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rcode_for_gh_6cacc3437a78_258.jpg

微信扫描关注

死不瞑目(十八)

2019-08-17 20:53来源:西南文学网作者:罗仕明网址:http://www.xnwenxue.com/浏览数:51 

十八


话说罗轩三人上街买东西,一路上,他们有说有笑,都沉浸在找到钱的喜悦之中。

要上街,其中就要路过二舅摔断脚杆的地方,罗轩向外伸了伸头,“我的妈呀!还真高,有十几米。”当时摔下去没摔死,真的是万幸。又走到离公路边不远的陡坡上,那儿是二舅上街赶场的必经之路,也是罗轩读书时常要走的路。

罗轩记得那次开车从老家回来,行到下边时,就特意向坡上看了看,还真看见二舅背着背篼,一瘸一拐往下走,他是去赶场。罗轩把车停下,等了十几分钟二舅才到,罗轩下来让他上车,在素朴街中间下车时,跟他200块钱,二舅死活不要。在看见二舅眼里有泪时,扔下钱就急忙开车走了。

走过二舅上车的地方后,罗轩回过神来,就说,“你们昨天晚上肯定没睡瞌睡,因为找到了钱,高兴了哈,激动了哈。”

她们俩异口同声地说,“没睡,是高兴啊!因为找到钱了,至少我们包里的两仟多块钱不往外掏。如果没有找到的话,我们三个不都要掏腰包吗?怎么还睡得着,兴奋啊!”

罗轩“呵呵呵”一笑,说:“是啊!找不到我们是得掏钱,如果一直没找到,你们也会纠结一生的,问他的钱到底是被谁拿走了。”

她俩都说:“是啊,会一直想不通的。”罗轩也没再问找到钱的经过。

在罗轩心里,还有一个问题,这几年一直困扰罗轩,就是孙大伦一家一直照顾二舅的事情,听到的流言蜚语很多,没让罗轩想清楚搞明白。但在内心深处,“有人照顾总比没人照顾强”,罗轩和大哥心里早几年就已感激于他家的。

按常理说,如果真如大家所讲,孙大伦一家当时连他爹他妈都没有照顾好,为什么现在会对一个孤寡老人如此悉心呢?这其中一定是有原因的。但据罗轩所知,孙大伦家有六间平房,儿子已结婚几年,女儿也参加工作,家庭在左团右转应该还是算好的,不缺那点点钱。就孙三嫂来说,都当奶奶的人了,能为堂老公公端尿罐去倒,这是何等的伟大,这是何等的内涵,当时就让罗轩钦佩得五体投地。罗轩想到这儿,实在忍不住,就开口问。

“三嫂,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好不好?”孙三嫂说:“你问吧!我跟你说。”

罗轩说:“这么多年来,你们一直照顾我阿二舅,真是辛苦你们了哈,但我又听到很多不好的话,说你们之样哪样的,但我从来不相信你们是为了他的财产,他本来就什么都没有?”

“罗幺叔!那是你问了,我实话跟你说,我那么多年从来没对别任何人说过。”罗轩屏住气,小英英也听起劲来,很想早一点听到孙三嫂道出事情的真正原因。孙三嫂好像在卖关子,几分钟不说话,只走路,抑或是她在梳理思绪。

罗轩和小英英都着急。小英英说:“三嫂,你说嘛!你急死个仙人求了。”

孙三嫂说:“你急什么啊!又不关你的事,皇帝不急太监急。”

小英英说:“我是女人,本来就是太监,又没长鸡鸡,当然着急了。”

孙三嫂说:“你这死批婆娘,还急得很,好像比干那种事还急呢!等我慢慢跟你说嘛。”“如果你在急的话,我就不说了,让你急、让你急,急得你尿滴。”

两个女人嘴里都在说牛话,罗轩笑了,也不好插嘴。

小英英说:“我看你干那事比谁都急呢!你是老大,你是孙家的仙人板板哈,我怕你,我让你了,行吗?”

