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rcode_for_gh_6cacc3437a78_258.jpg

微信扫描关注

30集电视剧《大三线》第四集

2019-08-19 10:10来源:西南文学网作者:何维江  编辑:殷秀喜 审核:吉庆菊浏览数:330 


1、井下巷道内   夜

汪来富、姜维、李扬跟着二虎下到百多米的地方,只见一道风门紧紧的关闭着。

这风门是用激光开关控制的,一条红红的光线特别诱人,李扬好奇地走过去挡住激光。突然,风门哗哗的自动打开,胆小怕事的李扬被骇得扭头就跑,嘴里连声说道:“有鬼,有鬼。”

二虎和几个老工人被他逗得捧腹大笑。

2、汪海洋办公室   日

汪海洋仔细地翻看着招工表。

突然,他的眼神发直了,汪来富三个字醒目地闯入眼帘。

看着看着,他又自言自语起来:“不对啊,这个汪来富是杨树庄的,而且没有父亲。”

3、井下,掘进工作面   夜

三名老工人正在岩体前用风钻打炮眼,汪来富、李扬、姜维和几名新工人在后面用铁铲出矸石,另几人正推着矿车往前走。

正干得热火朝天时,突然,耙斗机边的风管的一声爆炸。这声巨响,把从未见过这种场面的新工人骇惨了,汪来富大喊一声:瓦斯爆炸了,快跑啊。

新工人们顿时吓得屁滚尿流,一个个没命的朝井口跑,二虎在后面猛追猛喊:“站住,别跑,这不是瓦斯爆炸,是风管爆炸。”

新工们这才稳住了阵脚。

4、水城矿矿区指挥部,汪海洋办公室   日

马彪伸手接过汪海洋递过来的新工登记册,小心翼翼地问:“汪叔叔,要不你把他的名字和特征告诉我,我去给你一个工地一个工地的查,只要他确实来了贵州,我一定会给你查个水落石出的。”

汪海洋:“不用。这事你千万不要张扬,我自己知道该怎么做。其实,他能主动出来工作证明他思想是进步的,让他单打独斗好好锻炼锻炼也不是坏事。小马,去忙你的吧!这事就不用你管了,我会用我的方式找到他的。”

5、工地侧边一条峡长的河谷   日

尤二虎端着盆,披着毛巾,领着刚从井下出来的汪来富、李扬、姜维到这里洗澡。他们的脸上、身上到处是黑黑的煤尘。

河里已有不少工人在洗澡。

汪来富边脱衣服边发牢骚:“那么大的工程,连洗澡堂都没有。到了冬天怎么办?也要顶着寒风到这小河沟里来洗澡?”

尤二虎乐哈哈地说:“不是没有,是正在建。这个煤矿是新建矿井,所有配套项目都是边设计边施工,现在的食堂、澡堂、医院、宿舍都是临时设施,条件差得很,等一切建好了,不什么都有了。”

汪来富:“那不等到牛年马月啊!”

尤二虎:“行了行了,基建单位是创业者,不吃苦要我们来干吗?”二虎顺手一指说:“你看,领导们不也在那里洗吗。这就是我们矿建工人的特色,吃苦也是光荣的。”

姜维呆呆地看着尤二虎,感动地说:“班长,你说得真好,你说的这些可以好好写一篇散文。”

汪来富哂道:“别酸了,还是现实点吧,这里不是浪漫的地方。”

二虎、姜维、李扬有些不解地看着汪来富。

6、青年突击队队部   日

汪海洋翻看着施工进度表,兴奋地说:“好,好,小班单进能达到三米,这个速度是破纪录的。问题是你们四个班的掘进速度不均衡,要好好总结一下。现在掘进速度最快的是哪个班?”

方强平:“现在掘进速度最快的是尤二虎的一班,他们班有几个新工人干得不错。提起这几个新工人,起初上班那几天,还闹了几个大笑话,足足让老工人们津津乐道了好长时间,嘲笑得汪来富他们无地自容。可现在,他们几乎已成了掘进一班的主力了。”

汪海洋一听到掘进一班有个汪来富,他顿时若有所思,随后说道:“走,到他们班去看看。”

方强平:“他们今天上的是早班,现在正在井下激战呢。你的意思是下井去看看?”

