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rcode_for_gh_6cacc3437a78_258.jpg

微信扫描关注

死不瞑目(十一)

2019-08-09 12:58来源:西南文学网作者:罗仕明网址:http://www.xnwenxue.com/浏览数:66 

十一


话说罗轩和孙大伦去请人帮忙,陈家小长发在家,也同意来帮忙,但一直说家里面有几头牛,得整草跟牛吃。罗轩还特意请他把桌子和板凳扛来,因为缺少的就是这些桌子和板凳。

走到陈祖芳家,只有他老婆一个人在家,他老婆说陈祖芳在黔西县城干活回不来,罗轩也很有礼貌的请叔娘在有空时候就过去坐坐。

来到陈祖银家,他家那条大黄狗一直咬得比较凶,罗轩和孙大伦叫了好几声都没人出来开门,说明不得人在家,只好作罢。他家前面的路滑得很,罗轩一不小心,一只脚就滑去一尺多远,差点摔倒在他家的粪坑里。

孙大伦急忙道:“咦!小心点。”迅速一把把罗轩拽住,罗轩才没摔进去,早是三魂剩二魂。

孙大伦心想,请几家都没有好的结果。就说:“老幺,杨家和周家我们不去请球,太远了,大不了我们多做点。说不定请人家人家还不一定来不来呢!只要我们下边(杨家槽)的人来齐了,已是够嘞。”

罗轩“嗯”了一声,也说“那就不请球,又不是要办几天。”本来罗轩也是这样想的,去了不一定能请到人,更何况路又远又烂。

两人冒着细细毛雨,一溜一滑又往山下走去。有的地方还要相互手拉着手,不然就会摔倒,不然弄伤哪儿都不好办。走在草地里,裤子和鞋子早就被露水打湿,冰冰凉凉的,滋味难受,但还得往前行,找人办事的时间也所剩无几。

四十多分钟后,罗轩和孙大伦口喘粗气,周身是泥来到石堡村的村公所。很幸运的是村长还在,孙大伦给村长说明了具体情况,村长很快就开出了死亡证明,让罗轩和孙大伦快点去镇里,不然镇里要下班了。

一路上,两老表不停地说着,罗轩的肚子却咕噜咕噜直叫。孙大伦的可能也在不停地呐喊。

罗轩说:“三哥,不知近处哪里有商店啊!”

孙大伦一听就晓得罗轩是肚子饿了。就说:“不知道嘞!我之前也没来过这些地方,只能走走看了。”

不说还没太多的感觉,罗轩这一问,孙大伦的肚子更加闹腾起来,又发出一阵阵抗议。

两人又走了一段,又转一大个弯,这才上了素朴到太来的乡镇公路,这是刚刚新修嘞。这时,一辆摩托车从山坳上驶过来,叫买叫卖的喇叭里传来清晰的语音:“买黄粑、买馒头!”这让罗轩的胃液极速分泌,胃肠更加绞痛难忍,想起那黔西黄粑原有的味道,真的很好吃,顶不住的诱惑。

摩托车驶到离罗轩俩很近时,罗轩喊住了叫卖人,那人打开泡沫箱,箱里只剩黄粑和糯米粑,却没了馒头。但罗轩俩也只得买,买了两个黄粑和一个大糯米粑。

罗轩立即撕开黄粑外面的苞谷壳,里面软软的,凉凉的,粘粘的,一看样子就不好吃,水分重。糯米粑又太硬,此时又咬不动,吃不到。罗轩和孙大伦只能将就着吃黄粑了。罗轩一口咬下去,味道很不好,淡淡涩涩的,没有一点大米清香的味道,又还有点垫嘴,有多半是和苞谷面一起做的。但还没做好,全是苞谷面做的做好了也好吃,罗轩以前在家就吃过。罗轩无奈吃几口,最终实在是下咽不去,就把剩下的半截黄粑放在山脚下的大石头上,等饥饿的鸟儿和猫狗等动物来吃。