孙三嫂说:“那你也是黄家的仙人板板哈”,三人开怀笑了起来。

罗轩看着两个女人互扯嘴皮子,自己想知道的却没听到,就说:“不开玩笑了,言归正传,三嫂,你说吧!我们不打岔了。”

孙三嫂镇静了一会,就说:“事情是这样嘞,我们来服侍我阿二叔,这其中有一个很重要嘞原因,不是很多人所想嘞,我们是为了贪他嘞钱财,占他嘞土地,包括我阿二娘(指罗轩的母亲),可能都会像他们这样想。如果说是贪他嘞钱,他有哪样钱在哪里嘛,就那几头牛嘞钱,也用得差不多了。如果说贪他嘞地,我家多嘞是,有几十亩,谁想要,我都拿点送他做。其实我是‘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只能忍气吞声,听流言蜚语,管他哪个说不求说,我就当没听到。”罗轩听到这儿,还是没听到最能信服的原因,心里更着急,小英英也不例外。

孙三嫂又接着说:“罗幺叔,你看见嘞,那个小姑娘是我嘞孙子,都七岁多了,那是我阿孙老大嘞女儿。”听到这儿,小英英好像知道些什么,就“啊呀”一声,但也没再说话,还是静静地听,她清楚孙老大家的情况。

“后来我阿之媳妇接连生了三个小孩,都是儿子。但就是生下来不超过三天,都死了。每次抱着这冷冰冰嘞小孙子,我眼泪经常都包不住,一家人都哭得死去活来。那是三个男孙孙啊!不是一个,这让我真正感受到从未有过嘞痛。后来过了很久,我们也从悲痛中走出来,你阿三哥又不太会说话,一天就是闷闷忙碌着,默默干活。本来我从小也不相信迷信,但事情出在自己家,次次都是这样,我们也觉得很奇怪,就听了别人嘞劝,去请人‘观水碗’和算命,迷拉婆(巫婆)和算命先生都说我家祖坟有问题,说我阿爹(孙大伦的父亲)找到我们,说是在生时我们没有照顾好他,说跟他立碑也没有立,就阻隔我们,如果这些愿不还,不想办法破解的话,以后生嘞,只要是男孙孙都活不过三天,都会死去,而且还不止一个两个。”孙三嫂停顿了一会,也喘了喘气。

“两个算嘞都是这样说,这不由得我们不信,就问要如何化解,有方法没得?迷拉婆说:“你们以前行善积德敬孝不够,对老人不太孝顺,所以才有这样嘞报应。如果要改嘞话,就要一心向善,悔过自新,找一个孤寡老人来俸养,最后把他安埋了,才能化解得了这个冤孽,以后生嘞男孙孙才能带得活。”

“听着这些,我回家来就和你阿三哥商量,也到处嘞想,最终觉得还是只有我阿二叔最合适,而且他嘞脚手都很不方便。就来跟他讲,一讲他就同意了,之后我们就来照顾他。几年来,我们为他犁土种地,把苞谷和别嘞全部都跟他收拾进屋。后来有一天,他在街上喝酒醉回来,不知是为了什么事,他就日妈倒娘嘞骂我,破破烂烂都说尽了,我亲爹亲妈都没那么骂过我。你是晓得嘞,我嘞脾气又刚,一生气就走了,不管他是死是活。这一走,就一年多没上大营坡来,孙大伦还时不时嘞上来看看。那是前段时间孙大伦说他生病了,我嘞气也消了,就经常来看他,和他说说话,就直到现在。”

“为了孙家嘞香火,我才这样。如果不是今天我阿二叔死了,这些我是不会说嘞。”

罗轩如拨云见日,“是这样啊!你不说我想都想不到是这个原因,因为凭你和三哥的能力、眼光,不会看得起他那点家产,一定有更重大的原因,这回算明白了。”听了孙三嫂说的,罗轩有说不出的滋味。

罗轩又说:“三嫂哈,说到行孝和积德。我记得小的时候,那时三哥还在牢改,你一个人,背上背着孙老大,在你家门口那块坝子都犁土,还凶得很,一天要犁两亩多地,成为远近轰动一时的风云人物。”

孙三嫂说:“罗幺叔,你就别挖苦我了,就是去看了,迷拉婆说,女人不能犁牛,就是因为我犁牛,也肇了一些孽,但那时确实很凶(能干),又请不到人干活,只能自己犁。”

罗轩说:“本来就是,你到处看看,四处打听打听,你见过女人犁牛吗?没有哈,都是男人犁牛。”孙三嫂说,“是,现在后悔,但已经来不及了嘛!只有以后注意。”

