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rcode_for_gh_6cacc3437a78_258.jpg

微信扫描关注

30集电视剧《大三线》

2019-08-08 15:43来源:西南文学网作者:何维江  编辑:殷秀喜 审核:吉庆菊浏览数:812 

编者按:本栏目从今日起,连载何维江撰写的30集电视文学剧本《大三线》。故事取材于三线建设时期,作家截取“三线建设”岁月中四家三代人,在艰难困苦的锋火年代作出的默默奉献、为六盘水的崛起“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的感人故事。  

  

  作者简介

  何维江,男,贵州盘县人,1958年9月生。19782月参加工作。贵师大中文系毕业。现为贵州六盘水市老年大学摄影、文学两个学科教师。

      1986年开始文学、摄影创作,散文《最苦的人的自豪》获《贵州日报》征文一等奖、《煤都,有我无悔的青春》获《贵州日报》征文二等奖。主要出版作品有长篇纪实小说《盘县剿匪记》、长篇小说《凉城旧事》(获2008年中国凉都文学奖长篇小说二等奖),长篇小说《夜郎村纪事》,长篇小说《一方水土》,长篇小说《盘县会议内幕》,短篇小说集《喜事》、散文集《踏遍青山人未老》、诗歌集《心灵深处是故乡》等,30集电视文学剧本《英雄团盘县大剿匪》(获六盘水市首届政府文艺奖影视类一等奖),著有电视文学剧本《古城烟云》、电影剧本《三线儿女》等。

  

  一、历史背景

一九六四年五月,毛主席提出三线建设要抓紧的指示。五月十八日,中央成立“三线建设”筹备小组。五月三十日,国务院成立由十三个部委组成的规划组。六月十六日,煤炭部确定加快西南煤矿建设的方针。七月十一日,中央西南局在西昌召开“三线建设”规划会议,确定了以贵州六枝、盘县、水城为中心的西南煤炭基地建设项目。九月十五日,煤炭部发出《关于抽调施工、地质、设计等力量支援西南建设的指示》。一九六五年,“三线建设”在大西南掀起高潮,在短短一年多时间里,十万建设大军从北京、山东、山西、黑龙江、辽宁、吉林、安徽、河南等地云集到贵州六盘水地区,拉开“三线建设”大会战序幕。

在生活、工作环境非常恶劣的条件下,三线儿女们克服重重困难,排除一切干扰,经过十年艰苦卓绝的奋战,在这片一穷二白的土地上绘出了最新最美的图画,一对对大型煤矿先后建成,一座座大型工厂拔地而起,六盘水市这座新兴的工业城市也应运而生。“三线建设”儿女们在这“天无三日晴,地无三里平,人无三分银”的不毛之地演绎出一段传奇的神话。“三线建设”艰苦创业的精神也成为六盘水人建设美好家园的巨大的精神财富。

二、故事梗概

水城煤矿建设指挥部指挥长汪海洋率领“三线建设”大军,从华东地区浩浩荡荡开赴贵州六盘水矿区,在环境非常恶劣的条件下从事煤矿基本建设。由于常年转战,汪海洋没有时间和精力顾及妻儿,导致儿子汪来富仇视父亲的心态日益加重,发誓与父亲势不两立。

汪海洋在工地匆匆给家里写了一封信。

从父亲的信上,汪来富得知贵州正在进行轰轰烈烈的“三线建设”,并获悉华东基建局正在家乡招收新工人。

汪来富没有按照父亲的安排继续去读书、去当兵,他悄悄约出一直暗恋着的江娅,把他想去贵州、想带着她一起去贵州当工人的打算告诉了江娅。

当天晚上,江娅又把这个消息告诉了自己的恋人姜维。姜维灵机一动,决定趁这个机会带着村上的几个小伙伴到贵州去参加“三线建设”。

但招工地点、招工情况只有汪来富知道,他不想告诉任何人,只想带着江娅远走高飞。所以,姜维、李扬等小伙伴只得尾随着汪来富悄悄出了村,悄悄跟到华东基建局在城里设下的招工点。

招工负责人马彪在长长的招工队伍里看到了鹤立鸡群的江娅,顿时被江娅的美丽征服了。他打上了江娅的主意,在不招女工的情况下,利用职务之便将江娅招进了单位。

汪来富、江娅办完招工手续走了。藏在暗处的姜维手一挥,带着李扬等几个小伙伴顺利地报了名,实现了参加“三线建设”的愿望。几天后,他们背着父母,离别家乡,从山东老家千里迢迢来到贵州。初入贵州,他们被贵州的奇山秀水、民俗风情深深吸引,同时也被热火朝天的“三线建设”场景所感动,他们立下了“建好大三线,誓把青春献给党,献给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雄心壮志。他们在风沙满天、灰尘遍野的山坡上安了家,住的是“热天热得要死,冷天冷得要命”的干打垒油毛毡房,由于交通不便,食物难购,他们每天吃的是稀饭、馒头和不见油星的大锅菜。在锅炉、澡堂建不起来的情况下,他们从井下上来,还要施着疲惫的身躯到工地旁的小河沟里去洗澡,在经常停电、没有照明的情况下,他们用汽车灯、煤油灯作照明,用钢钎、大锤、铁镐、铁铲人工掘进。

