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rcode_for_gh_6cacc3437a78_258.jpg

微信扫描关注

龙立霞

2019-08-20 20:54来源:西南文学网作者:龙立霞浏览数:148 


  龙立霞,1983年11月生,北京理工大学法学学士,贵州省锦屏县人。先后在《大地文学》《光明日报》《中国自然资源报》《贵州作家》等报刊杂志发表诗歌、散文若干,多次在全国征文赛事中获奖,2017年4月获第三届宝石文学新人奖,散文《一生有你》收录在《青未了——鲁迅文学院国土资源文学班作品集(2017)》。著有散文集《乡思集》。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黔东南州作家协会会员、凯里市飞龙雨文学社第三届理事,鲁迅文学院国土资源文学创作培训班学员、2017年贵州省青年文学培训班学员,西南文学网签约作家。


【作品选登】


甜蜜的苗乡


如果可以,我想给你我的青春。如果可以,我愿付出我的所有。当我沉浸在甜蜜的苗乡,酣然入睡,一觉醒来,心底不自觉地跳出这个念头。

能让人这般如痴如醉的地方,自然是故乡。每次回归故里,都会收获不一样的感受。此刻,我感受到的是:甜蜜。

曾有诗人把自己比喻成一棵树藤,自己的根深植在故乡。这位诗人的“身躯”庞大而雄伟,但我始终不同,在故乡的面前,总是感觉很渺小。故乡,始终是我的避风港。

四月清明的晚风,让人察觉一丝清冷。我是一个喜欢与天气较劲的人,穿了一身清爽的篮球背心套装。似乎天气也不太喜欢妥协,不断发力,誓要将“冷”进行到底,势要逼迫我屈服。

我启程回家,是个临时的决定,没有充分的准备。因为清明节需要值班的缘故,我的假期很短暂,短暂到几乎察觉不到它的存在。虽然清明的第一天,天空没有丝毫“落泪”的迹象,但行走在返乡的路上,依旧让人体会到杜牧“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的悲戚。我是不太喜欢这样的情绪波动的,在政务服务大厅呆久了,不管是发自肺腑的欢笑,还是情绪低落时的强颜欢笑,都把自己逼迫成了笑面人。这种伤感,会让人失望,甚至崩溃。

身体的冷和心里的暖,只有回到家的那刻,才会对峙得如此突兀,以至于不想离开故乡的怀抱。儿子早早在家门口等着,稚嫩的眼光里充满期待。母亲见我光赤着胳膊瑟瑟发抖,赶忙一头钻进房间,找来一套厚实的衣物。我嘴上说着不冷,但冷得渐渐显现的鸡皮疙瘩却毫不留情面地出卖了我。我赶紧接过衣物,钻进房间里三下五除二地更换上。顿时,身体变得暖和起来。

等我走出房间,母亲已端来一碗热气腾腾的热水,守在门外。那升腾着的水汽,弥散着一丝香甜的气味,很熟悉。我小心翼翼地接过盛满热水的碗,缓缓地抬起靠近鼻间,那香甜味愈发香浓,扑鼻而来。我轻轻地抿上一口,那香甜便瞬间缠绕整个身心,浑身都热乎起来。那味道,真的很熟悉,仿若儿时喝下的蜂蜜水的味道。

已记不清是什么年岁,只知道那时自己还小。屋后还是茂密的成片的油茶林,鸟儿喜欢在山头上那几棵稀松的高大的杉树上歌唱。燕子喜欢在屋檐下的驻足停留,然后低空飞翔,在田间寻觅适合筑巢的黏土。我正在屋子里休憩,突然母亲兴奋的喊叫惊动了我,我从睡梦中惊醒过来,然后迅速跑出屋外。只见屋子的上空盘旋着一群密密麻麻的蜜蜂,嗡嗡声震耳。母亲正拿着撮箕,在楼梯口向天空撒着沙子。父亲也兴冲冲从猪圈那边跑来,帮助母亲一起向着蜂群抛撒沙子。对于父母的举动,我深感迷惑,以为他们是在赶跑蜜蜂,着急得直跺脚,嘴上叫喊着别赶跑蜂子。蜂子是乡亲们对蜜蜂的另一种称呼,似乎这样叫更顺口。

