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rcode_for_gh_6cacc3437a78_258.jpg

微信扫描关注

槐花香

2019-06-04 21:20来源:西南文学网作者:王 华网址:http://www.xnwenxue.com浏览数:85 
文章附图


太阳慵懒地抛下几缕温暖,空气中弥漫着一阵一阵素雅的清香,槐花村第一书记冯槐花站在村委会门前那棵高大的洋槐树下昂头凝视着。“槐林五月漾琼花,郁郁芬芳醉万家,春水碧波飘落处,浮香一路到天涯。”如此情景,使她情不自禁地想起这首十分熟悉的写槐花的诗。

这槐花,才眨眼的功夫从满鹅黄浅绿间冒出许多的槐米,瞬间又高高的枝头挂满蝴蝶一样的花朵绽放出沁人心脾的香甜要是能活成这槐花一样多好啊,她心想。

都说发展产业是实现脱贫的根本之策,可一转眼就来这里驻村三个多月了,却没有找到一样适合的产业我一定要让槐花村变个样她心里暗暗嘀咕着。

于是,在周一的例会上,冯书记把发展产业的想法提了出来,说:“只有因地制宜发展自己的产业,才是脱贫攻坚的根本出路。”很快,大家围绕槐花村产业发展开始了激烈讨论。有说搞养殖的,有说搞种植的,还有人说连像样的路都没有一条,搞什么都是空想……

这是个典型的高山村,平均海拔在一千五百多米,山间植被倒好,槐树多,槐林莽莽苍苍遮天蔽日,房前屋后、路边坎上到处都是高高的洋槐树。一到开花季节,满村花团锦簇,芳香四溢,是名副其实的槐花村。这里有山有水,风景优美,可在这高山峻岭中偏偏只有一条弯曲得看不到尽头的羊肠小道,远远望去看还有连峰去天不盈尺,枯松倒挂倚绝壁”的险状。村里人每周都要踩着这凹凸不平的泥土路去镇上赶集……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倒不算啥,要命的是经常冒着生命危险,要是遭遇雨天,山洪暴发,村民滑落山崖的情况时有发生。山高路远,信息闭塞,风景再好也是个典型的贫困村。目前,全村仍以传统的农业种植为主,多数人家有几只散养家禽,一些人家连猪都没有一头,普遍只喂头耕牛。

冯书记边听边思索着,见大家忽而安静下来,她接着说:要想改变这里落后的现状,首先一定要让大家安全出行……

接下来,冯书记往镇里、县里跑了好多趟,修路的事终于有了着落,不久又通过了县里的立项审批。为节约成本,方案是在原有土路基础上扩到六米宽,全部用水泥硬化,铺上沥青,扩路占用着的土地由村里无偿提供。修路自然是天大的好事,山里人盼了几代人了,这烂路他们早就走怕了。为早点把路修好,方便生产生活,家家户户都十分支持。可就在修到一半的时候,施工队猝然停工,原因是经过一组的张和平家地的时候,他老婆死活不同意。这个张和平是村里的贫困户,他患病瘫痪好几年了,女儿初中毕业就外出打工,只有儿子还在镇上的中学读八年级。家里主要靠他老婆种几亩地和就近打点零工维持生活。这次运气也不好,修路要占用着他家近三亩地,几乎占到他家全部土地的一半。村里支书、主任和驻村干部来他家很多次,始终还是没有谈拢,可修路工程迫在眉睫,不能再拖延了。

这天晚上,冯书记想着修路的事,却突然想起白天到县城办事遇到多年未见的老同学岑梅的情景。

她说我比实际年龄成熟得多,岁月不饶人啊,毕竟是而立之年的人了,孩子都上幼儿园了,怎能不老呢。她倒是看不出来,比我还大两岁看上去却像二十几岁的少女。这么想之后,冯书记很自然地站起身,到门后挂着的那面镜子前。借着摇曳的灯光,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的心情更沉重了。

说真的,她想,我打扮得太土了。来村里以后,高跟鞋、职业裙这些曾经的标配就被雪藏,自己越来越像个女汉子,常常是带着草帽到山头地块和农户家里,经常两腿沾满泥土,又去忙下一项工作。

