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rcode_for_gh_6cacc3437a78_258.jpg

微信扫描关注

古城烟云(第二十一集)

2019-07-11 16:29来源:西南文学网作者:何维江   编辑   殷秀喜   审核   吉庆菊浏览数:49 

                          第二十一集

1. 坪地区委大院。

区长刚从院门出来,远远看到那名妇女神色慌张地赶过来,禁不住嘟囔一句:“这个旺林家的,一大早就这么神色慌张,也不知怎么了!”

女人转眼跑近,气喘吁吁:“区长,不好了,我在集市上看到方斯文的儿子方潭了!他们来赶集,肯定不怀好意!”

区长紧张起来:“你看清没有?他们有多少人在集上?”

女人:“我也不知道,只是看到方潭,后面好像跟着几个人,我赶忙来报信了。”

区长立刻吩咐身边一队员:“快到哨卡去,让他们加强警戒,阻止可疑人员进入集市。”队员跑开。区长又扭身对另外两名队员:“马上集合区中队,随时准备战斗!”

2. 集市哨卡前。

那个区队员赶到,对哨卡的队员:“区长吩咐,集市上发现土匪,要我们看到可疑的人,立刻拦下。”

正说着,远处又走来几个背背篓的汉子,个个满脸横肉,不像普通山民。

哨卡队员端枪指着他们:“你们,停下来,过来检查。”

那几个人犹豫着走了过来,其中一个:“我们是猎户,就想逛逛集市。”

卡哨厉声:“别废话,把背篓打开。”

看到这种状况,那几个人突然掀翻背篓,拿出枪来就射。哨卡队员也开枪还击,双方打了起来。

3. 集市中。

方潭听到枪声,骂了一句:“妈的,怎么这么快就开火了,不是说好摸到区政府再开枪的吗!弟兄们抄家伙!”

说着掏出腰间的手枪,对着天就是几枪。

听到枪声,集市上乱成一团。人们慌乱躲藏,满地的货物,到处乱七八糟。

方潭大叫:“弟兄们,跟我冲,主要目标,攻打区政府!”

4. 区政府门前。

队员们已经搭好了临时掩体,严阵以待。土匪们嚎叫着冲了上来,被区队员们一通还击,打了下去。

刚才还熙熙攘攘的集市,已空无一人,土匪越聚越多,对区政府虎视眈眈。在方潭的指挥下,敌人发起第二轮进攻。

区长指挥大家英勇地抵抗着。老蔫也在其中,只见他平静地瞄准一个土匪,一声枪响,那个土匪头上冒出了血花,应声倒地。老蔫闷闷地说了声:“一个”。

边上的小伙子看了,兴奋不已:“老蔫,我真服你了,别看你蔫不溜湫,却是个打枪的好手。”

语音未落,老蔫的枪又响了,随着枪声,又一个土匪胸口开花,一个狗吃屎,趴在地上。老蔫慢条斯理地:“两个。”


5. 土匪阵地。

方潭很脑火:“这么多弟兄,区区共党地方武装,竟然两次冲锋都给打了回来。”他气得大叫:“我就不信这个歪,弟兄们再跟给我冲,冲上去的,我方潭有赏!”

6. 区队阵地。

区队长观察着远处越聚越多的土匪,对大家道:“同志们,敌众我寡,我们不能在这里和敌人硬拼,我们往东南方向撤退,边打边撤!”

听了区长的号令,区队员们向后撤去。

7. 土匪阵地

一个土匪兴奋地叫道:“队长,他们跑了,共军跑了!”

方潭一看,果然掩体那边的共军已不见了踪影,他大喝一声:“都愣着干什么?给我追呀!”

8. 小巷里。

双方一个撤,一个追,胶着前进。

方潭看着远去的区中队,突然大笑:“胡参谋长真是料事如神。好了,我们的任务完成了,弟兄们,现在兵分两路,一路继续给我追,一路给我杀回集市,喜欢什么就拿什么,把所有货物都给我拿回山寨去。”

土匪们蜂拥回集市,一通疯抢。土匪拿什么的都有,现场一片混乱。

一个土匪念叨:“妈的,刚才集市上那些小娘们儿都一下子跑那去了?要能弄几个回去,该多美!”

