    耗子精摇着头说:那就怪你他妈不会来事了,如果你先烧烧香,请请客,结果就不会是那样的了。

    汪来富恍然大悟,他倒吸了一口凉气,惊呼:怪不得李扬的成巷会他妈全优,原来......”

    耗子精摆摆头,说:李扬这人不会搞歪门邪道,他是个实干家,干得工程的确不错,无论内在质量、外在质量都经得起验收,不信你去他的工作面去参观参观。

    汪来富心又虚了,试探着问:哪!你的意思......哎,我真是、真是......愚钝啊!

    耗子精捏着调说:我的意思嘛!质量是应该要搞好的,但是,和工程验收组的人搞好关系更重要,质检员、验收组长这一关你总要过的,否则,什么事都会发生。

    汪来富茅塞顿开。点着头说:“我知道我该怎么做了。”

    耗子精露出得意的笑容。


上一篇:  印江美食赋
阅读后您觉得本站文章怎么样?
非常棒!
还不错
一般
极差
投票
查看结果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