这些都不算什么,忙起来的时候一个月都见不着孩子一面,心里多少有些愧疚。谢天谢地,我有一个支持我的好老公。我坚信只要努力,一定会有收获。我一定要竭尽全力做好这里的每一件事情,一定要让槐花村变个样,她想。

她的视线从镜中移开时,脸上又泛起光彩。

一天早晨,冯书记走进张和平家院子的时候,只见一群金色小蜜蜂唱着嘤嘤劳动小曲,腾空而起,迅速到一旁又高又大的那棵树花簇丛中采蜜去了。眼前的这棵矮粗矮粗的槐树,一排淡黄色蜂箱,一位中年妇女戴着面纱,正在忙着摇蜜。她想,这大概就是嫂子了。“此前来过几次,都很不凑巧,一直还没有见到人,估计是出去干活了。”她心里嘀咕着,径直往屋里走。门是大开着的,张和平坐在床上往外看,他一眼就认出冯书记来,连忙说:“冯书记屋里坐。”他又张嘴喊他婆娘的时候,冯书记连忙示意不用“大嫂正忙着,不用耽搁她,我们先聊聊。”

寒暄了一阵,张和平低着头说:“冯书记,我们也知道修路是好事,可一下子没了这么多地,叫人以后如何过日子啊……”这时,他婆娘也闯进来,哭丧着脸,一声不吭地瞅着冯书记。

冯书记说:“张大哥,我们不讲这个。今天来是告诉你和嫂子,我联系了城里的顾客,你们的蜂蜜有销路了,卖价是镇上的两倍呢……”

张和平笑着说:“书记,让你费心了,太谢谢了!”他婆娘脸上也露出了些许的笑意。

“我看这里很适合养蜂,几乎家家都养着几箱,你们可以扩大些规模,以后村里还可以个养蜂的产业呢……

“我们这里养蜂,一向都是凭经验和运气,没有技术,交通又不方便,难找销路……

说到这里,两口子瞬间脸上泛起了红晕。

“技术不怕得,以后我联系城里的养蜂专家来给你们做指导,把路……”冯书记欲言又止。

临走时,冯书记从挎着的布袋里拿出一沓裹着报纸的东西递到张和平家婆娘手里,说:“这是二组按人头凑的,他们过路要经过你家地,按现在的土地流转补助计算,三亩共一千五百元。你们家情况特殊,我个人再补助五百元,请收下,算是一点补偿。”

张家婆娘迟迟没有伸出手来,扬起袖子擦着潮湿的眼角哽咽着:“是我不对,大家这么帮我家,却……我同意了,以后绝不再找麻烦……”她说什么也不接。冯书记拉着她的手,劝她收下了五百元,说是自己的心意,是帮她扩大养蜂产业的一点资助。

祖祖辈辈的愿望终于实现了,槐花村乐开了花。

“别看冯书记那么文静,干事却一点不含糊,大伙都服她。”

“果然是我们的福星,名字也和我们村一样。”

很长一段时间,村民们一见面就夸冯书记。

这天,冯书记又在村委会门前,死死盯着山下蜿蜒的沥青路,若有所思的样子。那文静纤弱的身躯,着一袭淡白衣裳,仿佛一株优雅的槐花,暗香浮动。

槐花村有悠久的养蜂历史,但经营方式太传统,规模不大,如今交通问题解决了,得想个法子把养蜂产业发展起来,她

冯书记一向是雷厉风行,从不拖泥带水,想好的事情就立即去干。于是她一边引导张和平家扩大养蜂规模,一边和村委商议通过“合作社+基地+贫困户”的产业扶贫模式,成立槐花村蜜蜂养殖专业合作社。

“养蜂投资少、见效快、收益高,是个立竿见影的致富好项目。”冯书记听养蜂专家说,养蜜蜂最容易赚钱,一箱蜂投入500元,产蜜售卖之后可有3000元收益。她不知跑了多少趟,终于争取到了镇里的支持,打算将全村232户建档立卡贫困户按照每户扶持资金5000元标准作为入股资金,鼓励贫困户加入合作社抱团发展,通过发展养蜂产业实现增收。为得到养蜂散户支持,冯书记除了在院坝会上动员广大村民,还挨家挨户把加入合作社的好处一遍一遍说给蜂农,但多数蜂农都担心技术和销路问题。合作社成立之初,只有14户贫困户加入,加上其他非贫困户,总共才30家养蜂户加入合作社。

