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rcode_for_gh_6cacc3437a78_258.jpg

微信扫描关注

斗法(上)

2017-07-16 19:50作者:傅国良   编辑 紫色风信子浏览数:1306 
文章附图

我高中的时候,就喜欢上了预测学,它的俗名,或者说土名叫“算命”。想一想,仅凭出生的几个字,或者相貌,就能知道一个人的过去和未来信息,这多么神奇和有趣味呀!所以,周易呀,中国风水呀,这样的书籍看了很多。天天看,反复看,却把自己真正要读的书荒废在一边。当然,别人上大学,咱只能回老家去了。难道这也是命!


  都说熟能生巧,咱看得这么熟,偏偏一点也不开巧。那次,村里的一个比我小几岁的小伙子快要高考了,我要他的生辰八字,他不知道我想干什么,坚决不肯,我就求他,说我学会了预测学,不信,试试。那小伙子大笑,当然不相信,把生辰八字给了找,我用周易一推,结论是不第。几个月后,人家考取了重点大学。那次他来找我,我知道他要讥笑我,赶紧解释,说这是激将法。


  这个时候,我方明白,编写那些书的全是骗子。假如他们真的有自己炫耀的那么厉害,何必写书赚钱,依靠给别人算命,一定是门庭若市,会赚得更多。邻村的王瞎子,这几年火了起来,找他算命的多是从城里开小车来的人。我想,他连学校的门也没进,怎么就算得那么准呢?我心里很不服。有老人家告诉我,他小时候拜了李瞎子为师。这时,我才知道为什么干这一行的全是瞎子?其实很好理解,瞎子失去了劳动能力,唯有这,是一种谋生的手段,没有一点真功夫是活不下去的。


   我跑到王瞎子家,请他给我算上一卦。就这一卦,把我惊得目瞪囗呆:本是秀才及第,偏偏走进旁门邪道;好在造化有功,再在泥里翻爬两年,便走遍天下,有惊无险,富贵不逊达人!


   从这以后,我在农田里一干完活,就抓几条鳝鱼,捉一些泥鳅,提一瓶白酒,往王瞎子家里跑。王瞎子酒量不过四两,却是十分的喜欢,每喝过半斤,他的话就多了起来,于是,我抓住机会,说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他一听,马上说打住,这些尽是没用的东西。我问:“什么是有用的呢?”他就像倒豆子一样,哗啦啦一大片,我一刻也不敢分心,牢牢记住。我知道这可是他谋生的手艺。


  回到家里,把他录在我头脑的话,反复过几遍,强迫自己一个字不差地记住。过了几天,我又提了一瓶酒去。王瞎子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酒醒后,不知自己说了什么。


  两年下来,我抓鱼捕虾,外加种田所得,全变成了酒。最后一回,因经常喝,瞎子的酒量大起来了,喝了六两,居然没醉,而我却不知道,又问他算命的事,他跳了起来,抓起拐杖,就给了我一棍,大声骂了起来:“好小子,居然骗到我头上了!”我提起脚就跑,从此再也没进过他家的门。


  人要出名,首先要有一定的胆量。我这个人胆子也是蛮大的,决定试试。我买了一套长袍,蓄了一串胡子,但这样依然掩盖不了我的轻轻年纪。

 想改变命运,促我进了城,来到了北山市,在人最多的集贸市场外,摆个地摊,——那就是一块画有太极图的布,上面写有预测。我不写算命,因为,这一直被官方认为封建迷信,弄不好,就要抓进去。

 我坐在一个小凳子上,看着人来人往,几天下来,连个问的也没有,倒是有好几个人不怀好意地经过我旁边时,摔出一句话:“年纪青青,便不务正业!”我开始不做声,后来忍不住,就对着天说:“何谓正业?”一个大汉一听,就说:“噢!还不服气!那好,我叫个人来,你给她算一卦,不准,我就砸你的摊子!”说完就走了。不多会,他牵了一个中年妇女来到我身旁,说:“你给算算!”我说:“道上八字。”那妇女就把生辰八字给我,我就按字寻找答案,在我头脑里有几千条命运,什么时辰是什么命运,这其实就是配对一样简单。然而,她的出生时辰居然配的是有丧事,我大吃一惊,心里在想,要不要实话实说呢?我迟疑着,不知不觉中,把掐着的手指也停下来了。那个大汉大声问:“怎么了?”我说:“算命是这样,讲的是实话,所以有些话不中听。”那大汉一听,说:“你只管说!”于是,我就从她小时候一路说过来,说了五六分钟,那大汉居然没有生气,见此,我壮了壮气,说:“近来,家里办了丧事。”那妇女一听,眼泪就流了下来,大汉便高叫:“哎呀呀,这小伙子不得了,算得这么准!”这一下就惊动了来来往往的人,他们很快就把我围了起来。那大汉又问:“先生,她的后半生命运怎样?”他居然叫我先生了,实际上我比他小一大把年纪。我说:“母以子贵,南方是吉地!”那大汉又惊叫:“怎么就像她家里的人一样清楚呢!”接着那大汉就对我说,这是他姐,姐夫刚患重病而亡,其子在深圳某个政府部门工作。

