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rcode_for_gh_6cacc3437a78_258.jpg

微信扫描关注

四叶草

2018-11-29 10:50来源:西南文学网作者:王华浏览数:213 


“妈妈,来看呀。”女儿在一片绿油油的大草地前惊叫起来。走过去,女儿双手举着一棵绿叶的好奇地问:“妈妈,这是什么?其他的只有三片叶子,这个有四片。”“宝贝,这是四叶草,也叫幸运草……”瞧着女儿兴奋的样子,她不禁想起自己第一次遇见四叶草时的欣喜。

十年前,她刚上花溪大学的时候,喜欢看书,尤其是抱着书在学校的湖边、草地上转悠是她最快乐的时光。那天,她依旧拿着书,沿着那条熟悉的小路走着。在一片苍翠的草地发现许许多多从未见过的小草,每棵都在那些纤弱茎干缀着三小片倒心形叶子,连成一块绿色的毯子。

好奇之下,她轻轻折断一棵,带给室友们见识见识。一室友说,这是三叶草,很常见。要四叶,才稀罕,找到会给带来幸运,所以,叫幸运草。有个室友说,四叶草太难寻见,机会是十万分之一。

多神奇的草啊,的心里悄悄掀起波澜,暗暗自语:一定要找四叶草!

个下午,雨后阳光亲吻着万物,像久别情人重逢那般的亲切。校园里到处是来活动的人,有带着小孩在草坪玩耍的,有小情侣坐于湖边石凳窃窃私语的,还有不时地举着手机照相的……又来到这片熟悉的草地,所有的草几乎一模一样,或大或小的叶都那么规整放出三片,呈浅白色V形斑纹,紧紧依靠在一根一根柔弱的茎上。她把整片草坪细细搜寻了好几遍,虽绿意无边,四个叶的却久久没有出现踟蹰中,她眼里充满怀疑,心中那份神往却不甘放弃。

这时,一个声音连续问了两遍:同学,你在找什么?缓缓回过神来,“找四叶草,这里已被我找了个遍也没有找到。看着眼前这个苗条而素雅的美女,问:“找干什么”她微微一笑,没有回答。“我帮你找吧,前面还有片这样的草地。”他笑着说。她跟着这个高大帅气的男生沿着眼前弯曲的林间小道前行,不到十步,果然又见一片绿地。真是十步之内必有芳草,百步之遥定有佳人”,远远望去,一片纯绿地毯,比刚才那片还要绿,还要大,随着微风一丝一缕缓缓起伏走近了,这些嫩得滴油的小草,正散发清香相互簇拥的三叶展示着抱团的力量。在这三叶高举的风景里,他们苦苦找寻着四叶的倩影。也不知转了多少个圈,翻过多少片叶,萋萋绿色簇拥的中心,一株长着四片叶子的草,兀在绿色之上,她和他几乎同时惊呼:找到四叶草了!忙用手机拍照,他们在四叶草的周边兜留了很长时间,想找出另外一株来,却再也寻觅不到踪影。

他们累了,坐在那棵枝叶繁茂的银杏树下闲聊起来。那缀满扇形小叶片的枝丫沙沙作响,就像恋人在悄声细语互诉衷肠。她得知,他叫阳光,老家在一个叫银杏村的地方,是个有上千株古银树掩映着的古村落。他得知,她叫丁香,家就住在省城,离学校相距一个小时车程的地方。彼此的谈话多了起来,原来都是文学院的,是同级,还有着许多共同爱好,如读书、写诗,以及一些共同思想。她告诉他“四叶草,是幸运草,找到它,可以找到幸福”于是他们约定,要继续寻找四叶草。临别时,他们互相留了电话号码,他还从刚才草坪深处的那株四叶草上,小心翼翼地摘下一根送给她,茎上的四片叶子沐浴着和煦的春风招展着。

这天晚上,就在丁香欣赏着手机相册里的四叶草时,收到一条信息,是阳光发来的一首叫《幸运草》的小诗:

于无边绿意中苦苦寻找

千万株中的那四片心

就是幸运草

千万株中找到一棵

千万人中遇到一个

如果错过,愿化作一株这样的草

长在你必经的路上

只为在最美的时刻相遇

行走在红尘中,我们有多少珍贵的东西需要寻找,恰如对一株四叶草的寻觅面对她的存在,纵是深藏在云山雾海,只要有心就一定能找到。读着阳光的诗,丁香心中除了诗情,还生出一些感慨。一会儿,她也回了一首小诗,叫《四叶草》:

初次见你

青涩艳遇惊喜

说你代表幸运

我却把你珍视为缘分

我要把你做成标本

书签一枚,伴我阅读人生

那晚,丁香和阳光一样激动,一样转辗反侧

他们的交往多了起来。花溪河畔、文化书院、野猪林……校园每一个角落,时常都留下丁香和阳光的身影和足迹。只要与他一起,每次都能在那片秘密基地觅到四叶草,有时一次能见到两株、三株。他们还喜欢一起朗诵惠特曼的《草叶集》和艾略特的《荒原》。一朵落花,一片落叶,一块石头,在他们眼里往往能生发出独特的美感,引发放飞的思绪和热烈的诗情。

大二那年,在文学院一年一度的“读、研、写、演”审美体验·经典作品演示会上,丁香和阳光参与话剧《雷雨》的演出,丁香饰演鲁侍萍,阳光饰演周朴园,《雷雨》获得年度文演会一等奖。同学们大赞他们是最佳女主角和最佳男主角,说俩真是天生一对。

终于,就在那块秘密基地,他鼓足勇气向她表白了。那晚他们久久地靠在栏杆上,凝视着浮云掩映着的月亮,聆听着风吹梧桐的沙沙声。忽然,他用双手捧着她的头深情地吻去。

恋爱的时间总是过得太快,让人防不胜防,转眼到了大四上学期,同学们忙着找工作,考工作和创造工作。阳光倒是早已尘埃落定,半年前他就报名参加西部志愿计划,并顺利通过筛选,很快就要回家乡基层服务。其实,也就是半年前,他曾实习过的那家省级报社就明确表示,希望他毕业后去做编辑。可阳光还是选择了他曾梦想过的职业,回老家一名教师,他说自己是从农村来的,知道山里的孩子有多渴望知晓外面的世界。丁香也赞同他的想法,不顾家里的反对,和他一同报名。

工作的事情有了着落,可阳光却有些不安起来,他担心丁香。毕竟她是家中独女,从小就在省城生活,对农村的了解只是从书本和他的口中得知。父母也一直要她留城里工作,后来拗不过她的倔强,顺从了她意愿。从他们交往以来,丁香的父母和他有过多次深入交谈,虽没有明显表露出反对意见,有些话却比明说还可怕。临近离校,他心思沉重起来。

四月的阳光暖流一般蠕动,高大的梧桐树在随风摇曳,柳树在喃喃细语。这天,丁香按约来到那片秘密基地,踟蹰了老半天也不见阳光的踪影。就在她拨打电话时,收到一条信息,是阳光发来的:丁香,我想了好久,近来终于想明白了,当初在一起都是我们的一时冲动,以后还是做朋友吧。

此时,丁香的脑子里一片空白,泪水模糊了双眼。她连续拨打他的号码,试图弄清一个问题:他到底有没有爱过她?听着一次又一次传来“对不起,您拨的号码已关机”的声音,她的世界塌了,绝望之中,想起艾略特的那几句诗:

四月是最残忍的一个月,荒地上

  长着丁香,把回忆和欲望

  参合在一起,又让春雨

催促那些迟钝的根芽。

当她焦急地从省城赶到阳光所在的县城,又几经辗转终于找到他家里的时候,才得知阳光突然检查出白血病,他不想给家里增加负担,也不想耽误了她,留下一份遗书就离家出走了。拿着信纸,她的泪水早已模糊了视线,心里像刀割一样痛苦

她最终还是在父母的安排下,进入市重点中学林城中学任教了。后来,也是在父母的安排下,认识了如今在市直机关工作的丈夫,多年来一直过着平静而让人羡慕的日子。直到这个月,她在省日报读到一篇叫《四叶草》的小说,故事情节是那么地熟悉。她多方打听,才知果然是阳光写的。

接过女儿手中的四叶草,丁香突然想起那个奇怪的夜晚。那夜,父亲和阳光谈得很晚

     【作者简介】

  王 华,钟山文学沙龙主要发起人之一,系钟山文学沙龙秘书长,曾参加贵州省青年作者小说散文创作培训班,文字散见《贵州日报》《贵州民族报》《贵州作家》等,组织或参与编著文学文化书籍多部。




上一篇:  蛊  镇
下一篇:  当家变成了老家
阅读后您觉得本站文章怎么样?
非常棒!
还不错
一般
极差
投票
查看结果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