养蜂促农增收,但技术是关键。合作社成立后,冯书记就多次邀请养蜂专家来村里进行指导,组织农民养蜂技术员,来村入户手把手进行养蜂实战技术指导,还先后送20名养蜂户到省里的农校深造。合作社又为蜂农免费提供养蜂用具,购买优质种用蜂王,繁育出蜂王免费送给蜂农以改良品种,订购《养蜂科技》等10多种养蜂书刊和杂志,供蜂农学习……刘和平家婆娘也参加了农校学习,她家从原先的4箱扩大到14箱,所有社员养蜂发展到600多箱。合作社逐渐收购社员蜂蜜送到商家代卖,可每次出价都不一样,有时还被打压得很低。为这事,冯书记想了整整一个月,终于在合作社例会上,她提出:“我们养蜂的量提上去了,但没有自己的品牌,价格往往是收购商说了算,自己没有话语权。要让产品在市场站稳脚跟,必须要有咱自己的品牌。

次年,经过多方努力,合作社为产品注册了“槐花香”商标,实行统一包装、统一销售。冯书记深知,有好产品,还要拓宽销售渠道。在相关部门的帮助下,她让合作社人员在市里开了个“槐花香”商标蜂蜜直销店,还积极组织人员跑市场……功夫不负有心人,“槐花香”蜂蜜凭着质量高、信誉高,逐渐得到消费者认可。随着市场需求量增大,社员收入提高,合作社热闹起来,村民纷纷来找冯书记,要求加入,很快全村的蜂发展到1000多箱。

看着这个三十几岁,素雅得像一朵盛开的槐花的女人,大家嘀咕着:“有这样能干又有魄力的第一书记,何愁不能脱贫呢?”

行走槐花村不管置身屋里,还是山间、坡上,总是会不经意间就闻到槐花的香味当这里遍野的槐花如白玉璎珞,花香沁人心脾的时候,怎会不让人心驰神往,浮想联翩呢?每到槐花飘香时节,冯书记都要邀请文朋诗友来村里搞采风笔会“槐花诗会”活动,通过报刊、杂志和网络平台不遗余力地宣传槐花村和“槐花香”蜂蜜,渐渐引起了社会和企业的关注,有游客慕名而来。

人少庭宇旷,夜凉风露清。槐花满院气,松子落阶声。一天夜里,冯书记下班走出村委会门口,嗅着院里弥漫着的槐花香味,瞧着树枝上晶莹剔透的露珠,她又想起“槐花诗会”上朗诵的诗句来。

“槐花诗会”过去好多天了,我的脑海时常波翻浪涌。如何才能让槐花村有更大的发展呢?光有采风笔会和诗会活动是不够的,一定要在地方文化上多下功夫,要有固定的文化品牌活动才能带动村里的经济发展。

又是一个空旷的夜晚,花瓣和叶片落到台阶上的声音也格外清晰,踩着月光沉思着。

随着养蜂产业发展壮大,冯书记琢磨起蜂业文化来,经过长时间的思考和策划,她在村委、合作社大会上都提出举办“槐花村·槐花香”旅游文化节的设想。她自信满满地说,详细方案已经写好,会后就到县里请示领导

槐花村的人们个个喜气洋洋,对冯书记说的方案充满了期待。可转眼过去两天了,村里也没有见到冯书记。这可不是她的行事作风啊。大家开始担心怕是方案没有通过的时候,县里来人了,但来人不是冯书记。

来人告诉村里,冯书记出了交通事故,抢救无效,牺牲了。涌过来的人群忽然哭泣起来,哭得山崩地裂,震落了一地的槐花……



作者简介:华,钟山文学沙龙秘书长,曾参加贵州省青年作家小说散文创作培训班、贵州省青年作家创作会议等,文字散见《贵州日报》《贵州作家》等。



(编辑审核:陈忠燕)


阅读后您觉得本站文章怎么样?
非常棒!
还不错
一般
极差
投票
查看结果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