罗轩和孙大伦走过一段稀泥路,又转过一个大弯,才到素朴街嘴嘴,他俩加大脚步,直奔镇政府而去。

素朴镇政府,这是罗轩久违的地方,那两根粗大的松柏、一米高的台阶,和那间阴森关押犯人的拘留室早已不复存在,而今高楼耸立,宏大辉煌。

记得21年前的那个冬日,那是罗轩应征入伍的日子,也是罗轩人生走入正途的起点。当着1000多中小学生和满街父老乡亲的面,罗轩代表入伍的新战士发言。坝子里黑崖崖的,罗轩站在台阶上,豪言壮语,信心满怀,那动作,简直是潇洒。

但左边那间冰冷阴森的拘留室,恰恰是关押过二舅的地方。二舅因赌博被拘留,一关就是5天。罗轩的大姨妈每天都来跟他送饭,很多亲戚都来看他,劝他今后能改邪归正。

罗轩回想和母亲来看二舅时,那天正是他被放出来的日子,警察把那扇矮小的拘留室铁门一打开,一股恶臭难闻的大粪味和尿骚味直逼门外,二舅走出来时面色苍白,头发胡子修长,还用手摭住两只眼睛。因吃、住、拉、睡同在一室,5天的时间,冰冷的地狱,不知二舅是怎么熬过来嘞。

罗轩赶忙梳理思绪,来到民政室,办公室的工作人员说今年的救济指标已经下发完毕,但这种情况又比较特殊和比较具体,就叫罗轩去找镇长。

在二楼的走廊里,罗轩不经意间就看见堂哥罗世军在一个办公室里烤火,顺便就喊了他,跟他说明情况他说镇长在就带罗轩去找镇长。其实罗轩也不晓得堂哥和镇长还比较熟,关系也比较好

罗世军推开镇长的房门,罗轩和孙大伦紧随其后。

罗世军指着罗轩,说:“周镇长,这是我堂弟,我幺叔家的,就是之前我跟你提过的,在西藏当空军的那个罗轩,现在已经自主择业回贵阳了。”这时罗轩已把香烟递了过去。

周镇长“嗯”了一声,随即从皮椅上站起来,眼睛盯着罗轩,面色和悦,很礼貌伸出手,罗轩也搞忙握了上去。

只听周镇长说:“久闻你的大名,今天有幸得见,真是难得、难得!”

罗轩情急地说,“哪里,幸会、幸会!”几句寒喧过后,罗轩把二舅的具体情况跟周镇长作了说明,周镇长同情万分,说马上想办法。

镇长叫周卓,看上去比罗轩还小,罗轩从不认识。国字脸,高鼻子,大眼睛,小平头,虽说脸有点油黑,但也难掩他的精明与干练,诚实与负责。

周镇长说:“孤寡老人和“五保户”现在国家有了好政策,安葬费是500元。只是救济粮今年的指标已经用完,但这种情况又非常之特殊,非常之具体,又是你来了,即使不是你来,我们也得想想办法,具体事情具体办。”(待续)


《《上一节    返回目录   下一节》》



作者简介:罗仕明,男,汉,中共党员,本科文凭,笔名玉树临风,1972年出生在贵州黔西县一个偏僻的小山村,1990入伍,曾就读于空军工程大学,从军20余年,在藏工作17年,军队自主择业干部。曾在全国多家报刊杂志书藉上发表过各类文学作品,2013年出版个人诗词集《天涯明月心》。现为中国当代作家联合会会员,世界华语作家联合会会员,中国作家协会“子曰”诗社社员,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西南文学网副主编。


(编辑:吴洛)


小说章节链接:


01《02》《03》《04》《05》《06》《07》《08》《09》《10》《11》《12》《13》《14》《15》《16》《17》《18》《19》《20》




阅读后您觉得本站文章怎么样?
非常棒!
还不错
一般
极差
投票
查看结果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