汪海洋:“对,下井,到他们的掘进工作面去看看。”

方强平:“行,小龙,给汪指挥拿一套工作服来。”

汪海洋换好工作服,说:“走,先到他们的宿舍去看看。”

7、井下掘进工作面   夜

新工们已适应了井下的工作环境,上进心强的人开始向老工人们学习打眼放炮、砌墙扣帽、光爆锚喷等技术。

李扬手握风钻,在老工人的帮助下,手把手地学着打炮眼。

汪来富在老工人的指导下学着砌墙。

姜维跟放炮员学放炮装炸技术。

8、掘进一班宿舍   日

方强平、汪海洋身穿工作服走进掘进一班宿舍,屋内只有送班中餐的老阮师傅。他说:“二虎他们今天要贯通3113石门,正在井下加班苦战,这不,我正准备给他们送第二次班中餐呢。”

方强平:“汪指挥,你看。”

汪海洋:“阮师傅,这些天新工人们吃得惯你送的班中餐吗?”

阮师傅:“已经习惯了。年青人长身体,饿了什么都吃。”

汪海洋:“方队长,你陪我到青年突击队掘进工作面去看看吧,他们加班这么辛苦,我们做领导的,就算是去跟班作业吧!”

方强平:“好吧!靠前指挥是我们一惯的宗旨。”

9、井口   日

汪海洋、方强平正要入井,办事员小龙风风火火跑了过来,说:“汪指挥,煤炭部工作检查组来了,梦总和马总陪着来的,他们让你立即回办公室去汇报煤矿建设情况。”

汪海洋摇摇头,双手一摊对方强平说:“又不巧了,我得去陪上级领导,这个班跟不成了。方队长,你赶快下去,把巷道文明施工好好弄一下,张部长工作很细,他肯定是要下井检查的,千万别让他查出什么质量、安全隐患来。”

10、太阳石煤矿基建处会议室   日

大大的会议室坐满了前来参加汇报的领导。

煤炭工业部部长张霖之与检查组人员坐在会议室中央位置,听取六枝、盘县、水城三个矿区指挥部和水城煤矿设计院等单位的工作汇报。

各单位领导相继发言。

汪海洋发言:“综上所述,我认为我们水城矿区煤矿建设的会战局面已经形成,绝对不会辜负上级领导的期望。最后,我再一次感谢上级领导能把西南煤矿建设现场会安排到太阳石煤矿来开,这对水城矿区的煤矿建设来说,是一个很大的鞭策,我们将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用实际行动来回答各级领导的信任。”

掌声响起。

梦奇飞:“正如各矿区和各相关单位情况汇报的那样,目前,大西南三线建设的大会战擂台已经摆好,擂台怎么打就看你们的了。马总,你是西南煤矿建设的总总工程师,你就代表大家向张部长表个态,让领导们放心。”

张霖之单刀直入地说:“这个态就不要表了,我已从各矿区的汇报发言中感悟到了西南煤炭建设大干快上的决心。马总,我们此行是来检查工作的,但也是来解决困难的。你就开门见山的说吧,还需要我们解决什么难题,只要能办到的,我马上就拍板定夺。”

马文柄:“怪不得人家说你是一个厉雷风行的实干家。好,那我就直话直说了。目前,西南煤矿建设面临的最大困难有三个,一是炸药、雷管需求量大,供应成了最大的问题,直接制约着煤矿建设的速度和发展,建议在西南地区建一个火工品制造厂;二是煤矿机械设备老化,而且损坏严重,同样制约着煤矿建设施工速度,西南地区没有几支专门的机械维修队伍不行,建议在各矿区建立机修厂,确保西南煤矿建设的设备维修,还可以制造煤矿建设所需的小设备、小零件;三是几大矿区至今没有一个像样的医院,医疗队伍更是跟不上西南煤矿建设的需要,在如此大兵团会战的形势下,每个矿区没有一个大医院不行,假如出了大事故,我们就只有眼巴巴地看着受伤的战友在痛苦中挣扎,甚至死去,所以,建大医院和抽调医务人员充实西南地区势在必行。”

张霖之点了点头,把手中的烟头往烟灰缸一按,说道:“马总的三大困难提得很好,这是大西南三线建设的共性问题,煤炭部会尽快解决。我向大家保证,不出半年,三大难题一定迎刃而解。”

热烈的掌声再次响起。

11、太阳石煤矿建设工地   日

在梦奇飞、马文柄、杨百慕等三级领导的陪同下,张霖之和检查组的领导视察了太阳石煤矿施工现场,张霖之问走在身边的汪海洋:“施工队伍现在应该不存在什么问题了吧?新工人表现怎么样?”

汪海洋拉过青年突击队队长方强平,笑着说:“这个问题,他们基层干部最有发言权。方队长,给首长们汇报汇报吧!”