  这一次一炮打响,天天来我地摊的人就多了起来。每天靠嘴皮子,都有一大笔收入,远远胜过我那几亩薄田。每个行业都有行规。一天,我被一个人请去上户算命,这一般都是富户,所以很乐意去,因为会给更高的酬金。我被引进了一栋别墅,心里在想,果然是一富户。可是,一到大厅,就感觉不对劲。大厅里坐了一个中年男子,戴一副墨镜,旁边各站有一个彪形大汉。那大汉一见我,就问:“你就是阎半仙?”我看那势头,像是找茬,忙说:“不才,阎好学,不知能为先生做些什么?”那男子一听,就大声呵质我:“做些什么?你做得太多了!这本是我的码头,本人周招魂,在此立脚十有二年,本来家里车水马龙,门庭若市,自你来此,生意减了半成。”我这才明白,原来此地早有主了。好汉不吃眼前亏,我看那势头,今天怕是不易出其家门,马上跌软,说:“前辈,久仰!在下实在不知,不知者,当不怪,愿离去另寻码头!”周招魂说:“离去?说来就来,想走就走,哪有那么容易?”我意识到问题非常严峻,就说:“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说完,就从囗袋里掏出几千元钱,接着说:“近来,赚的钱全在这了!”周招魂说:“不要跟我来这套!我今天要看看你到底有些什么本事?”说完,就叫人呈上一张纸,我一看,见上面写有一个人的生辰八字。“若是不能算准,今天别想离开这里!”他一说完,就向那两个彪形大汉使了个眼色,很快,大门就被关了起来,那两人守在那里。我汗很快就冒了出来。


   我知道只能硬着头皮算下去了。我接过那纸条,手不断颤抖。我看了看那八个字,用手掐算着,这些字应该对应什么命,我在头脑里去寻它。其实,在平时,一分钟也不要,熟悉得就像开车踩油门刹车一样,不会弄错,然而,这次却反复轮了几遍,确信没有错后,就慢慢说来。周招魂认真听。然而,按照命运,却是无香火传承,我停了一下,想了想,要不要说下去,这可关乎我的命。我决定还是停下来,闭着眼睛沉默着,好几分钟后,周招魂问:“算完了?”我说:“没有!”然后大声说:“此人虽有多个女人,却无子嗣!”一说完,就打开眼晴,我看到周招魂脸色铁青,用颤抖的手抓起茶杯,往地上一摔,茶杯变得粉碎。这时,我说完了,反而不怕,要杀要剐由他吧!周招魂什么也没说,用右手挥了挥,那两个彪形大汉打开门,我转身就走。


   一回到馆店,就收拾行李,准备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到了火车站,方知当天夜晚已经没有车次了,我怕有变,不敢返回,就坐在候车室候到天亮。


   我上了第二天第一班列车,刚找到座位坐下,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也上了火车,是周招魂。我想把头压下去,但已经来不及了,他看到我了,径直走到我面前,双手一拱,说:“阎好学贤弟,昨天多有得罪,今天向你赔礼道歉!”我说:“没什么!是我不知,赔礼的应是我。”“不!不!不!贤弟,你是我走遍天下也难找的人,如不嫌弃,愿结金兰!”这一下反转,几乎让我接受不过来,我还没表态,他不由分说,就拉着我的手:“走吧,贤弟,和我一起回去!”


   我几乎是被他强行拉下火车的。一到他家,就受到了热情接待,满满一桌的美味,而更让我高兴的是叫他的两个美女夫人大丫小丫轮番给我敬酒。席间,他多次提出要我和他一起走遍天下,去干一番惊天地,留青史的预测。而我却喜欢独来独往,所以屡屡拒绝。


   我喝得大醉,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睡在床上的。到我醒来的时候,发现我身上一丝不挂,小丫赤身扑在我身上。我大吃一惊,用手推开她,准备穿好衣服逃离。小丫先离开房间,一会,周招魂就进来了,对我说:“今日之事,只有天知、地知、你我她知。兄弟,若是不和我合作,只能坐牢了!”我酒已大醒,明白这回,被他用绳子套住了脖子,已经无路可走了。我痛苦地点了点头,唉,我的处男身就这样破了!

上一篇:  徐彬雅七律二首
阅读后您觉得本站文章怎么样?
非常棒!
还不错
一般
极差
投票
查看结果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