9. 山林间。

区中队还在边打边撤,突然间,前方的山头射来了密集的子弹,区中队被压在一个小山坳里,后面追赶的土匪也呀呀地冲了上来。

区中队被土匪们包围了,情况万分危急。

10. 山坳中。

区中队面对数倍于自己的土匪,沉着抵抗。

山顶上埋伏已久的土匪像狼群等来了猎物,兴奋得满山遍野地狂叫,立功领赏心切的土匪按捺不住,从小山上向下冲来,口里喊着:“杀掉共军,方爷有赏!”

看着漫山遍野的土匪,区长有些绝望:“同志们,要战斗到最后一刻,我们不是孬种,我们决不做俘虏!”

听到区长这番话,队员们都觉得很悲壮,一个个摆出和土匪拼命的架势,只有老蔫好像没受什么情绪感染,还是不紧不慢地射着,嘴里念道:“ 九个。”

11. 突然间,熟悉的军号声响起。

土匪背后出现了解放军的身影,嚣张的土匪被这意外的天兵天将弄昏了头。在解放军冲击下,溃不成军,四散逃窜。

区长兴奋地:“同志们,我们的援军来了,出击!打这些狗日的土匪!”

队员们奋勇反击,小伙子队员兴奋地对老蔫道:“还是咱们老蔫料事如神!我说在这么危急关头还是不紧不慢,原来早就知道解放军援军会到!”

老蔫蔫不溜湫地看了他一眼:“谁说的,我怎么会知道?”

说完抬手一枪:“十一个。”远处一个土匪应声倒地。

在区队和解放军夹击下,土匪大部分被歼灭。剩余的残匪向集市方向逃窜。区队员和战士们乘胜追击。

12. 集市上。

土匪正在心满意足地抢东西,叫嚷着找车、找牲畜拉东西,听到由远及近的枪声,不觉大惊。这时几个衣帽不整的残匪气喘吁吁地跑来,叫道:“不好了,共军主力来了,弟兄们快撤啊!”

方潭大惊失色,正说着,区队和战士们已经赶到。

在一番枪战中,土匪死的死,伤得伤,方潭和几个土匪慌乱之中跃上抢来的马,放马而逃。老蔫举枪瞄准,一枪射去,方潭正好偏头,子弹击中了他的右耳,方潭大叫一声,负痛落荒而去。

老蔫有些沮丧:“怎么搞的?让他给跑了。”

区队员和战士们打扫战场,押送土匪俘虏,先前逃散的百姓也回来了,大家兴高采烈地对着土匪指指点点、唾骂一片。坪地之险,败中取胜。

13. 盘北,方家寨。

被打掉半只耳朵的方潭神情沮丧,方襄细心给哥哥包扎。

坐地一旁的方斯文:“这是怎么搞的,那共军的援军这么快就赶到了,他们难道算准了我们会袭击坪地集市?”

方潭愤恨地:“唉,本来可以全歼他一个区中队,再趁热抢些货物。现在倒好,去的弟兄大部分有去无回,我们的老本丢了一大半!”

方斯文:“是啊,我是想借此机会在潘司令面前露露脸,不想反损兵折将,这如何是好?”

一旁一直未语的方襄道:“有什么不好说的,谁能总打胜仗,他潘司令要是总能打胜仗,也就不会跑到咱们盘北来了。胜败乃兵家常事,我们有什么难为情的?”

14. 夜晚,在272师营地一个房间里。

方潭在向大家讲述着白天兵败的经过。

方潭:“共军也在大力培训地方武装。这次我们打他们一个区中队,兄弟们一开始伤亡不大。可区中队有些人打出的子弹跟长了眼似的,险些要了我的命!”

胡逸宣皱着眉头:“共军怎么会这么及时赶来解围?”

一旁的徐融:“据探马最近报告,现在共军在征粮运粮和工作组下乡时,都加强了武装保护力量。坪地是一个大集市,可能共军是赶来加强保卫的,让他们碰了个正着。”

潘文虎气恼地:“唉,真是人算不如天算,不知道咱们这个‘背’字还要背多久?”