罗轩又半开玩笑地说:“本来你们就是地,就需要我们男人来耕,你都来犁牛了,那我们还干什么啊!”孙三嫂哈哈哈一笑,说:“你还这样想啊!之前还以为你不开玩笑呢!”在边说边走边笑中,他们仨来到素朴街上,操办起物品来。

一个小时后,各种所需物品也基本购买齐全。罗轩想,二舅这一生,也只能道谢自己这一回了,就去买花圈和鞭炮,都是最好和最大的。

罗轩抱回来时孙三嫂和小英英看见了,孙三嫂说:“罗幺叔不买我们还忘记了,这几天搞得晕头转向嘞,总是忘记事情,想不起来。”罗轩说,“我是晓得的,你们都两天没睡觉了,还是你们经事(精力充沛)哈!一天还要干那么多的活,我是着不住(受不了)。”孙三嫂:“也没什么嘞,习惯了。”说完就拉着小英英往别处走。

说,“罗幺叔,我们先去买哈,你看倒哈(守物品),我们一会儿就回来。”

“好,你们去,我守着,但要快点回来,时间不等人。”罗轩说。

罗轩等了二十来分钟,她俩扛着花圈,抱着火炮走来,孙三嫂手中还提着几个馒头。走近顺手就递给罗轩,让罗轩吃。说“罗幺叔,早上也忘了,昨天晚上我俩肚皮饿了,就把你昨天买的糯米粑烧来吃了,你不会怪我们吧!”

罗轩说,“吃了就算了,买来就是要吃的,又不是什么好东西,更何况你们那么辛苦,那么累,应该吃。”其实这两晚上罗轩也让她们去睡觉的,可他们不睡,说要守灵,还白天夜晚干活,精力真是充沛。

三人往回走,来到半路上遇到孙大伦。

罗轩就问:“三哥,你回去干什么啊?”

孙大伦说,“我回去扛桌子,还差一张。”

罗轩说:“我们来的时候不是就差一张大桌吗?下边大舅爷同意的?我之前还跟他说过的。”

孙大伦说:“我阿大叔大娘就说在孙元启那儿,又没说同意还是不同意,也没叫去扛,到阴不暗的,我等了几分钟都没回音,我就走了。人吗,可以站着吃饭,有的地方非要用桌子,我也只能下去扛了。”

罗轩说“那就辛苦你了”。其实孙大伦也够累的了,很多事情都是我们三家人抢着做。因为二舅的丧事不收礼,就没请人当管事,全是散兵游泳,一盘散沙。都是全凭各人的自觉和天地良心做事,谁也不强求别人。孙大伦的几个兄弟他家两口子从来不让去干什么,不想叫,或许也叫不动。

正如孙三嫂所说,“只要有时间,叫他们干还不如自己干,今后还少得气呕,少得闲话讲。”

孙大伦走后,罗轩就想,“这个孙元明大舅爷,妄自他还当了几年兵,工作了那么多年,都龄过七十了,一点人之礼仪都不懂,孙元富还是他的堂弟,人都死了,他还那么小气,还记着仇。”“不就是一张桌子吗?抬来用了,等事情一完,再抬回去就是嘛!可他就不恳,你拿他有有什么办法。”

从这一次事中,罗轩又一次把孙元明大舅看白了,对他的好又打了很多折扣。

罗轩仨走到垭口,听到了锣鼓声和海螺声,超度亡魂的法事正在进行中。来到晾坝边,他们各人就把自己的花圈打开,点燃火炮,啪啪啪,噼噼噼之声此起彼伏,增加了一点点热闹气氛,改变了之前的冷清。(待续)


《《上一节    返回目录   下一节》》


作者简介:罗仕明,男,汉,中共党员,本科文凭,笔名玉树临风,1972年出生在贵州黔西县一个偏僻的小山村,1990入伍,曾就读于空军工程大学,从军20余年,在藏工作17年,军队自主择业干部。曾在全国多家报刊杂志书藉上发表过各类文学作品,2013年出版个人诗词集《天涯明月心》。现为中国当代作家联合会会员,世界华语作家联合会会员,中国作家协会“子曰”诗社社员,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西南文学网副主编。


(编辑:吴洛)


小说章节链接:


01《02》《03》《04》《05》《06》《07》《08》《09》《10》《11》《12》《13》《14》《15》《16》《17》《18》《19》《20》




下一篇:  残雪
阅读后您觉得本站文章怎么样?
非常棒!
还不错
一般
极差
投票
查看结果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