父母见我着急的劲儿,乐呵的同时,抛撒得更加起劲。渐渐地,蜜蜂越盘旋越低,慢慢地向屋顶后部聚集。事后我才知道,抛撒沙子的目的不是赶跑蜜蜂,而是为了让它们无法负重前行,选择在附近合适的位置短暂逗留,为移接蜜蜂争取时间。父母不懂怎样移接蜜蜂,我熟悉的人中,只有二舅能够做到。于是父亲赶赴一公里外的外婆家,去接二舅。我和母亲在家里守护着这群蜜蜂,严防它们再次启程逃窜。蜜蜂停留在后屋檐附近的一根柱子上,数量庞大,把柱子围得很肿胀,像极了用筷子插上三月粑的形状。

说来也是有趣,那时候乡下很流行养猪。并不是因为养猪能带来多少受益,主要是山野里的野菜太多。我家就养着一头大母猪和几头肉猪,大母猪带着一群小猪仔。由于猪圈是木头做的,架在地上,猪喜欢啃咬泥土和木屑,不多久便会在猪圈四周形成大大小小的孔洞。小猪仔们就会从这些孔洞里钻出来,到处流窜。母亲见小猪仔跑了出来,就顾不上蜜蜂这事儿,拉着我去追逐这群肆无忌惮的小猪去了。

等父亲和二舅急冲冲赶来的时候,蜜蜂早已失去了踪影。我和母亲面面相觑,后悔不已。母亲留二舅吃晚饭,二舅沉默不语。过了一会儿,他觉得时间尚早,耗在这里无事可做很无趣,便告辞离去。只有我不甘心地站在屋檐下,一动不动地死盯着蜜蜂原来停留过的地方,期待着它们再次出现。

蜜蜂没有再次在出现在我的视野里,但却出其不意地出现在母亲的视野里。这着实让母亲吃惊,因为当她毫无准备地打开房门,便听到了嗡嗡的声响。进得门去,只见靠近床头的上方的房间角落里,聚集着一大群蜜蜂。原来,这群蜜蜂并没有离去,而是通过缝隙钻进了母亲的房间。母亲兴奋不已,兴冲冲跑出来,叫上父亲,拿了一些白塑料布,便钻进房去。等我知道消息的时候,父母已经把蜜蜂居住的脚落用塑料布与房间隔断。就这样,蜜蜂与人共同居住在一间屋子里。

一年后的某天下午,母亲突然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热水出现在我的面前,非要让我尝尝味道。远远闻着,便有香甜的味道。起初我以为是放了糖精,因为之前我偶尔会从寨上的邮递员身上搜出一些糖精,而他也毫不吝啬地送一粒给我。因此,我对糖精的味道再熟悉不过。但糖精似乎是邮递员的专利,在我的童年的记忆里,除了他,没有人能拿出来过。这让我很困惑,但又经不住香甜味道的勾引,便迅速接过碗,细细地品尝了一口。哇!那香甜味美,无法形容!我品到了人世间最甜美的东西。

母亲告诉我,那是蜂蜜水。蜂蜜是自家的蜜蜂用采集来的花粉酿成的“糖”。

那时候,村庄很小,很质朴,物资也不丰厚。人们都很节俭,乡邻关系和谐淳朴。人们都说用生姜伴着热蜂蜜水,能治好风寒和感冒。母亲便毫不吝啬地与乡亲们分享自家产的蜂蜜。每每乡邻来家里取蜂蜜的时候,我就会躲进屋子里生闷气。每个小孩子的身体里,都隐藏着一个自私的自我,不希望属于自己的东西,被别人拿走。但小孩子都很健忘,当一碗热气腾腾的蜂蜜水端到眼前,所有的不愉快便一股脑抛到了九霄云外。

如今,我手捧着一碗热气腾腾的蜂蜜水,这是母亲用大哥通过合作社饲养的蜜蜂产出的第一批蜂蜜煨制的。这香浓的甜,便把儿时的记忆迅速唤醒,在脑海里鲜活起来。我想到罗隐的诗:不论平地与山尖,无限风光尽被占。采得百花成蜜后,为谁辛苦为谁甜?