胡逸宣一个人在沉思着,常克林看在眼里,面对徐融,朗声道:“徐兄的见解,兄弟认为还有纰漏。他们要是来加强保护的话,解放军应该提前就到了。可为什么偏偏在我们快要成功歼灭区中队时,才被援军击退的,这援军好像知道区中队会在那里被围。再说,共军一般是运粮时才会加强兵力,今天是普通赶集日,他们有什么必要特意赶来保护?要说我们运气差,差得有些蹊跷。”

胡逸宣赞许地看了常克林一眼,又冷冷地瞥了徐融一眼:“我也是这么想的。上次杨阿水神秘失踪,就发生了联络人被杀和猎头帮被歼之事,我就断定是那杨阿水通共投敌造成的。但当时我们没有深想,那杨阿水要不是个人所为,而是受人指使呢!上次周汉生就把我们害得不轻呀,谁知道谁还和他一样呢!”

一旁的徐融听出胡逸宣的话中话,气道:“胡参谋长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和周汉生交情是不错,可我并不知道他为什么那天要刺杀潘司令和你。不能因为我跟他走的近,就什么事情都怀疑我。”

潘文虎为徐融说话:“徐融跟我多年,他对我的忠诚我还是了解的。这次只是大家的观点不同,犯不着这么怀疑,说不定就是我们运气差呢!但我们不会总走霉运的。”

徐融看潘文虎为自己撑腰,委屈地瞪了一眼胡逸宣。

胡逸宣想了想,也不再作声。

15. 深夜,一个房间。

方氏兄妹还在说话:“妹子,这回你哥我可有些没面子。这事我越想越恼火,好端端一个偷袭,却落入别人的圈套。”

方襄有些不在意:“我的好哥哥,说了多少遍,胜败乃兵家常事,你怎么倒婆婆妈妈起来了,这么拿不起,放不下。你是太想出风头了。这次兵败,潘文虎和胡逸宣都没有半点怪罪的意思。依我看,胡逸宣好像更多地怪那个徐融。”

方潭恨道:“我觉得胡参谋长怀疑得有道理,八成是有人泄密。咱们这边的弟兄我敢拍着胸脯担保没问题,要是有泄密,肯定又是他们那边出的问题!”

方襄:“那个徐融跟周汉生以前如胶似漆,我看周汉生不是个东西,徐融也值得怀疑。但今天这架势,看得出,徐融仗着是潘司令的老部下,很得潘司令庇护。潘司令也是,吃一堑也不长一智,过去周汉生还是他的老部下呢,要不是胡副司令派人提前提防着他,姓潘的早就糊里糊涂也让老部下给收拾了。”

方潭看了一眼妹妹:“我觉得事情未必这么简单,胡参谋长也只是没有根据地怀疑。这不,潘司令一为徐融说话,他也就不吭声了。唉,真不知是哪个混蛋泄的密!”

方襄还是坚持已见:“要我看,就是那个徐融!”

方潭知道方襄还为潘文虎给徐融提亲的事儿讨厌徐融,就拉长了声音:“怎么就说徐融有问题呢,你看那个常特派员,他来以后,我们的行动都没有顺心过,我看说不定是这个特派员有问题呢!没准是个假特派员!”

一听这话,方襄急了:“胡说八道!常特派员一直都跟随顾主席,这可是潘文虎和胡逸宣都能证明的。他泄密,打死我也不相信。”

方潭看妹妹着急上火的样子,不觉笑了:“是呀,怎么可能,他要是共军,我们真的没法玩了。更要命的是,我老妹也没有人嫁了。”

正聚精会神听着哥哥说话的方襄,听到哥哥拿自己打趣,不觉有些害羞:“人家跟你说正经的呢,你却在这里胡扯!”

16. 深夜。胡逸宣的房间。

胡逸宣:“我还是觉得这次的失败有些蹊跷。虽然怀疑徐融没有什么根据,但不排除我们这里还有通敌的内鬼。这次行动,我们不很保密,知道的人太多。不大可能查出个所以然来,但下次行动,我们可千万要注意保密了。”

潘文虎搔着大脑壳:“没问题,老胡,妈的现在共军的攻心战术打得很凶,我们确实要加以提防,别一会一个杨阿水,一会一个柳阿水的,我们可受不了!”