方强平腼腆地抓抓头,憋了半天憋不出一句话来。

工区党总支书记房大鹏打趣道:“你平时吹牛不是一套一套的吗,这下咋哑巴啦?”

张霖之:“小伙子,别不好意思,说说吧!我最想听到的就是你们的心声,你们的话最实在也最有份量。”

方强平终于鼓足勇气红着脸说:“我们的掘进工都挺棒,思想也单纯,党让咋干就咋干,我们一定会干出好成绩来的,决不会给领导脸上抹黑。”

汪海洋拉拉方强平的衣角:“张部长是问你新工人的情况。”

方强平:“我们队的新工人啊,棒极了。他们脑子灵,接受能力强,几个月下来,井下掘进了施工的十八般武艺他们都学到了手。前几天,掘进工区对新工进行了一次半年考核,结果,我们青年突击队分来的十六名新工多数成了班里的骨干。在班长不在的情况下,为了培养后备人才,我故意让表现突出的汪来富、李扬等几名新工人代替班长指挥作业,他们出色的工作能力很让我放心。”

汪海洋听到汪来富三个字,脸部表情立即发生了变化,他呆呆地想开了心事。

张霖之高兴地说:“呣,不错不错,应该好好培养培养新生力量。海洋啊,你们要认真统计一下新工骨干,该表彰的表彰,该培养的培养。”

梦奇飞拉了拉汪海洋:“张部长跟你说话呢!看你心不在肝的。”

汪海洋:“喔。对对对。”

12、青年突击队队部   日

方强平召集班长开会,他粗声大气地说:“牛皮我已经给你们吹出去了,青年突击队已在煤炭部的红名单上挂了号,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骝骝,这个月每个小班至少要完成三十米。谁要给我丢了人,我的后备班长多的是,到时候别怪我不客气。”

    尤二虎:“说的不算,捅出来的才是黄鳝。方头,大话不用讲,你就看我们怎么干吧!”

班长们陆续离去,方强平叫住了二虎:“二虎,姜维在你们班表现如何?他好象没有汪来富、李扬出众。”

尤二虎:“他不象汪来富、李扬体质好,是一个体单力薄的书生,干重活、累活他吃不消。但他有一个最大的优点,那就是勤快。勤快让老工人们非常喜欢他。在掘进工作面,凡他能干的工作他都积极主动去干,而且不计得失,任劳任怨,班里的人说他是优秀的二传手。

方强平:“对,我听房书记说他是个共青团员,你要好好发挥他的潜在优势,让他在工作上起模范带头作用。”

二虎点头:“我知道,是能人我们都会好好培养,我不会重此薄彼。”

方强平:“行,这我就放心了。”

13、太阳石煤矿建井处职工住宅区   日

方强平与房大鹏正一同朝住处走去,方强平试探性地问:“房书记,看得出,汪来富是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的人,我发觉这些天他一有空就往你的宿舍跑,是不是想与你联络联络感情,让你培养培养他?”

房大鹏沉思着说:“这个小伙子人倒是不错,如果引导得好的话,应该是棵好苗子。这些天是去过我那几次,主要是问一些施工中他不懂的事,看不出他有什么企图。”

方强平点点头,说:“这批新工素质都挺好的,但文化高的不多,像汪来富、姜维、李扬这些有文化、工作又出色的小青年,该培养的要好好培养。”

房大鹏:“这个我知道,你就安心去抓你的生产,做思想政治工作是我的第一职责。”

14、井口矿灯房窗口   日

马彪神兮兮地把头伸到取灯的窗口边,含情脉脉地笑着对江娅说:“小娅,我前天跟你讲的那个事你考虑好没有?”

江娅小心翼翼地说:“马科长,我正在值班,班长在后边看着,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

马彪仍笑容可掬地说:“那好,你考虑好就来找我,给我个准话。”

15、职工住宅小区公路边   黄昏

路边停有一辆老掉牙的吉普车,车内坐着汪海洋,他正目不转睛地盯着掘进一班集体宿舍的大门。

不一会,汪来富壮实的身影闯入他的眼帘。

当切实切实看清汪来富的面容后,汪海洋情绪激动,他长叹一声,紧紧地闭上双眼,两滴眼泪从眼角滴落。画外音响起:“老伴,我给你找到儿子了,他就在我的眼皮底下工作。你放心,我会好好看住他、照顾他的。”

驾驶员轻声问道:“汪指挥,你怎么了?是老毛病又犯了吗?”

汪海洋摇摇头:“没事,我们回吧!”

