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rcode_for_gh_6cacc3437a78_258.jpg

微信扫描关注

陈忠燕 || 考核

2019-06-12 15:35来源:西南文学网作者:陈忠燕浏览数:197 
文章附图


1.jpg


8点差6分,星期一早上,希望报社编辑部人员陆陆续续走进办公室。

“一个个的,都会赶点得很呢。抓紧打扫卫生,今天把门窗都打扫干净。”身材臃肿的编辑部主任老王马着脸倚在编辑部的门框上说话。

“主任,你吃早餐没有?喝不喝豆浆?”编辑部年纪最小的多多提着袋豆浆笑眯眯地走过来。

“你迟到了,考核100元,从本月稿费里面扣除。”老王脸上松弛的肉由于生气变成了条状,一条条横列着显得更加老态。

“我早就到了的,你来的时候看见我在办公室的呀。我刚才是写完稿子去买早点吃。”多多有些丈二摸不着头脑。

“工作时间,谁允许你去买早点了?按迟到处理!”老王大着嗓门说。

“就是按工作时间算,我也没迟到,现在8点还差1分。你不能考核我!”多多拿出手机看时间争辩道。

“我说你迟到就迟到,我说考核就考核。老于,你记下来,从本月稿费里面扣。”老王的声音变得歇斯底里,表情愈发狰狞。

“好的,主任,正好这个月的稿费还没发,发了就扣。”负责管编辑部内部“财务”的老于幸灾乐祸地应和着。

“好!”有人附和的老王转身进了自己的办公室,把门狠狠地摔关上。

“哪个又惹王师太了,今天又抽疯了!”

“更年期到了!”

“多多,你今天是运气不好,撞在枪口上了!”

“别讲了,一会又有人去告发了!”

编辑部变得聒噪起来,大家七嘴八舌的说着。

“有没有道理可讲的,我早上7点钟就到办公室赶稿子的,她来上班时看见我的,却说我迟到要考核,太过分了。”多多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想不通。

“有什么道理,在编辑部,老王就是道理!”老于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马屁精走到多多面前说。

“你这样说,那制定的制度有什么用?做人做事都要讲原则,才能以理服人。”

“有本事,你去当主任去呀!”

“不想和你讲!”

“呵呵!我也不想和你讲,打扫卫生喽。”

不一会儿,从外端水盆进办公室准备擦桌子的老于看了眼还在坐着生气的多多,放下抹布走了出去。片刻,老王走进编辑部,站在门口眼睛瞪着多多说:“林多多,你怎么不打扫卫生?”

“我马上打扫。”多多立刻站起来。

“大家都停下来休息,让林多多打扫,优秀党员、先进工作者就应该比别人多干嘛!”王师太阴阳怪气地说。王师太心里这口恶气憋了几天了,周末都没休息好。去年,林多多被报社评为先进工作者,上周又被推荐为出席集团的优秀党员。她去找王总编理论,反而被批评了一顿,说她不会带兵,只知道谋个人利益。想想就气不打一处来,非得找个机会收拾下这个林多多不可。

“好好好!给先进机会多表现表现!”老于马上放下手中的抹布,唯老王是从。

“王主任,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多多气得眼泪直往下掉。

“多多,别哭,不用理她们。”编辑部德高望重的老大姐高兰终于忍不住开了口。“多多是编辑部年龄最小的,你们这么刁难她,不觉得脸红吗?多多平时工作勤奋,办公室卫生都是她抢着打扫,你们好好打扫过几天呀!都是一个办公室的,大家相处的时间比亲人还多,何必弄得剑拔弩张的!”

高兰话音刚落。“铃……”编辑部电话铃声响起。

老于拿起电话,一听是报社刘总编的声音。

“林多多在不?叫她马上来我办公室。”

干报纸如履薄冰,编辑部最怕大清早接到报社总编的电话,总担心是报纸出差错。多多擦掉眼泪赶紧去楼上的总编辑办公室。

脚刚踏进门,王总编就劈头盖脸一顿:“今天的报纸你好好看看,上周五专门安排你去采写的头条,怎么见报的不是送社长审阅过的。”

王总编将周一的报纸甩给多多,气得在办公室中央来回踱步。多多一听,心里顿时“咯噔”一下。拿着报纸一看,心顿时凉了半截,这是之前自己写的稿子,但不是社长的修改稿。

“你知道这是重大差错吗,你让我怎么跟社长解释。信任你才让你去写,没想到出这么大问题!”

“我刚进办公室,社长就打电话来了,把我狠狠批了一顿,让我找原因,严肃处理相关人员。这个事情至少考核你1000元!”

“你好好反思一下原因出在哪里!是你的问题,还是编辑的问题?我让值班主任详细调查。”

“我也不知道,我先下去查一下原因在哪里?再给您回话!”看总编被气得吹胡子瞪眼,多多不敢多讲话,赶紧退出办公室。

回到办公室,消息传得真快,编辑部的人都已经知道报纸出差错的事。“是你的稿子出错,不是我的问题,我要跟领导说清楚,不要连累我们受考核。”当天值班编辑老于赶紧撇清责任。

“是我的责任,跟你没关系,你放心,我会跟领导说的,要考核就考核我。”说完话,多多开始回想那天的过程。

当天,本是四版编辑的多多,被王总编临时安排去采写稿子,稿子时间紧、要求高,多多采访、写完后已经是下午两点过,中午没吃饭也没休息,抓紧送社长审阅。由于不了解事情的具体情况,社长审阅时加了较多内容,修改了好几个地方。稿子审阅回来后就通过QQ发给了要闻版编辑高兰,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呀,怎么会出错呢?