胡逸宣:“还有,周汉生给我们的教训很深刻,对周围的人可谓知人知面不知心,我们不能轻易相信任何人。对我们身边的这些人,我们都要留神他们的一举一动,发现任何可疑的地方,就是亲娘老子也不放过。”

潘文虎在一旁不住地点头:“我同意,确实要小心!这事,我支持你,不过,没有什么确凿证据,可不能瞎揪人。”


17、盘县城,县政府钟剑涛办公室

钟剑涛高兴地:“这次盘北坪地一仗,打得真漂亮。”

王裕:“不过这回可有些悬,前几日盘北那边的山洪阻路,咱们的联络员费尽周折才把情报送到。好在及时赶到了,还取得了胜利。这也对得起咱们联络员翻的那几座大山了。”

钟剑涛:“这只是个序幕,好戏还在后头!现在我觉得,当务之急是消灭盘南的戴绍宗,解决了他,盘南无患,再集中力量来消灭潘文虎这帮土匪!”

王裕皱起眉头:“可咱们的侦查兵还没有找到戴绍宗的踪影,那小子很会在深山密林里和我们周旋!”

钟剑涛:“再周旋,他也得吃饭,也得有立足之地,这次最让我兴奋的是,我们地方武装的战斗力有了长足的进步,抗敌能力有了很大提高。”钟剑涛指着桌上棋盘:“我要将盘县按区、乡分成棋盘格状,每个格子里都要有我们的地方武装。只要区乡间的地方武装相互联系,相互策应,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土匪一出现,区、乡武装就如一张大网,粘住敌人,拖住敌人,等待我们主力援军一到,共同歼灭敌人。我们要在盘县打一场新的人民战争”

王裕点头赞许:“不错,就这么办。继续扩大民兵武装,做到全民皆兵。”

钟剑涛:“还要进行实战培训,提高他们的战斗力。这事就交给路希言去办吧!”

王裕想起什么:“最近有没有再发现可疑的电台信号?”

钟剑涛摇头:“没有,梁参谋他们一直没有再发现那可疑信号。对了,老王,提起这事我就想起我们在敌营的那位同志,以后我们和他联络,一定要绝密再绝密!”

王裕:“没问题,你就一百个放心吧。”

18. 盘北的山林。

群山峻岭,巍峨秀丽,山中鸟语花香,清泉瀑布景色迷人,别有一番风味。

两个骑马的人在树木间若隐若现,一个姑娘在马背上婀娜的身姿,边上是一个清俊、沉静的三十多岁的男子,他们是方襄和常克林。

常克林笑着对方襄道:“想不到,在盘北这与世隔绝的地方,还有方姑娘这样才貌双全的佳人。”

方襄反诘:“怎么,常特派员,你以为在这穷乡僻壤之中,只能有山野村姑吗?”

常克林:“方姑娘真是伶牙俐齿,常某觉得方姑娘完全不逊色于那些城里长大的大家闺秀,时髦小姐!”

方襄一副不屑的样子:“那有什么,我爹爹从小就花大价钱从省城请老师来教我们兄妹读书,要不是时局动荡,此时,我早在贵阳念大学了。”

常克林叹口气:“是啊,时局动荡,要不是变了天,像你这样的佳人,决不至于窝在这深山密林里,和我们这些男人一起摸爬滚打,与共军作战。”

方襄:“我倒很高兴,否则我就不会在这里遇上你了。”

听着方襄的表白,常克林半晌才道:“等党国反攻胜利,方姑娘就可以自由自在的过自己想过的生活了。那时候,你们父女兄妹都是党国的功臣,别说去贵阳、重庆,就是去香港、美国,也是不费吹灰之力的!”