工程施工最紧的时候,汪海洋突然接到妻子的来信,说儿子汪来富失踪了,估计是随“三线建设”大军到了贵州,求他无论如何也要找到他们的儿子汪来富。

从这天开始,汪海洋一边工作一边四下寻找儿子。

基建处工资科科长马彪一直想把江娅搞到手,他以调江娅到机关计划科工作为诱饵,引诱江娅到他的办公室填表,然后软硬兼施对江娅实施强暴。关键时刻,汪来富从天而降,拯救了江娅。

怀恨在心的马彪从此恨上了汪来富,想方设法置汪来富于死地。

姜维、汪来富、李扬传承了农村孩子吃苦耐劳、积极进取的优点,通过自身不懈的努力,工作成绩非常突出,得到领导的提拔任用,姜维调到宣传科当了干事,汪来富和李扬当上了青年突击队的排长。

几经周折,汪海洋终于找到了儿子,但汪来富死活不认他这个父亲。汪海洋悲伤到了极点,用拼命的工作来磨灭对儿子不尽的思念。文化大革命期间,他被马彪等造反派打倒和迫害,直到生命的最后时刻也没有盼到汪来富来看他一眼,叫他一声爸爸,他带着深深地遗憾离开了人世。

汪来富、李扬、尤二虎等掘进队在全国快速掘进竞赛中获得等级队荣誉,全国快速掘进经验交流会在太阳石煤矿建设工地召开,青年突击队队长方强平、排长汪来富光荣地登上了领奖台,接受煤炭部领导颁奖。

汪来富成了掘进工中的姣姣者。姜维为他写了一篇通讯,发表在《中国煤炭报》上。

煤炭部附属医院的梦男医生读到了这篇文章,当她看到作者是姜维时,竟激动得情不自禁地说:“我终于找到他了,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她立即背着父母,主动请战到“三线建设”一线去工作,去圆与初恋情人姜维结合的梦。

汪来富名利双收,认为什么都比姜维强了,可以向江娅发起爱情攻势了,他开始不择手段与江娅接触,甚至约会。

汪来富、江娅的约会被姜维发现。姜维气得装病吓唬江娅。江娅急得后悔莫及,自责不该与汪来富去约会。她立即与李扬、汪来富把姜维送到医务室治疗。

梦男到太阳石煤矿建设工地医务室工作的第一天晚上,喜剧般就与装病住院的姜维邂逅,她认为这就是缘份,是老天特意安排的。但当她得知姜维与江娅有婚姻关系后,她的心态发生了变化。她发誓要不惜一切代价追到姜维。于是,她利用汪来富也深爱着江娅的这层关系,主动与汪来富接触,一度差点让汪来富移情于她。但她明确告诉汪来富她已经有男朋友,让汪来富加大火力追江娅,并为他出谋划策。

文化大革命开始后,煤炭部筹革小组在萍乡召开了全国煤炭工作会议,报告认为六盘水矿区是刘少奇及其在煤炭部的代理人搞的大、洋、全、新的黑样板,造反派叫嚣要让“三线建设”停工。梦奇飞、汪海洋等许多老干部先后被打倒、夺权。为了保护煤矿能正常建设施工,基建处处长杨百慕忍辱负重,受尽周折,使太阳石煤矿建设得以顺利建成。为了保护老干部和工程技术干部不受更多的迫害,他挺身而出,直言上谏,与造反派周旋,保下一批工程管理干部,使工程没有在文革中停下。为了保护生产一线的老干部子女不受牵连,他暗中安排人秘密保护,让这批革命后代安全地成长,最终成为水城煤矿建设的栋梁之材。为让汪海洋、汪来富父子相认,他绞尽脑汁、费尽周折,虽然因汪来富仇视父亲太深,没有认下这个父亲,但还是让他们见上了一面。

在梦男的精心策划和帮助下,汪来富设下圈套,污陷姜维偷了他的几百元党费,将姜维下放掘进一线劳动改造。江娅愤愤不平,去找汪来富讨公道。汪来富得到梦男给他的情报后,事先在水杯里放进梦男给的速效安眠药,等江娅到了他的宿舍,喝下药水,然后强奸了江娅,达到与江娅结合的目的。

