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rcode_for_gh_6cacc3437a78_258.jpg

微信扫描关注

死不瞑目(十六)

2019-08-15 10:44来源:西南文学网作者:罗仕明网址:http://www.xnwenxue.com/浏览数:39 

十六


在叮铛的锣鼓声中,超度二舅的法事正式开始。一阵锣鼓声喧后,四个先生大声高唱起来,桌上经书唱完一篇又翻一篇,黄新贵也跟着唱声抑扬顿挫跪拜、站立,作揖、烧纸。一本经书唱完后,王先生单独念经,一根食指粗木棍敲击木鱼,“噗噗噗”声从木鱼嘴里吐出,一念就一个多小时,几个人轮换跪拜。念经后就是成福,这是贵州黔西这边的风俗习俗,大约也要一小时,这是每天做法事的高潮部分,很多人都要参与。

死者所有沾亲带戚的晚辈都要头戴白布,跟在先生后面,先生唱,打锣鼓,扛着艳红幡,端着茶香米,围绕棺材转圈。排头是亲生儿子,其次是同辈大的男人走前面,小的跟后面,女人走最后。男孝子要弯腰,每人两只手拄一根一尺左右长的竹棍,一个紧跟一个,匍匐前行。每人到棂棺前的钱灰锅边都要下跪,叩头、作揖、烧纸,以尽孝道;女孝子每人手里拿一柱香,紧随其后,到棂棺前只作揖,可烧钱纸。”

“成完福后为最悲悯的时间,与死者有一点血亲关系的女人们都会嚎啕大哭,哭声穿透墙壁和门缝,远远都能听到,真是悲天悯地,撕心裂肺,把人心都哭碎了、哭裂了。哭得最伤心的拉都拉不起来,有的还要几个人才能把哭者抬出来。

二舅棂棺后的这一场哭泣也不例外,嚎声震天,尤其是罗轩的母亲和陈大姨妈哭得最伤心,门外云儿也跟着落泪,夜莺也跟着哭泣,罗轩的姐姐和别的女人怎么劝都劝不起来,大家又哭成一堂。

但这次成福也有点意外,小国幺是孙大伦大哥的儿子,属二舅隔房堂孙,孙大伦把孝帕布递给他时,他就不接,还说:“死都死求了,我又没得他一分钱好处,我不戴。”孙大伦说,“那是你二公啊!那你来干啥子呢?”小国幺说,“管求他二公不二公,认求不倒,明天我还不来了呢。”孙大伦感觉无语,就走开了,之后两天还真没看见小国幺的影子。

在王先生念经的一个多小时里,罗轩就和邱先生等三个摆起了龙门阵。

邱传华说:“我一进门,就只看见一干(张)床,一张桌子,其余什么都没有,这是我从未见过的最贫穷、最具体、也是最可怜的家庭,就连一把剪刀也没有,就更别说其它的了。”

罗轩说:“你是看见的,什么都没有,就这床上垫的、笆的和盖的,都是孙三嫂他们从家里背上来的,一根板凳崽崽都没有,是很具体。”“说起来都是亲戚,之前我父亲你们也认识,就是希望你们这些亲亲戚戚帮帮忙,吃点苦了,将就点了,可能睡都没办法睡。请不要多心,不要见怪,争取把这件事情做下去就行。”

邱传华说:“这没什么呀!这是我们的职责,又是这一层关系,苦就苦点,一定会做好。”罗轩又接过话说:“是啊!只要是有的,能办得到的,我们都会尽量满足你们的要求,不让你们为难。”

罗轩闲聊着,但邱传华和另外两位先生却不停地写。因为他们知道自己的工作,哪一台法事需要用些什么,要准备好相关用品。

少许,邱传华在喝茶休息的空档里,他就问,“这埋的地有什么目标没有?”其实这也是罗轩一直想问的问题。罗轩就说:“我阿二舅生前对谁都说,他死后就把他埋在这‘老屋基’里,为的就是死后有地埋,才把房子从那边移过来。我们也想满足他的心愿,因为他死活都要这块地。当然,这儿也离得近一点,少费很多力。”这可能也是很多人的所想。