正在冥思苦想,高兰走了过来。

“多多,别难过,在报社工作,出错是难免的,以后吸取教训就行了。”

“高姐,谢谢你!我是在想问题到底出在哪儿,怎么会错呢?”

“那天下午,我提前叫你把没送审的稿子发给我,大概确定下版面位置。我好提前预留位置,画其他的地方,等稿子确定后我才调上去……”高兰和多多一起回想每一个环节。

“你之前发给我的稿子,我放在当天要闻版的文件夹里的,莫非我后来排版时调用的是原来的稿子,你发给我的审阅过的稿子,我没替换?”高兰惊诧地说。

两人赶紧打开电脑,看当天文件夹里的稿子,两个稿子都在里面排列着,一个文件名只有稿子标题,一个文件名后面有修改两个字。再调出版面一看,果然是高兰调错了!

找到了原因,高兰立刻对多多说,这是我的失误,不是你的错,我去找王总说。

“嘘……小声点,我们出去说!”多多将手指放在嘴唇上说。

“高姐,你可别去找王总编了,他在气头上,你要被骂死的。另外,是我粗心,我本应该提醒你的,稿子排版以后,我也应该再认真看看,不能发给你就不管了。我怎么都脱不了责任,也应该被考核。”

“不行,是我这个环节出的错,要考核也应该考核我!”

“高姐,你傻呀!这次王总都被社长批惨了,社长要求严肃处理,考核也很重,有一个人被考核就行了,何必两个都着呢!”

“好高姐,求你别去说了,万一领导一听,又加倍处罚了怎么办?别添乱了好不好?”高兰和多多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最后高兰妥协,答应多多不去找王总说了。

转眼到了星期三早上9点,报社全体人员参加的评报会按时召开。评完报后,王总编清了清嗓子,作总结讲话。

“本周,我们报纸出了个重大差错,林多多写的稿子,见报后不是社长修改审核过的。社长非常生气,要求我查明原因,严肃处理相关人员。”王总一边咂口水一边说。总编时不时的停顿,将多多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虽然已经做好了被考核的准备,但心里仍然无法平静,由于自己的工作失误,让领导被批评,让编辑部蒙羞,心里一直愧疚着。

“这次的差错是重大差错,影响极坏,我和社长经过商量,决定考核直接责任人1000元。”

“哇噻,这么重!看你们哪个还敢犯错!”开会人员中有人忍不住调侃。会议室开始喧闹起来。

林多多低着头,脸又红又烫,只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王总的每句话,都如针扎在心上,时间变得异常的缓慢,每一秒都是痛苦的煎熬,考核5000,考核10000都行,只求会议快点结束。

“安静!别讲话了,听我说。”王总编话锋一转,“但是,今天我要宣布的结果是,不考核也不处罚责任人了!”

多多一听懵了,禁不住抬起埋得低低的头看着王总编,以为自己听错了,这是怎么回事?

其他人更是伸长了脖子,耳朵都竖了起来,刚才说的重罚,怎么变了?

王总编看着大家的神情笑了起来,卖起了关子,“大家一定很想知道为什么吧!”

会议室瞬间变得极其安静。

“星期一报纸出来后,我要求值班主任严查每个环节,看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当天下午,林多多来找我道歉,说明问题全出在她身上,是她错把未经审阅的稿子发给了编辑高兰,导致报纸出差错,她要求负全部责任,并承担所有考核。”王总故意卖关子的停顿了几秒后又接着说。

“没有想到的是,林多多走后,高兰来找我,说是她找林多多要的未经审阅的稿子,并把未审和已审的稿子同时放在当天的文件夹里,是她排版时调错了稿子,导致差错的发生。她为林多多说情,并要求承担全部考核。”王总编说到这里,长长地嘘了一口气。

隔着几个人坐着的林多多和高兰不禁对视,用眼神嗔怪着对方。

“同志们,林多多和高兰两个人都在对方不知道的情况下,来找我为对方说情,并主动承担全部考核。这是一种难得的责任心,是同事间真挚的感情,我到报社工作了十多年,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我,很受感动!”

会议室里安静得仿佛一颗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林多多的眼睛湿润,眼前模糊了起来,心里五味杂陈。

“我把事情经过告诉了社长,社长也非常感动,他说,报社就是要倡导这种团结友爱的精神。最后,经社班子研究决定,对林多多和高兰都给予批评但不考核的处理决定。”王总编的声音变得激动起来。

“啪、啪、啪……”会议室不知谁拍起了手掌,几秒钟后,整个会议室都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作者简介]    陈忠燕,女,热爱文学,散文、小说、报告文学等作品发表于各级各类报刊。曾获中国冶金文学奖报告文学类二等奖。


                                                                           (编辑:陆大双 审核:吉庆菊)



下一篇:  忆秦娥·挥别
阅读后您觉得本站文章怎么样?
非常棒!
还不错
一般
极差
投票
查看结果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