李扬厚道诚实、刚直不阿,在工程施工中与汪来富的弄虚作假、欺上瞒下、违法乱纪行为作坚决的斗争,一度受到权贵们的打击报复。但他不屈不挠,坚信正义终究会战胜邪恶。

姜维在工作、爱情、理想上受到严重挫折后,思想非常压抑,精神一厥不振。梦男趁虑而入,用她的聪明才智把姜维牢牢抓在手中,把姜维从频临崩溃的边沿挽救回来,梦男终于抓住了姜维的心,博得了姜维的爱情。

姜维精神状态转好后,以掘进工为题材写了一篇感人肺腑的散文《最‘苦’的人的自豪》在省报发表,获得全省散文比赛第一名,一时引起轰动。

就在梦男与姜维爱得水深火热之时,一天晚上,梦男高兴得喝醉了酒,她让姜维打开她的床头柜给她找醒酒灵药片。姜维无意中看到梦男的秘密日记,日记中记载着梦男为了得到他而做下的那些不可告人的肮脏事。姜维接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受到强烈刺激后他病倒了,高烧一直不退,满口说着胡话。

无巧不成书,遵义中医学院医生唐英读到姜维写的《最‘苦’的人的自豪》一文后,深感掘进工找对象不易,毅然放弃工作,到太阳石煤矿建设工地来找姜维,正好遇到姜维病入膏肓,危在旦夕。唐英用祖传秘方治好了姜维的怪病。为了感激唐英的救命之恩,姜维在处领导杨百慕的撮合下,同意与唐英结婚。

梦男为自己的粗心大意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姜维抛弃了她,她的愿望全破灭了,她想一死了之。在死之前,她求李扬到城里接父母来见她最后一面。梦男的父亲梦奇飞是西南煤矿建设指挥部的总指挥,正为寻找女儿愁得不行,获悉女儿消息后,夫妇两立即随李扬到了工地。

当天晚上,梦男的母亲弄清了情况,原来梦男是因为与江娅争夺姜维而难以自拔。她倒吸一口凉气,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她告诉梦男:“江娅是你的孪生姐姐。”梦男怎会相信。直到母亲把那段历史从头到尾讲给她听,梦男才真的相信了。她顿时感到自己掉进了万丈深渊,罪恶感油然而生,是啊,是自己亲手把姐姐送进了魔窟,亲手断送了姐姐的幸福。这下,死的愿望更加强烈。

凌晨,李扬从井下出来,经过医务室时,看见一个人影向河边飘去。他情知不妙,快步跟了过去,只听“嘭”的一声,那人已跳进河里。李扬随之跳进河里救人。人救上来了,一看才知道是梦男。通过人工急救,梦男醒了过来。梦男怨李扬不该救她,李扬说只要他在就不会让她死,并说自己一直在深深的爱着她,只因自己又黑又矮配不上她才不敢表达出来。梦男被李扬的诚实打动,求他带他远走高飞,在天亮前把她送到县医院治疗,并替她保密,不要把她在县城住院治疗的事告诉任何人,包括她的父母。

梦男的父母清晨醒来,四下找不见梦男,最后在书桌上发现了梦男留下的诀别信。他们顿时急得呼天喊地不知如何是好。

好在安顿好了梦男住院的李扬及时赶回,他让梦总夫妇安心,梦男不会有事,但他坚守诺言,没有告诉他们梦男在哪里。

国庆节,汪来富与江娅在职工食堂举行结婚仪式,让他们感到意外的是,从杨处长的小车里,走出另一对新人,那就是姜维和唐英,这是杨百慕精心安排的。这个集体婚礼,让四位新人的心态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马彪身为革委会主任,占着他父亲马文柄是西南煤矿建设指挥部总工程师的权势,利用职权为非作歹,迫害干部,玩弄女性,做尽坏事。被军委会收审。

文革后期,西南煤矿建设指挥部向中央反映了“三线建设”遇到重重阻挠的情况,引起中央领导人的高度重视。经中央调查小组深入调查核实,认为大三线的建设方针没有错,路线没有错。中央表明态度,肯定了“三线建设”是党中央、毛主席提出的伟大战略决策,肯定了六盘水煤矿建设是毛主席亲自批准的项目,是红样板,不是黑样板。肯定了梦奇飞、汪海洋等老同志的问题是阶级内部问题,而不是敌我问题,完全可以通过批评与自我批评方式解决,动员他们放下包袱,及时回到主要工作岗位上来,按照党中央的要求,把“三线建设”施工任务搞上去,向党中央交出一份满意的答卷。”