邱传华说:“这不是嘴巴说了算,得看亡命合不合。”“因为我们来的时候已经晚了,罩子(雾气)又大,看不清山势,就你说的同这个房子是一个坐(朝)向,好像跟死者的亡命不合,那就不能用。”“只有等明天起来看,用罗盘一靠就晓得了。”罗轩“哦”声回答,并跟几个先生发了黄果树香烟。其实罗轩心里清楚,在这个方面只有法事或阴阳先生最清楚、最权威、最有发言权,任何人用嘴巴说了都不算,只有听先生的安排。

这时有人来换跪经,黄新贵就来先生们的火炉边。他说:“老幺,下午我和孙三嫂,当着碧仙老表姐们的面,我们翻了二舅爷的柜子,里面没有钱,只有一些豆豆,还有就是这根烟杆和那个‘皮烟盒’。这根烟杆我要了,留个纪念。‘皮烟盒’小长安拿着。”“我又上楼翻所有地方,也没找到钱,只找着很多‘叶子烟’,大家都分了。”罗轩说,“没关系的,我又用不着,你们都拿去,不浪费最好。”这时黄新贵就散发香烟,自己却卷裹起旱烟,漫不经心地掏出那根烟杆,认真装上,点燃吸起来,几杆烟枪此吐彼吸,白色的烟雾四处弥漫,烟味闷人呛人。

那根烟杆罗轩已久违二十多年,但感觉就像在昨天。可而今再次看见,却让罗轩产生很多联想。“粗略总结二舅这一生,日子越过越难,道路越走越窄,时间越来越紧,最后直到走不下去,活不下去,无人送终,死不瞑目。”

二舅的这根烟杆上有五个圆环,他是“五保户”,也“无子孙”,不知这当中有什么定数或联系。而且这根烟杆的竹节根稀巅密,或许也印证了他的日子越过越紧,越过越难。还有那个“皮烟盒”,形状非常独特,很让人喜欢,多年前是罗轩心里的宝贝,罗轩可喜欢了。其实“皮烟盒”是黄牛的两只前脚膝盖骨上的皮做的,用模型绷卡精做而成,一头牛就只能做一个“皮烟盒”,干了定型之后再用土漆漆好,就成为装旱烟的工具。“皮烟盒”装烟有一个好处,就是再炕阳的天气,叶子烟在盒内都不会干碎,便于吸食烟时好卷裹和不烧嘴。

夜冷更深,黑雾里毛雨纷纷扬扬,温度还在不断下降,可另一台法事已经开始,铜锣声时而“咚”“咚”“咚”,还有海角声“嘟”“嘟”“嘟”,敲得很响,吹得很长,渗进山里,响彻几里之外。

成完福之后就无需更多人留下,因明天正办,也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不可能所有人都守夜。

罗轩叫母亲和姐姐、姐夫去休息,可他们都不肯,说今晚上陪先生熬夜,为二舅守灵。罗轩没办法就只好独自一人去孙元明大舅家睡觉,时间已过凌晨两点。(待续)


《《上一节    返回目录   下一节》》


作者简介:罗仕明,男,汉,中共党员,本科文凭,笔名玉树临风,1972年出生在贵州黔西县一个偏僻的小山村,1990入伍,曾就读于空军工程大学,从军20余年,在藏工作17年,军队自主择业干部。曾在全国多家报刊杂志书藉上发表过各类文学作品,2013年出版个人诗词集《天涯明月心》。现为中国当代作家联合会会员,世界华语作家联合会会员,中国作家协会“子曰”诗社社员,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西南文学网副主编。


(编辑:吴洛)


小说章节链接:


01《02》《03》《04》《05》《06》《07》《08》《09》《10》《11》《12》《13》《14》《15》《16》《17》《18》《19》《20》






阅读后您觉得本站文章怎么样?
非常棒!
还不错
一般
极差
投票
查看结果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