16、小路上   黄昏

汪来富正走在去房书记家的路上,突然遇到捧着书本读书的姜维。他把姜维叫住:“书呆子,我有事去找房书记,你和我去做个伴吧!”

姜维被吓了一跳,定神想想后就答应了:“行,我正没书看,想找人借两本书呢,可能房书记那有。”

汪来富:“借书可以,但不要乱说话唷,房书记是个很敏感的人。”

17、房大鹏住处   室内   黄昏

房大鹏热情地迎到门口,说:“小汪来了。唷,小姜也来了,还带着礼物,这就见外了吗。快坐下,快坐下,我给你们倒水。”

汪来富立即掏出一包香烟,抽出一支递给房大鹏,说:“不用倒水了房书记,我们坐一坐,请教两个问题就走。”

姜维下意识看了一眼汪来富手中的香烟。特写镜头:那是贵州当时最好价钱最贵的“乌江”牌香烟。

房大鹏接过香烟,放进嘴里含着。

汪来富马上又划燃火柴给他点燃。

房大鹏美美地吸了一口,坐到桌子后面问:“讲吧,请教什么问题,我会毫无保留地告诉你们。”

汪来富:“房书记,我想知道,当班长要具备什么条件?”

房大鹏:“主要是综合能力,不但要精通掘进工的十八搬武艺,又要懂得最起码的电钳工技术,还要有经济头脑会算帐,干多少活,拿多少钱,不让职工吃亏。”

等回答完汪来富的另一个问题后,房大鹏盯着姜维问:“小姜,你咋一句话不说,没有什么问题要问我?”

姜维正要开口,汪来富立即抢过话头:“他是来向房书记借书的,不知道房书记有没有?”

房大鹏:“有是有,但我不知道你要借哪方面的书。”

姜维腼腆地说:“只要房书记借,什么书我都看。”

房大鹏:“这就好办了。我书柜里有一大堆书,你自己去找吧!”

18、房大鹏住处,门外   黄昏

姜维抱着几本书,高兴地与汪来富出了门,走不多远,遇到尤二虎走过来,老远就大声武气地说:“今晚要转夜班了,你们不睡觉,乱跑啥呢?”

汪来富急忙迎上去,伸手掏出香烟,抽出一支递了过去,说:“班长,我们刚吃完晚饭,散散步就回去睡觉。”

姜维又下意识地看了看汪来富手中的香烟,这下让他吃了一惊。特写镜头:这是贵州当时价钱最便宜的“经济”牌香烟。

尤二虎自己点燃香烟,吸了两口说:“快去睡吧,睡不好觉就干不好工作,我最恨铲边鼓的人。”

19、江娅宿舍   夜

两人世界,姜维和江娅亲热地拥抱在一起说着悄悄话,他们沉浸在无比的幸福里。说着说着,姜维突然神秘地把嘴伸在江娅的耳朵边,悄悄地说:“对了,娅妹,你猜我最近发现了一个什么秘密。”

江娅缩缩脖子,伸手搓搓耳朵,笑着说:“痒死我了。快说,又发现什么新大陆了?”

姜维:“我发现汪来富一个天大的秘密。”

江娅:“可不许在背后说别人的坏话。”

姜维:“这叫什么坏话,只是互通有无罢了。你不是说过,让我向你随时汇报我们几人的工作、生活情况吗!”

江娅:“行了行了,逗你玩的。快说吧,什么秘密?”

姜维:“我发现汪来富的身上随时揣着有两种烟。”

江娅:“他揣那么多烟干吗?”

姜维:“你不知道,那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烟。”

江娅:“别卖关子了,快说吧!”

姜维:“见了当官的他就发好烟,这好烟连班长他都不发。我们和班长只能享受他的另一种烟。另外,汪来富平时花钱相当吝啬,再好的朋友也沾不上他一点便宜,但到书记家,他用钱之大方真令我咋舌。”

江娅听得瞪大眼睛:“这话你在别处可别乱说。”

姜维:“我知道,我只跟你说说,让你知道就行了。”

江娅正想亲怩地往姜维的怀里拱,门外却响起了敲门声。

江娅急忙整理一下衣服,梳理一下头发,走过去开门。

门口站着汪来富。

江娅一笑:“是来富啊,进来吧,姜维也在这里。”

姜维在江娅屋里,汪来富多少有些尴尬,他坏坏地一笑,急忙搪塞着说:“不了,其实我是特意来找姜维的,我见他不在宿舍,估计在你这里,所以就过来了。姜维,房书记找我们有事。走,去一趟吧!”


阅读后您觉得本站文章怎么样?
非常棒!
还不错
一般
极差
投票
查看结果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