方襄心花怒放,仿佛这样的日子马上就会到来:“我可不想去什么香港、美国,我觉得就现在这样,能和你在一起就是最好的。”

方襄有些害羞,纵马前行:“喜欢我,就来追我!”说完向前奔去,不知所措的常克林想了想,笑着纵马追去。

19. 方家寨。

常克林和方襄骑马回来,远远地看到徐融和方潭在一起。

方谭看到妹妹一脸兴奋的神情,不觉坏坏地冲她一笑,方襄也冲哥哥调皮地眨了眨眼。

常克林炫耀地冲着徐融一笑,徐融扭过脸去,啐了一口:“什么东西!我说怎么老跟我不对劲,原来在和我抢女人!”

方潭:“徐纵队长,好像你还真抢不过特派员呢!”

徐融气得纵马离开。

20. 夜晚,云瑶家大门口。

云瑶和路希言走在街道上,说着话。

路希言:“云瑶,这么说田婶一直在你们家做仆人。”

云瑶用纯净的大眼睛看着路希言:“是呀,这么多年了,我早就不把她当仆人看了,她早已是我的亲人。”

云瑶顿了顿,有些疑惑地问:“你今天怎么了?怎么老问田婶?有什么事情吗?”

路希言忙摇头:“没什么,只是随便问问。”

路希言送云瑶到门口,两人依依不舍。月光下云瑶的脸异常柔和美丽。路希言有些看痴了,大胆地拉着云瑶的手,道:“云瑶,我今天正式向你求婚,你同意吗?”

云瑶望着路希言英俊的脸,害羞地点了点头。

路希言高兴地将云瑶拉近自己的身旁:“你终于答应了,我真怕你又拒绝我呢!这下我有盼头了。云瑶,我马上就向上级递交结婚申请!”

云瑶幸福地依偎在路希言怀里。

21. 盘北272师营地。一个房间里。

胡逸宣盯着地图看了又看,这时,潘文虎和常克林推门进来,看到胡逸宣的样子,潘文虎说:“我说老胡,又打盘县什么主意?我看你有些坐不住了。”

胡逸宣:“正要找你们商量!我确实在盘算打盘县城的主意。上一次无功而返,我心里一直有负罪感!”

常克林看着地图,问胡逸宣:“副司令打算怎么打呢?”

胡逸宣:“上次天赐良机,兴义有事,钟剑涛不得不调兵增援。这回天机不再,我们倒可以制造机会!”

常克林眼里闪着光:“副司令是想调虎离山?”

胡逸宣高兴地说:“睿智,睿智,什么意图都瞒不住特派员。”说罢走到桌前:“咱们来个声东击西。我准备让方氏父子带一路人马佯攻盘北的土城区,造一个大举进攻的态势,吸引钟剑涛救援。同时,我们联络戴绍宗,让他佯攻盘南水塘区。钟剑涛一旦分出两路人马去救援,县城势力不从心。届时,我们就围攻县城,一举将它拿下。”

潘文虎:“可是钟剑涛的增援赶到,发现我们是佯攻,就很快会回师县城的,我们在时间上很不充裕啊!”

胡逸宣若有所思:“这的确是个问题。”

常克林:“如果佯攻是个问题,那就不佯攻,让方潭他们真打,拖住援军。当然副司令要布置得巧妙,别让他们觉出来是有意牺牲他们。”

胡逸宣看了常克林一眼,点头道:“为了大局的胜利,小小的牺牲算什么。”

常克林:“这确是个难题,但也不难解决,我刚才不就说了,关键要看怎么巧妙布置。对方氏父子,我们只跟他们讲是去围打土城区,引来援军。但我们大部队随后就会赶到,围歼这伙援军。他们并不会知道我们是牺牲他们拖住援军。”

潘文虎看着常克林:“特派员,这招可够狠的。”

常克林不以为然:“重要的是党国反攻大业的最终胜利,就像副司令说的,为了大局,牺牲局部,这再正常不过了。”

胡逸宣赞许地看着常克林,对他的戒心消失了不少:“好,我同意,就按特派员说的办法。但我们这边搞定了,戴绍宗那边呢?”

常克林:“这个交给我,宗旨不变,我一定要让戴绍宗佯攻的那路人马拖住钟剑涛的援军!”


上一篇:  石春艳律绝一组
下一篇:  记忆中的气味
阅读后您觉得本站文章怎么样?
非常棒!
还不错
一般
极差
投票
查看结果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