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rcode_for_gh_6cacc3437a78_258.jpg

微信扫描关注

张信旨 || 梨园轶事

2019-06-16 16:59来源:西南文学网作者:张信旨浏览数:186 
文章附图

  微信图片_20190219210741.jpg

宝和兄弟是我五百年前本家,同乡、同事朋友。和他近距离接触是八十年代第一个冬天,那年我转正批复刚刚到,王校长就叫我到这座山腰小学上班。学校老师不多,来路却很杂,勉强能近乎的只有宝和了。我农民世袭,受十年迷津影响,审美观“赤脚优则仕”,整束模糊惯了。而在小学工作的老师,个个衣着清爽体面,事故矜持。我虽然可以从红宝书里找到鄙视他们小资的理论依据,但还是有些自惭形秽。

宝和小我几岁,中等个,四方脸,葱指嫩膜,恰是家有少年初长成,清秀帅气。他把当时流行的知青头梳油光滴亮,恐怕连苍蝇落在上面也会摔断大腿;脚下的一双黑皮鞋铮铮闪光,简直就是一面凸面镜;有型的当推他的小胡子,软软的,却留得老长。宝和说这是男人成熟的标志,的确,要是不留胡子,没有人相信他是成人。近在咫尺,那只有从女孩子身上才能窃得的淡淡香风打他身上飘出,弄得我多少有点不自在,但宝和不势利,没心机,不吝啬的六合腔“哥噶”着,减轻了我不少的陌生压抑和孤独办公室里老娘们也讨喜他,一口一个“小和子”叫着。

第一次午饭,我也是沾宝和人气光的。中小学分家,小学食堂吃饭的人少,吃饭的只有几个单身汉,外加中学小工厂里几个怕挤的女工。我本比宝和年长,他却把我像小兄弟似的关照着,边吃饭边把我介绍给几个女工,和他的几个大姐姐欢声笑语的同时也不忘话题带到我,让我融入其中

那年头政治第一劣根未拔干净,每周一三五雷打不动学习。

一天放学后,王校长、陈主任轮番上阵,会议一直开到天色乌七大抹黑。正值下旬日子,寒风呼啸,伸手不见五指,回家肯定摸不着路了。宝和一声“哥噶,跟我倒腿算了。”救我于急难。

作为老职工,宝和在学校拥有一个泥土结构的单间宿舍,宿舍位于梨园以北,和蚊香厂毗邻。他拉着我深一脚浅一脚,爬沟过坎;跌跌撞撞地避荆让蔓,摸过梨园,好不容易来到宿舍门前。忽然前面“吱嘎”一声响动,是门发出的声响

哪个?

我疑惑,宝和正拉着我呢。我想看个究竟,宝和喊出“哥噶”,同时抱住我,不住拍打我的棉袄,随之一缕芳香跟着寒风拂过。

灯光下有幸见识了宝和兄弟的全部家当。书桌上摊开一本崭新的《少年维特之烦恼》,书页里夹着一面小圆镜,床头挂着一支紫纹短笛,对面墙上粘贴着《雨巷》、《致橡树》等剪贴报。我忍不住羡慕他的新潮和博识。

夜里的觉我睡得很不踏实。我们农村人历来迷信,相信鬼神说。学校这块地皮,荒凉偏僻,历来被附近人们传为鬼怪凶地。进门前的动静还在我耳边回响,我心有余悸,还不敢说与宝和,怕我这位好兄弟以后没法过夜。夜风从墙缝里钻进来,偶尔吹到脸上冷飕飕的,害得我想到鬼爪子,继而脑海里搜索出所有听说的鬼故事,瞌睡不敢闭眼睛,后来什么时候睡着的,不得而知。

春天,满园梨花开了,一片雪白。中午,温暖的太阳暖烘烘的照着,晒得人懒洋洋的。我来到梨园,嗅着丝丝甜蜜的花香,看着微风中飘飘悠悠的花瓣与蝴蝶齐舞,听着蜜蜂吟吟嗡嗡的轻唱,舒心忘忧,不禁席地依树,索性连自己也融化在明媚的春光之中。

“张家(ge),张家。”

我揉揉惺忪的睡眼,中学小陆神经兮兮走来。我向旁边挪挪,示意他地上将就将就。

他诡秘地笑,“吕家今儿个来的?”他说的吕格是小学新来代课的,还是女孩。

“来的。怎么了?”

他呵呵笑了几声,接着娓娓道来,原来他们昨晚上不学好,几个少豪捉鬼,结果吕格一不留神,掉到老曹家田里盖着玉米秸秆的粪坑里,弄得狼狈不堪。

我猜到他们跟踪谁我的宝和兄弟和中学小工厂漂亮大姑娘对上了。姑娘是当时中学工厂里一朵出水芙蓉,粉嘟嘟的嫩脸,胜过初绽桃花。放在今天,也可以和网上奶茶妹妹,虎扑票选的女神相媲美

“呵呵,醋坛子翻到茅斯里了。”转身看看宝和兄弟宿舍虚掩的门,忽而隐隐生出丝丝歉疚。

前年秋季,宝和他们学校拆并,我们又走到一起。

国庆节后的一个下午,我喊他到校园后面白杨林里散步。三十多年过去,物是人非,不禁唏嘘感慨。

我问宝和:“当年为什么学陈世美,选择回去当校长?”

沉吟半晌,宝和才道出三十年前那些不为我知的秘密。

他们当年私下如胶似漆的恋情相继被双方家长知情,他们俩都早已定亲,封建媒妁婚配观念根深蒂固的家庭,怎么能允许这种有伤风化的事件发生在家里呢!姑娘立即被家里带走,随即被强制出嫁。他父亲找校长,要求调动工作。校长看在他平时机灵且孝敬有加的份上,让他回家做负责教师,同年也被父母强制结婚。他被强制我是知道的,有人告诉我,他结婚前后三天,家里派人看着,洞房也是被父母强行押进去的。

“她现在怎么样?”我试探地问

“还好吧……没见过,都是听说的。”

我掏出手机,打开相册,一张姐弟俩的合影出现在屏面上。

“这是她的孙女、孙子,也是你的……人家忘不了你,前天来托我传给你看看。”

相片像一个时光机器,将宝和一瞬间带到了几十年前

合影上,小男孩嘴唇微微轻启露出的两颗小虎牙恰似我兄弟的复制啊。

不知什么时候,宝和兄弟老泪簌簌……


(编辑:陈华云 审核:陈忠燕)


阅读后您觉得本站文章怎么样?
非常棒!
还不错
一般
极差
投票
查看结果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