显然,在这苗乡野里,我是那个受益最多的人。当我口中燥热,隐约感到鼻塞的时候,这碗热气腾腾的蜂蜜水来得太及时。我走进厨房,找来一些生姜,切成片儿,放进热气升腾的蜂蜜水里,那香甜便更浓烈,那蜜味便更惬意。

那一夜,我睡得很香。我梦见自己变成了一只小蜜蜂,努力寻找归途的路。



如果这就是告别(外三首)

如果这就是告别

我不想有过多的言语

像那风轻轻地吹过

像那雨静静地滑落

只需在你的眼前晃过

你就会记住

那些过往的时光

是用努力去雕刻的

或许在阳光下会闪烁

一如青春芳华

勿需留恋

如果这就是告别

我无需再说什么

我们铸就的辉煌

以及渴望企及的明天

会一直延续下去

我终究会离开

你是一直知道的

我将告别一切

因为我已拥有一切

如果没有如果

如果没有如果

我怎么会知道苦难与幸福

那些过往和离别

都是为了明天和新生

即便昨日已经色彩斑斓

散发着圣斗士的光芒

我依然需要前进

即便昨日深陷泥淋沼泽

身困险境无法脱身

我依然需要攀爬

因为坚强的手与脚

不容许我放弃

因为坚强刻在我的心里

会有刺疼

如果没有如果

一切如风般顺畅

那些阶梯是否还会呈现

我是否还会不断攀爬

俯瞰更美丽的风景

如果没有如果

一切如水般平静

我该怎么参透人生

书写属于自己的篇章

生命的恩典

时光,静默无声

悄然带走我的童真和青春

那些零碎的记忆

在温润的土地里生长

我收到真诚的祝福

堆砌在我成长的城堡里

我感受到大地的温暖

此刻,土地与我如此亲近

成长,需要呵护与凋零

那些登高的喜悦

那些跌落的失落

都与大地和家乡有关

跌落之后

更需要攀爬

不然就会坠落谷底

那里只有冰冷和绝望

三十五岁之前

我从宁静和泥淋出发

跌跌撞撞

走向喧嚣和坦途

鸟儿,那来自天堂的使者

指引我

从城市的缝隙里观望砂土

那里温暖得让人不忍触摸

终于,我失去了你

在曙光即将升起的时刻

我想到冬的沉寂

想到溪水的冰凉

然后,我感受到砂土的温润

遇见了菩提

听到天际的梵音

此刻,我多么希望再一次亲近土地

冬的沉思

时间能够停止

便能听到脑海里的声音

冬天是一个神秘的时节

若脑袋长在树干上

便萌生行走的冲动

人的躯体停滞不前

一颗树在走街串巷

吸收了天地灵气和养分的头脑

顿时变得洒脱清新

时间能够停止

便能听到大地的呼吸

机械的躯体重复着过往

树叶的神情愈发凝重

呆坐是它的使命

冬天没有为它带来生机

天空一声长叹

便洒出几滴眼泪

行走的树

呆滞的人

那些焕发生机的时光

以及那些灰暗的色彩交织

我听不见麻雀的欢呼

我甚至怀疑

那行走的狂欢

和停滞的静寞

都是我的多重人格

那些原本的日子

一天又一天

终会走到尽头

我始终无法参悟

是冬天寒冷了我的心

还是我的心占据了冬天

冬天不再是冬天

我也不再是我

因为我的脑袋被树干带走

我的躯体荆棘丛生

我看见果戈里的梦境

我们都是死魂灵


阅读后您觉得本站文章怎么样?
非常棒!
还不错
一般
极差
投票
查看结果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