春回大地,“三线建设”迎来大干快上的黄金时期。汪来富当上工区党总支书记,李扬当上青年突击队队长,姜维回到宣传科上班。

但汪来富有了一定的实权后,追求名利的欲望更加强烈,他只顾矿井建设的速度,却忽视了安全质量的管理,最终酿成严重的安全质量事故,他负责指挥施工的运输大巷发生大面积冒顶事故,造成二十多人伤亡,引起民愤。一时间,大量的举报材料飞到了指挥部,西南煤矿建设指挥部组成专案调查组,深入太阳石煤矿详细调查。结果,汪来富因玩忽职守、行贿受贿、克扣职工工资、陷害革命干部、玩弄女性等违纪违法行为锒铛入狱。在他被判刑的那天晚上,江娅为他生下一个男孩,江娅在悲痛中给儿子取名汪刑,让儿子永远记住他父亲是一名服刑的罪人,让儿子好好吸取这一深刻教训,长大后清清白白做人,诚诚实实做事,成为对国家有用的人才。

汪来富入狱后,杨百慕把他父亲留给他的一个大信封交给了他。大信封里是几十封未开启的信和十几枚军功章和国家颁发的五一奖章。读完父亲的信,再看看这些饱含着父亲一生辛劳和荣耀的奖章,汪来富终于理解了父亲是多么的爱他,终于才知道父亲是多么的伟大,也终于知道了自己在扭曲心态下做下的这些坏事是有罪于国家和亲人的。他内疚、悔恨,觉得对不起党和国家,对不起父母,更对不起江娅和姜维。于是,他在狱中给江娅写了一封长信,忏悔自己罪孽深重,写了与江娅离婚的协议书,自己在上面签了字。

江娅接到汪来富的信,希望她能带着孩子到监狱探监,让他看孩子一眼。

江娅满足了汪来富看孩子的愿望。

回到家,江娅读着汪来富写的长信,知道了汪来富做下了许多不可告人的罪孽。江娅痛哭流涕,毅然决然走进法院,和汪来富离了婚。

经过几千名掘进工艰苦卓绝的不懈努力,太阳石煤矿和水城地区几对煤矿建成投产,六盘水地区成立了三个矿务局,杨百慕当上了水城矿务局主要领导,李扬也被任命为太阳石煤矿第一任矿长。姜维当上了宣传科科长。

在欢天喜地的庆祝声中,唐英为姜维生了一个女孩,不幸的是唐英产后大出血,匆匆离开了人世。姜维痛不欲生,精神一厥不振。

当了矿领导的李扬以领导的身份分别找江娅和姜维谈心,做他们的思想工作,要他们为两个幼小的孩子着想,组成一个新的家庭,好好生活,好好工作。经几次反复的劝说,姜维、江娅终于同意结婚。

与此同时,李扬也向梦男正式求婚。但梦男没有答应,她把自己的心迹全部告诉了李扬,她说自己的人生污点太多,说自己配不上诚实厚道的李扬。但李扬非常执着,表明自己深爱着的是已经全新了的梦男,说爱一个人就要爱她的全部。梦男被心胸开广的李扬说服,同意与李扬结合。

姜维与江娅、李扬与梦男定在同一个日子结婚,结婚前夕,梦奇飞夫妇从山东老家接来几位珍贵的客人。梦奇飞没有声张,他让杨百慕开着车把姜维、江娅,李扬、梦男接到自己的办公室。

几位新人进门一看,高兴得跳了起来,各自哭喊着奔向自己的父母。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梦奇飞突然宣布,梦男并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梦男与江娅是一对孪生姐妹。

顿时,除梦男没有吃惊外,江娅、姜维、李扬和不明真相的人都惊诧地看着梦奇飞。梦奇飞娓娓道来,揭开了二十多年前那段鲜为人知的撞“天婚”秘密。

姜维、江娅,李扬、梦男结婚那天,本来说好婚礼由梦奇飞主持的,但杨百慕下了小车后,高声说梦总有重要的事,不能参加他们的婚礼。

梦男很失落,气呼呼地说:“什么重要的事会比儿女的婚事重要?”

杨百慕哈哈一笑:“今天是六盘水市成立的日子,梦总当上了市领导,他要主持今天的成立庆祝大会。你说,这事重不重要?”

梦男高兴的一伸舌头:“他还能当市领导啊!这下见他就更难了。”

杨百慕高兴地说:“今天是个大喜的日子,来,让我们共同举杯,首先祝贺六盘水市的成立,祝愿六盘水市蒸蒸日上、兴旺发达;其次祝贺梦奇飞老总当上市领导;最后祝贺两对新人百年好合、携手共进。干杯。”

顿时,欢呼声、祝福声响成一片。

三、时代精神

在艰难困苦的环境里,参加三线建设的儿女们在如火如荼、激情燃烧的岁月里演译着一个个悲欢离合的故事,“三线建设”最艰苦的地方,他们把青春、爱情甚至生命献给了西南煤矿建设的伟大事业,谱写了一曲三线儿女可歌可泣的创业之歌。


阅读后您觉得本站文章怎么样?
非常棒!
还不错
一般
极差
投票
查看结果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